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齐二药案原告获赔350万 中山三院提出疑问

  “齐二药”系列赔偿案件在距离最后审限还有3天时,昨日终于有了一审判决。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判决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赔偿11名原告共计350万余元,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广东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广州金蘅源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中山三院昨天明确表示会在15日内递交上诉状。

  销售者要对缺陷产品承责

  经过审理,天河区法院将系列案认定为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即受害者在接受医疗服务过程中,因药品质量不合格造成受害人人身损害的赔偿案件。最终判决齐二药公司向11名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共计3508247.46元,中山三院、金蘅源、省医保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依据一:销售者即使无过错也要对缺陷产品承责。此前,齐二药公司缺席了所有的民事赔偿庭审。而另三名被告均提出,其已经履行了法律规定的审查义务,在药品采购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齐二药公司是涉案产品的制造者,金蘅源、医保公司是销售者。中山三院虽然有别于一般意义的销售者,但其在为患者治疗用药过程中,属于营利性的,医院购进药品的价格与给患者使用药品的价格存在明显的价差,具有经营者的性质,亦属于销售者。根据《民法通则》122条的规定: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种责任就是产品责任,其一般构成要件为:产品存在缺陷、存在损害事实、产品缺陷与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经广东省药品检验所鉴定,齐二药公司生产的批号为06030501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含有有毒有害物质二甘醇,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属缺陷产品。相关法律并无规定,产品的销售者在经销产品过程中无过错即不用承担产品责任。因此,即使中山三院、金蘅源、医保公司在经销药品的过程中无过错,亦应承责。

  依据二:《产品质量法》43条规定了连带责任。对于侵权责任的承责形式,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43条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属于产品生产者的责任,产品销售者赔偿的,销售者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反之亦然。据此规定,四被告对原告均有承担赔偿责任的义务,而齐二药公司是生产涉案药品的责任人,其应为损害赔偿的最终承受者。而另外三名被告在承担赔偿责任之后,对涉案药品制造者齐二药公司享有追偿权。

  依据三:依据专家组意见确定承担比例。“齐二药”事件发生后,广东省卫生厅组织了省内外专家组,对该案11名患者的病例进行讨论。专家组认为:章国宏、周桂全、任贞朝、陈文陆、吴明远、陈宗明等6名患者的死亡与使用假药高度相关或密切相关,曾令光、周杰敏2名患者无确切证据提示其病情加重或器官功能损害与使用“亮菌甲素注射液”有关;陈发、丛刚、张荣(金监)没有二甘醇中毒的临床表现。11名患者中,除丛刚、张荣(金监)外,其余均已死亡。对于专家组鉴定死亡直接原因是二甘醇中毒所致的受害者,法院认为4被告应连带赔偿6名原告损失的100%。而对于其他几名受害者,虽然关联度不大,但将该批还有有毒物质的注射液注射到人体上,必然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中山三院在治疗受害人的过程中,向受害人身体内注射了多支有害于人体健康的涉案药品。如果中山三院对受害人一直使用有效的药物,受害人的病情就有可能不会加重,或其生命有可能延长。涉案药品的使用,使受害人错过了良好的治疗时机,甚至错过了延长生命的机会,其与受害人病情加重或死亡事实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但因为不排除受害人的自身疾病亦是其病情加重或死亡的原因之一,因此酌情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连带赔偿其余5名原告损失的60%。

  昨天一审判决后,除金蘅源的代理人表示“一点意见都没有,不上诉”以外,多名原告及其代理人、中山三院、省医保均表示要上诉或考虑上诉。

  家属声音: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任贞朝的大哥任一龙刚走出法院大门就大声叫嚷。“我们的索赔金额是119万多元,现在只判赔66万多元,少了将近一半!”任一龙说,任贞朝走后,留下了一个11岁的儿子。年迈的父母本来就有心脏病,痛失爱子后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当初任贞朝在海南治疗时已经花了几十万,出于对广州大医院医疗水平的信任,卖了房子过来治疗,结果却客死异乡。

  陈发的女儿陈小影眼圈红红地表示“非常不满意”。根据专家的鉴定意见,陈发被认为没有二甘醇中毒的临床表现。“爸爸注射了20多支假药,是注射得最多的几个人,后来他就去世了,怎么能说没中毒呢?”陈小影认为,在34万余元的赔偿总额中,2万元的精神抚慰金太少了,因为“爸爸是家里的精神支柱”。

  受害人及其家属认为赔付标准过低

  庭后,本系列案多个受害人代理律师陈北元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陈北元认为本案法院判决适用法律是正确的,即判决由药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也认定了医院属于销售者,在此基础上适用了《民法通则》和《产品质量法》,并且适用了产品质量侵权的无过错责任原则,基本全部采纳了其关于法律适用方面的意见。

  令受害人较为安慰的一点是,此次判决在精神损害赔偿方面依据现有标准给予受害人适当赔偿,但陈北元认为这还远远不够,受害人和社会所受到的伤害,现行法律并不能给予足够和恰当的抚慰,不能够有效遏制大规模药品质量侵权行为的发生。“我们会将诉讼进行到底”,他寄望于此次诉讼成为医药领域由混乱向良好转变的转折点,并通过媒体呼吁尽快出台《药品安全法》,并在其中确立惩罚性赔偿法律制度、药害事件受害人集团诉讼制度、药害事件公共救助基金制度等三大核心制度。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填补受害人已发生的实际损失为目的的传统损害赔偿制度,在某些特定领域早已不能真正补偿受害方的全部损失。因为受害方为了追索损失,进行诉讼所耗费的时间、金钱、精力的损失依据补偿性的赔偿往往无法获得救济,有些受害者因此放弃自己追偿的权利,这就必然导致不法行为的泛滥。此次判决过后,普遍的受害人及其家属均认为赔付的标准过低,不满判决。陈北元为此呼吁确立惩罚性赔偿制度,以实际损害额以外的赔偿,鼓励受害人通过诉讼来实现维护社会公共安全的功能,弥补行政监管效力不足的情况。

  中山三院对判决提出疑问

  一审宣判后,中山三院认为该判决在事实认定、法律使用、审理程序方面存在严重错误。

  中山三院有关负责人昨天表示:“全国医务工作者都在高度注视着本系列案的依法公正审判,而法院对本系列案的判决,不仅使中山三院承担了不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而且也严重伤害了广大医务人员的内心感情,势必危及医疗服务质量,也势必损害广大患者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危害司法正义和诉讼法治。”

  中山三院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该承担责任,而法院判决让中山三院与其他被告承担共同连带的产品损害赔偿责任,模糊了各被告依法应承担的具体责任,这被他们称为“最坏的结果”。

  一审判决四被告承担连带责任,没有具体规定每个被告人各承担多少赔偿金额。中山三院代理人蔡彦敏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判,在操作上即意味着所有原告可以向任何一个被告主张权利,这根本不可行。一揽子讲四个被告应该承担连带责任,而没有具体地讲每一个被告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也是一个重大的法律问题的回避和错误。判决没有讲清楚每个被告该承担什么责任,当事人向谁去追偿,追偿多少,如何保证追偿切实实现和到位。”蔡彦敏坚持认为法院应该在判决中适用《药品管理法》,明确各被告具体承担的法律责任。

  根据判决,齐二药厂应该是最终的赔偿方,但因齐二药厂已经倒闭,很多人担心法院的判决会成为“空头支票”。但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均不认为齐二药厂已经没有赔偿能力,因为根据《产品质量法》第六十四条:“违反本法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缴纳罚款、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支付时,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齐二药”事件发生后,黑龙江药监局却对“齐二药厂”作出了1960万元的行政罚款,当事人认为这笔罚款应该优先拿出来承担民事赔偿。

  目前,同样令受害人及其家属担忧的是,因为多方当事人对判决不满,表示要上诉,一审判决可能较难生效执行。受害人有可能要经过二审判决后才有望拿到赔偿。

  “齐二药”案件简介

  2006年4月22日、24日广东“中山三院”重症肝炎病人中先后出现2例急性肾功能衰竭症状。

  4月29日、30日,出现多例相同症征病人,紧急组织肝肾疾病专家会诊,怀疑可能是患者新近使用“齐二药”生产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引起。

  5月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来自广东的严重药品不良反应报告,责成黑、粤、陕三省食药监局(该批产品的销售地)查封了该批产品。

  5月9日,通过广东省药检所的反复检验和验证,初步查明“齐二药”生产的亮菌甲素注射液中,含有了该药中不应该含有的二甘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即向全国发出了对该药采取紧急控制措施的通知。

  5月1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停止销售和使用“齐二药”生产的所有药品,要求各地药监部门在本辖区范围内就地查封、扣押。江苏省于12日要求紧急封存、停用中国地质矿业总公司泰兴化工总厂的丙二醇。

  5月17日,齐齐哈尔市警方透露,“齐二药”假药案件已从齐齐哈尔公安机关移交给广东省公安厅办理,移交前已有包括法人代表、厂长、副厂长、采购员、化验员、技术厂长、化验室主任在内的7名齐齐哈尔假药事件责任人被警方控制。

  5月20日,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做出拟吊销“齐二药”《药品生产许可证》的决定,并于当日凌晨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送达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

  7月起有受害者以人身损害赔偿为由,将中山三院告上法庭索赔。

  2007年4月12日,天河区检察院对“齐二药”总经理尹家德、副总经理朱传华及郭兴平、化验室主任陈桂芬、采购员钮忠仁5名被告人以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向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5月起,11名受害者以人身损害为由,向中山三院索赔2000多万元,后又追加了齐二药公司、金蘅源、省医保。

  8月8日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尹家德,副总经理朱传华、郭兴平,化验室主任陈桂芬,药品采购员钮忠仁被控重大责任事故罪,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堂受审。

  8月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山三院是负责任的医疗机构,不应承担由不负责任的医药企业生产假药所造成的损害后果。

  8月16日“齐二药”系列赔偿案件最后一次开庭。

  2008年1月23日“齐二药”事件中索赔额最高的受害者任贞朝未能等到一审判决,遗憾离世。后法院解释,该案迟迟未判的原因是案情复杂,故申请了6个月的延期。

  3月6日任贞朝家属将索赔额从600万元更改为119万余元。

  3月29日天河法院对于该案再次向广州中院申请3个月延期。

  4月29日在“齐二药”事件中被指控刑事犯罪的相关责任人员,在广州市中院接受一审公开宣判。5名被告因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分别被判处4年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6月26日“齐二药”系列赔偿案件一审宣判,四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共计赔偿350万余元。

(责任编辑:江大红)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