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为引起用工方重视 医院起诉民工拖欠医疗费

  做油漆工才一个星期,作业时钢丝绳突然绷断,导致他从20多米高空摔下,全身多处骨折。想起去年6月发生的不幸,田常贵很伤心:“住了一年医院,花了15万元才活下来。”

  然而因为分包公司与总包公司产生工伤争议,田常贵目前还未得到赔偿,“医院告我拖欠医药费6万多元,我怎么付得出?”

  高空摔下多处骨折

  去年6月25日,田常贵来到宁波钢铁公司一处工地做油漆工,工地总包公司为第二十冶金建设公司,分包公司为浙江龙门钢结构有限公司。

  田常贵没有签合同,每天拿100元工钱。

  6月30日下午2时,系着保险带的田常贵从20多米高空摔了下来。

  工友们将他送进宁波开发区中心医院。17天后田常贵死里逃生,转到普通医院。今年5月出院后,经过调养,他已能摆脱拐杖,慢慢行走。

  命是保住了,但身体残疾,3个月前,田妻离家出走,至今未归。田常贵和3岁的孩子暂住在北仑霞蒲河西村一间小房子里,靠向老乡借钱生活。

  医院起诉民工拖欠医疗费

  更令他心焦的是,公司只付了9万元医疗费,其余6万元至今未付。

  田常贵一次次地去找公司,但还是没解决。今年6月,宁波开发区中心医院起诉田常贵。

  院方表示,医院以抢救生命为第一要务,承担着社会责任,但拖欠款太多的话,也会影响到医院的正常运作。目前田常贵已脱离危险,且伤势好转,应当支付剩余医药费。

  “工人的合法权益受保护,医院也一样。一些建设公司在招工上管理混乱,工人一遇到问题,维权就比较难。田常贵这种情况,如果走法律程序,工伤认定、伤残鉴定、起诉、上诉等等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院方代理人夏斌说,医院这样做,也是希望公司能重视,早日解决问题。

  两公司推卸责任

  龙门公司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只是分包公司,田常贵是他们帮总包公司介绍的工人。治疗期间,他们已尽到责任,帮田常贵找专家诊疗,并垫付9万多元医疗费。

  而第二十冶建设公司相关人员的说法截然不同:“田常贵没有在总包公司备案,无法确认是我们的工人。分包公司具备独立法人资格,出了问题是他们的责任。”

  最终由谁来承担田常贵的工伤责任还不明确,案件已通过劳动部门走法律程序。(作者: 陈翔)

(责任编辑:江大红)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