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生命时报:健康医疗保障 儿童最应该优先

  9月1日,北京学生儿童大病医疗保险正式实施。

  9月1日,北京学生儿童大病医疗保险开始正式实施。据报道,每个学生儿童只要每年交50元,就可以享受最高17万元的医保报销额度。如此看来,这次北京市政府真的是下了大力气,来填补一直缺失的儿童医保空白。

然而,人们在称赞之余,又不免产生些疑问:儿童本应是第一个受保护的对象,为什么儿童医保到现在才来?

  本报记者特连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儿科终身教授、原世界卫生组织副总干事胡庆澧,中华预防医学会儿童保健分会主任委员朱宗涵,中国医师协会儿童健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丁宗一,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于海,以及本报驻德国、日本特约记者王怀成、汤瑾,针对有关保证儿童健康优先的问题发表各自的观点。

  中国保障儿童健康虽有进步,但仍存在问题

  朱宗涵:儿童优先是社会道德的基本准则,社会价值观的基本原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若干年前曾制定了一个儿童权利公约,其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儿童优先。

  乍看,我国对儿童的关注度是相当高的。不管是教育,还是在健康方面,上到专家学者,下到每个家长都是倾尽全力。尤其是现在,从孩子还没出生开始,健康教育就已先行了。而这些工作,也确实带来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胡庆澧:从过去到现在,对于儿童健康的保障,我国确实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程度上的进步。比如,解放初期,新生儿的死亡率高达20%;到了1991年,新生儿死亡率降到6.1%;2005年,更是降到了1.9%。

  但仅仅控制住新生儿的死亡率,还只是一个太基础的标准。比如,儿童医保问题就几乎一直处于空白状态。过去,儿童只能跟着父母获得部分劳保或商业的医疗保险,而对于很多患有白血病等大病的儿童来说,这样的保险根本“无能为力”。因而,为了给孩子治病而举家欠债的情况也就不甚稀奇了,更不用说再进一步实现对儿童的优先保护了。

  丁宗一:我曾遇到过不少因为付不起医疗费而被迫中断治疗的孩子,直到现在想起他们的眼神,还能感觉到揪心的痛。

  胡庆澧:在儿童接种疫苗方面,过去我们做得很好,还曾经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表扬。可现在经济上去了,某些免疫接种的覆盖率却不如从前了,例如麻疹。当然,这有流动人口多了,使预防接种覆盖率受到影响的原因,但我国儿童预防接种等保健方面的工作做得有些倒退也是事实。

  朱宗涵:就拿刚刚开始实施的儿童医疗保险来说,相比老人的医疗报销费用,儿童的还是偏低。

  对儿童的优先保护应该落实在法规上

  王怀成:在德国,经常听到“孩子、女人、狗和男人”的说法。它的意思是,在受保护方面,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女人,再次是动物,最后才是男人。柏林医生协会前主席胡伯先生说,这是因为孩子是最弱的,而当今社会中男人是最强的,所以,立法者在考虑问题时自然要先考虑保护最弱群体。

  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德国有一系列较完备的保护儿童的法律规定,让儿童在各个方面都享受到优惠。例如,只要你有符合相关规定的居留权,无论父母是不是德国人,孩子一出生,家长就可以从政府领取一笔数目不小的“儿童费”,直到孩子成人;父母中的一方在孩子出生后两年内可以在家带孩子,并领取一笔可观的“儿童教育费”。

  当然,对儿童的重视也体现在德国的医疗保障制度里。德国几乎是人人享有医疗保险。对于儿童,如果父母有一方是法定医疗保险,孩子的医疗保险就可以随父亲或母亲自然获得,不需要多花一分钱。如果父母都是私人保险,保险公司也只会要求家长再为孩子缴纳很少的钱就可以得到保障。这种保险可以一直享受到孩子成年,找到工作并有自己的医疗保障。这期间,即使父母失业,医疗保险也不会中断,而是由国家负责。

  为了体现个人的责任,德国成人在看病时被要求承担一定的花费。例如每个季度个人要承担10欧元(约合人民币100元)的看病费。但儿童则无需承担这笔费用。同一种药,如果用于成人,可能需要额外付费,但用于儿童则是免费。

  汤瑾:在日本,培养健康幸福的下一代,不仅是父母的责任,也是社会的责任。

  从婴儿在母体中孕育开始,就享受免费的定期检查。而且,孩子出生时可以领到一笔3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28万元)的临时生产补助金。每名儿童也可以得到每个月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50元)的儿童补助。

  日本属于全民保险,但一般成人也需要负担约30%的费用,除非是超出了一定的金额(根据家庭收入计算),否则没有补助。而对孩子则有所不同:1岁以下的婴幼儿看病全部免费,1—6岁的儿童看病每个月最多收取两次医疗费,每次700日元(约合人民币45.5元)。要是住院的话,也只需要支付10%的费用,最多不超过2800日元(约合人民币182元)。有的地方政府甚至会把享受这项制度儿童的年龄延长到9岁,以帮助更多家庭养育孩子。在住房方面,有小孩的家庭,也可以优先入住。

  此外,政府还设有专门的小儿救急电话、育儿咨询窗口、家庭儿童谈话室,这些都是免费的。

  儿童应该被当作独立人群来关注

  我国也是儿童权利公约的签约国之一。但为什么我们与国外相比,还是存在差距呢?

  于海:或许有人认为,儿童一直没有医疗保险是源于财政投入欠缺的客观原因。但我觉得,这不应该被称为理由。经济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有优先次序和轻重缓解之分,如果有了儿童优先的概念,就不会出现儿童保护的空白。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这还是一个认识不够的问题。在国外,一般认为儿童不是家庭的私产,而是国家需要格外重视的一个独立人群,因而他们会针对儿童的特点,制定各种法律法规去保障这个群体的健康。而在我国,很多人认为,儿童健康只是家庭事务。这就会制约一些针对儿童福利的公共政策的制定。

  胡庆澧:很多专业领域法律的不健全也是助因之一。在国外,还有一种儿童优先于老人和成人的体现,就是器官移植的等候排序。他们认为,一个老人拿到了器官,存活时间可能很短;而给了孩子,他可能活得很久,也能作出更多的贡献。而在我国,最近国务院公布的器官移植条例已经是个进步,但在具体执行等方面还有待健全。所以,在捐献器官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根据伦理准则来考虑,可能才是更公平、公正和合理的。

  我们该做些什么

  朱宗涵:对于儿童医疗保险,从筹资水平来说,尽管它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大病费用的补助,但相比国外,目前还是偏低。所以其支付比例必须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丁宗一:这个资金投入该从哪里来呢?我认为,关键在于财政能够投入多少钱。

  胡庆澧:当然,包括城区、边远山区和农村在内,如果要很快实施起非常完善的保险制度,目前在经费上确实有些困难,所以我们不能急于要求政府把所有疾病都包括进去。我认为,城镇儿童医疗保险只是儿童优先的一部分体现,不是重点和全部,把预防接种抓好,把新生儿死亡率、儿童死亡率抓好了,可能才更实际。

  于海:儿童这个群体,有自己的特点——身心处于发展中,行动能力、自我保护能力都比较弱,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就应该受到优先的保护。这种观念的强化是首要的。而且,对儿童的保护不应该仅仅体现在医疗上,比如,在北美,中小学都有统一的校车,而这些校车都被漆成黄色,一旦校车通过,其他车都要停下来让行,这样的细节生活中随处可见,可见儿童优先应该是全面的。

  胡庆澧:儿童是国家的未来,对他们优先保护,也是对未来成年人的保护,对整个社会和民族都有好处。所以我相信,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会逐步解决——把儿童优先真正落在实处。▲

  (本报记者徐李燕整理)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朱宗涵 | 于海 | 丁宗一 | 汤瑾 | 王怀成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