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医疗急救中心医生的生活:要比死神更快点

  11点01分,电话铃声又响了。“快,出诊!”市医疗急救中心长宁分站站长孙民接起电话后,立即发出指令。刚出车回来的青年急救医生王东升还没来得及坐下立即冲上了救护车。从早晨8点01分起,这是王东升上午的第五个急救任务。7月,申城无数个极端高温天气,记者前往市医疗急救中心长宁分站,跟着青年急救医生王东升的急救团队,奔赴一线出诊,体验了一回急救医生的生活。

  1分钟之内救护车已发动

  坐在值班室里的记者听到孙民站长的指示后立即站了起来,奔到了急救车前。
即便如此,还是比急救医生王东升、驾驶员桂兴和实习驾驶员小傅慢了半拍。实习驾驶员小傅已坐到了驾驶员车位,一分钟之内救护车已发动。我们三人赶紧钻进120急救车,小傅立即按响了急救笛声,前往长宁区中心医院。车上,王东升告诉记者,一名33周出生的早产儿需要紧急护送到儿科医院,孩子刚生下来,家人生怕有个闪失,非常焦急。

  急救车到达目的地,王东升从护士怀里小心地接过了孩子,并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是个女孩儿,因为早产比一般的新生儿要小很多,但脸色红润。上了急救车后,便迅速掉头驶向儿科医院。王东升说:“没什么大碍,也不需要使用设备,但一定要送到专科医院去,以防万一。”细心的她把空调的风口方向调转,风也关小了,以免直接吹到小宝宝。家长也同意让小女孩到儿科医院。小孩的爸爸担心地询问,“怎么早产这么长时间。”“具体原因并不是很清楚,但小孩现在看上去满好的,脸色红扑扑的,呼吸均匀,你看她还在努力睁眼睛呢。”王东升的话让这位焦急的爸爸和一旁的奶奶放松了下来。11点37分,早产的宝宝被送到了目的地。

  酸辣面,急救人员的家常便饭

  安顿好早产宝宝,记者跟随急救人员回到长宁分站已是11点59分,食堂的中饭已基本停止供应了。“咱们还是吃酸辣面吧,酸酸辣辣的,还挺开胃的。”王东升提议。“那就这个吧,简单点,也快。”桂兴师傅说。

  小傅到隔壁买面去了。“现在这里还有一辆车和急救人员,他们才能吃上中饭,否则只有他们这一组人,哪里敢吃饭。”孙民分站长说。急救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急,要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那就得随时守候在离急救车最近的地方,随时准备出动。

  趁着面还没到的当口,王东升打了个电话回家。她的女儿正放暑假在家。“她已经九岁了,就连她也习惯了我的工作,比同年龄的孩子要独立些,学游泳、弹钢琴,自己的假期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她常常跟我说"妈妈,我是指望不上的",小孩这样说让我觉得很愧疚,她从小我就几乎没怎么带过她。”王东升说,没有时间陪女儿和父母是自己最大的遗憾,自己是名医生,但患糖尿病的父亲她只能通过电话“关心”。

  因为急救时间的不固定性,急救人员的午餐时间通常都是不固定的,久而久之,十个急救队员九个胃不好。王东升在去年还因为严重胃溃疡而住院。

  “车内两平方,我们守护的是生命”

 
 电话铃声又响了。王东升和桂兴师傅又赶紧扒了两口面,小傅已赶忙出去发动救护车,“一名男子在玉屏南路被迎面开来的车辆撞飞,快!”

  12点19分,急救笛拉响。急救车开始以最快的速度驶向事发地。四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玉屏南路遵义路路口。时值正午,太阳毒辣。摔伤的男子身上有多处擦伤,额头上还有一块紫色的淤血痕迹。“你知道怎么回事么?”穿过围观的人群,王东升开始询问,“我不知道……”这名男子脸色苍白,说话显得很吃力。见此情形,王东升立即和桂兴师傅以及小傅一起对他进行腰部和颈部固定。

  “一、二、三!”三人合力将这名男子搬上担架,抬上车子。

  在抬上救护车后,这名男子依旧有些短时期的记忆空白,这使得王东升确信他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救护车被晒得发烫,空调显得不足,由于考虑到病人的情况,王东升把空调的风调得缓和了些,微风偏向病人的方向吹去,而靠在窗边位置的她则大汗淋漓,很快背上湿了一片。她取出听诊器,为病人听了听心肺,然后又量了血压。“指标正常!”这让她略微松了口气。随后,她又取出消毒棉球开始为他进行伤口的消毒。

  由于需要等待肇事者和相关部门的初步协商,桂兴师傅在车下协助处理一些事务。八分钟后,车子驶向长宁区中心医院。“别小看这小小的救护车,这里就是我们的战场,虽然我们的设备还不算好,可就在这两平米里,我们守护的是生命。”王东升边擦汗边跟记者说。

  “好的急救医生是先知”

  果真,摔伤的男子轻微脑震荡。“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当时我注意到一些细节,路人告诉我他摔出去时戴着头盔,头盔比较重,通常在摔出去时对颈部造成损伤,产生脑震荡,而腰部由于是重要神经所在,因而通常都要采取措施。好的急救医生能预知病的发展,能通过对病人现状的判断,给出好的预防措施。”坐定后,满头大汗的王东升显得有些得意,“在对病人的判断上,我觉得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我们急救医生几乎都是单兵作战,三个人的小团队,要能对各类病人及时处置,无论交通意外、心脏停跳、低血糖昏迷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给病人采取措施。”王东升自1993年开始加入本市的医疗急救队伍,她对自己很自信,“你相信么,好的急救医生是先知,看到病人后,我们能预知他后面会怎样,可以早一步采取措施,防止损伤进一步发生。”在14年的急救生涯里,王东升说自己见过各种病人,就在6月份,有一个心室颤动的45岁危重病人被她抢救过来了。这位病人生命的转机就在一两分钟,如果当时没有急救医生,即使送到医院,基本也不可能活命。

  新闻背景

  申城进入急救高峰期

  “高温、闷热、潮湿在这个梅雨季同时来袭,这使得本市的急救需求进入高峰期。”市医疗急救中心主任郭永钦对记者说。目前,应对高温急救高峰的到来,市医疗急救中心已制定了预案,本市急救人员做好了加班时间超过50%的准备,以在高温季中,从死神的手中夺回那些生命垂危的市民生命。

  目前,本市中心城区每天急救车平均出车已超过650次,比通常的500次左右高出了20%-30%。

  与普通的医护人员不同,急救医生抢救病人是在路上。王东升说,“我们是经验丰富的医生,放心地把病人交给我们,天再热、雨再大,我们都将同时间赛跑,为病人赢得宝贵的生命时间。”

  据了解,本市急救能力尚供不应求,对此,许多急救人员的上班时间已由8小时调整至12小时,加班时间达50%。郭永钦主任表示,“我们坚信,用急救人员的汗水换市民的宝贵生命是我们的天职。”

  面烂了还没时间吃

  安顿好病人。“哎哟,我的面条。”王东升突然想起自己的午餐来,“肯定变成烂乌酸辣面了!”小傅摇了摇头说,“好好的面条全烂掉了,没办法只能凑合着吃了,不吃更伤身体。”“酸辣烂乌面”对三位“急救老兵”来说更是“家常便饭”,因为常常饭吃到一半就有任务。

  回到值班室,还没来得及吃面,电话铃又响了。“淞虹路地铁口一家餐厅内,吊顶掉下,两名正在用餐的客人被砸伤!”王东升他们又赶紧冲上了车,四分钟内就到达了事发地。这次,急救车扑了个空,因为在拨打急救电话后,餐厅人员已经将伤者送到了医院。车子只得折返,继续待命。

  下车第一件事,记者就冲向了垃圾筒,半个多小时前吃的两口面全吐了出来,连带着早饭,吐了个底朝天。司机桂兴师傅告诉记者,救护车属手动刹车,车子的后面避震比较差,晃动比较厉害,一般人很少不晕救护车的。“刚上急救车的那会儿,我连着吐了三个礼拜,每天都吐得头昏脑涨,慢慢就习惯了;但有时刚吃饱饭就出车,也会偶尔反胃。”王东升拍着记者的背说。

  王东升对记者说,作为一名急救医生,工作是十分紧张的,但看到病人脱离了危险,累点苦点也就不算什么了。(张彩平 杨磊) (来源:上海青年报)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王东升 | 桂兴 | 孙民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