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艾滋播报-搜狐健康

手术被拒五次今出治疗方案 艾滋男童有救

  经过漫长的等待,塔塔的病终于有望得到治疗

  5岁的塔塔(化名)患口腔溃疡,9个月来越来越厉害,逐渐发展到食管闭合、食不下咽的地步。父亲他背着儿子到湖南老家的医院求医,不料却查出HIV阳性。倔强的父亲带着儿子辗转去了5家医院,却都被拒之门外。

经媒体报道后,生命之门悄然向这个孩子打开,可拯救这条生命的过程之曲折,让人唏嘘。

  艾滋病已呈现出慢性病趋势,但即使是医护人员,很多也谈艾色变,艾滋病患者就医无门的事情更是时有发生。市第八人民医院打算筹建妇产科解决艾滋孕妇生产,但一听说是为患传染病的孕妇接生,根本没医生上门。有专家担心,随着艾滋病人群的扩大,如果连具有专业医学知识的医护人员都歧视他们,极有可能引起这个群体仇恨社会的情绪,从而作出报复社会的举动。

  昨日下午2时,5岁男孩塔塔终于被转进了传染科,有了自己的病房、专用的听诊器和体温计。在此之前,被验出HIV阳性的他每日默默坐在广州儿童医院的集体病房中,已经坐了两周。

  在医院看来,塔塔显然是一位比较麻烦的病人。院方说,让他搬出普通病房是为了避免引起医院内的恐慌。因为有媒体报道了塔塔的状况,昨日16时30分,广州市儿童医院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关于医院推诿治疗的报道进行澄清,并表示会积极联合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会诊,今天拿出治疗方案。同时医院强调,院方并不是不能消毒,而是要更谨慎,今后欢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院治疗。

  长达两周的拖延终于看到了曙光,塔塔的父亲阿强脸上喜色初露。但他也深知,这条救命路还是很长。

  5岁小生命等待救援

  前天晚上,本报记者到医院去看望了塔塔。他安静地坐在病床上,几乎一动不动。看到别人注视的眼光,他会害羞地扭过头去。塔塔爸爸说,塔塔不生病的时候比谁都淘气。而现在,塔塔“每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吐”。塔塔食道严重堵塞,这几天来食道上最后的缝隙眼看着也要封上了。每隔十几分钟,塔塔就要把因无法下咽而囤积在口中的口水吐出来。

  塔塔才5岁,自小就是医院的常客,个头明显比同龄人要弱小很多。2岁时,塔塔被查出患有肺结核,而肺结核正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常见的并发症。2006年1月,塔塔口腔溃疡严重,在湖南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2006年2月,塔塔的妈妈因为艾滋病去世。2006年9月,一向体弱多病的塔塔病情恶化,食道狭窄,需要进行食道扩张手术。2007年6月10日,塔塔的爸爸带着塔塔从湖南来到广州。

  查出HIV阳性手术被拒

  6月11日,在广州志愿者的帮助下,塔塔住进了医院,“医生说可以做手术。”一周后,塔塔的血液检查结果出来了,显示HIV阳性,也就是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医院说,做完手术,手术设备就没办法给下面的病人用了,要全部报废。”塔塔爸爸说,他不愿意放弃最后的机会,辗转湖南、广东两地多家医院,“只有这里能做这个手术。”一直在与艾滋病有关的志愿者组织“爱之关怀”工作的小刘觉得医院的借口“根本不成立”。

  “这家医院不做手术,我们几乎问遍了广州所有的医院。收治传染病的医院没有这方面的设备和医生,还有的医院只能给成人做食道扩张手术。小孩的食道扩张手术要全身麻醉,需要专门的儿童外科医生来做。”塔塔爸爸和小刘多次与医院协商未果。小刘说,医院之前答应了在给塔塔做胃插管手术,但临到做手术的一天,又说没有外科大夫了。

  艾滋病人做手术

  最好找市八医院

  医疗机构应当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提供艾滋病防治咨询、诊断和治疗服务。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的病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推诿或者拒绝对其其他疾病进行治疗。 ——《艾滋病防治条例》第41条

  广东省卫生厅的官员告诉记者,出于技术水平的考虑,目前艾滋病患者的相关专科手术最好还是找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但市八医院的唐小平院长则认为,防治艾滋病是一个系统工程,单靠市八一家医院是远远不够的。而记者日前从广州市卫生局了解到,关于艾滋病孕妇的问题,他们也接到不少医院和病人的反映。

  据卫生局介绍,按照以往的有关规定,艾滋病人原则上应该由市八医院收治,但对于怀有身孕的艾滋病人,由于市八医院没有专职妇产科医生,所以会由卫生局指派专科医院的医生和助产士前往协助。

  不敢接生艾滋儿 市八建妇产科泡汤

  “从1999年至今,我们共为至少15例艾滋妈妈实行了母婴阻断。从至今追踪的情况来看,没有一个宝宝染上艾滋病。”市八人民医院艾滋病专家蔡卫平表示,该院没有妇产科,也没有新生儿科,每次为艾滋妈妈接生,都要请市妇婴医院的专家来帮忙。“但请来的专家接生完就走了,之后孕妇的围产期、新生儿等问题我们都难以进行专业处理。”蔡卫平说,没有专门的妇科医生,对治疗肯定还是有影响,为此医院也很苦恼。这两年来,该院一直打算筹建自己的妇产科,但接洽了好几个专家,人家一听是给乙肝阳性和HIV阳性孕妇接生,连连拒绝。

  艾滋孕妇

  被迫在传染病院生产

  今年3月初,刚刚怀孕的阿玲(化名)因为HIV阳性被多家医院拒绝,最后辗转到了市八医院。并在她临盆的时候请来了广州市妇婴医院的医生和助产士,帮助阿玲在本没有妇产科的市八医院里生下了她的孩子。

  医学生

  看见艾滋患者吓得发抖

  在市八人民医院的艾滋病区,有一个专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关怀的“红丝带”。有专家告诉记者,医院曾专门号召一批医学院学生到“红丝带”做志愿者,和艾滋病患者聊天提供心理支持。“没想到的是,这些学生对艾滋病的了解应该比普通人多得多,可有些志愿者来到病区后竟然吓得发抖,把恐惧和不安全都写在脸上。”医生无奈地说,其实艾滋病传染性还不如乙肝,只是没有疫苗而已,这些下决心做志愿者的准医生都如此,很难想象他们以后做了医生还能坦然面对艾滋病患者。

  对艾滋病人的歧视无处不在

  据市八医院的有关负责人分析,部分综合医院之所以拒绝为艾滋病病人接生、动手术,最主要的原因是担心经济利益受损。诚然,到如今仍未有可以根治艾滋病的方法,普通人都对之心存恐惧。因此,医院同样有这样的担心:生怕别的孕妇知道该院曾经有艾滋病患者生过小孩,就不敢到该院生宝宝;生怕别的病人知道这里曾为艾滋病病人动过手术就不敢来治病。病人减少,收入也降低,医院权衡利弊,只好对艾滋病孕妇说“不”。

  事实上,对艾滋病病人更大的歧视来自于老百姓。记者昨日采访了多位在医院排队看病的患者,他们大多表示不愿意与艾滋病患者一起接受治疗。其中一名市民说:“艾滋病是传染病,我觉得还是应该在传染病院治疗。否则的话,如果我知道和孩子同住一个病房的是一名艾滋病病人,我也会马上要求换房或者转院,这是人之常情。”

  同时,部分非传染病专科医护人员也怕接触艾滋病患者,“能不碰就不碰”的心理导致他们拒绝了艾滋病患者动手术甚至住院的请求。“给病人治疗,难免会接触到他们的血液,万一在治疗过程中被感染了,我们怎么办?”一位医生坦言自己的忧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按照有关规定,医院接诊病人要实行“首诊医生负责制”。但是,有关专家指出,此“负责制”其实多数流于表面,即使有关部门真的接到病人投诉,经过查证,最多也只能吊销违规医生的执业资格,震慑、处罚力度不够,并不真正具有约束作用。

  医护术中感染几率只有0.33%

  与广东部分医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香港、泰国等地区和国家,它们都没有专门的传染病院,艾滋病患者都被收治在普通病房里,和普通病人并没有明显区别。这样是否会给艾滋病的传播提供可乘之机呢?蔡卫平主任强调:“实际上医院只要按规定做足了防护措施,就足以预防包括艾滋病在内的院内感染。除了疫苗之外,防乙肝的所有措施都已足以防范艾滋病。从血液传播上看,艾滋病病毒的活性和传染性还比不上乙肝和丙肝病毒!”

  由于部分医护人员缺乏对艾滋病的诊断意识及防护能力的培训,临床上确实有可能成为因职业暴露而感染HIV的人。特别是对艾滋病患者血液的处理及外科手术中锐器刺破皮肤黏膜的意外感染,这其中包括手术室医生、实验室的工作人员、牙科医师、产科及医院废弃物的处理人员。目前,全球有关类似的相关职业暴露伤害的报道已有286人。

  但有对艾滋病发病率的调查显示,经暴露的皮肤或黏膜而感染HIV的传染率尚不到0.5%,而医务人员在手术中因为割伤、刺破等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概只有0.33%。在我国,尚未有因医务界职业暴露而感染 HIV的报道。同时,国家卫生部艾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为提高对职业暴露者感染的处理,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建立了四个职业暴露者应急处理中心,应对职业暴露感染。

  

(责任编辑:金丰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蔡卫平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