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健康

美国枪击案与河南砍童案同天发生 疑犯皆被怀疑有精神问题

美国康州一所小学14日发生枪击案,造成28人死亡,凶手被怀疑有人格障碍、自闭症,曾接受过药物治疗。同一天,河南光山发生砍童案,一名36岁男子砍伤22名小学生和1名老人,警方初步认定男子患有精神病。

我国也是精神病犯罪高发的国家,在接连发生的精神疾病患者行凶杀人背后,是长期以来,对一些罪大恶极、民愤极强的精神病杀人犯处理的争议与尴尬处境。[详细]

残暴患者:杀无辜 砍双亲 劈子女

平均每名被监管的精神病患者平均杀1.85人,最多的杀死7人。

被监管的精神病患者人均杀害1.85人

目前,我国目前有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超过1亿,重症精神病患者超过1600万。这意味着我国每13个人中就有1个是精神障碍患者;不到100人中,就有1个是重症精神障碍患者。而令人担心的是,我国仅有不足20%的重症精神病患者能够接受系统、有效治疗。有些精神病患者平常看起来和常人毫无二致,但当其中一些人面临就业、婚姻、子女、养老等生存压力时,其无助和挫折都可能成为一触即发的“引信”,瞬间点燃“炸药包”。

统计显示,精神病患者的肇事率为10%,其社会危害行为不容忽视。央视新闻调查显示:精神病人暴力事件每年造成的严重肇事案件超过万起。有关法律人士曾对精神病人的刑事犯罪进行过统计,发现杀人的占91%,平均每名被监管的精神病患者杀1.85人,最多的杀死7人。在失控状态下行凶杀人,这样的事件近日呈不断加剧态势,已超过刑事犯罪导致的行凶杀人数量,成为无辜不确定人群致死致伤致残的“第一杀手”。

更让人痛心的是,菜刀正劈向端药喂饭的至亲

2010年,广西一名精神病男子用柴刀砍伤小学生,致3死13伤,在社会上引起反响。有的患者乱砍无辜、寻衅挑事,有人自杀自残,更让人痛心是杀害亲人。

今年8月,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发生一起惨案,32岁的精神病患者赵霞趁母亲师娟熟睡之际,把母亲的双手垫在木板上,然后用家中的菜刀剁去其8根手指,并用刀砍伤了母亲的颈部[详细];

10月,患有精神疾病的23岁男青年,冲突中持刀挥向了自己的父母,仅仅是因为觉得药不好吃。最终导致其父亲死亡,母亲受伤[详细];

2011年5月,湖北省黄石一名母亲将4岁女儿活活掐死,杀女只因不忍爱女受烫伤困扰,母亲经鉴定为边缘型人格障碍。[详细]

精神病在很多国家都是免死金牌

在美国,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被定罪判刑,但也不能一放了之

精神病是一种严重的精神障碍,精神病患者的认知、情感、意志、行为等心理活动明显异常,尤其是自知力和判断力严重缺陷,而且常伴有精神恍惚、狂躁、抑郁、妄想、恐惧、疑虑、冲动、幻视、幻听等症状,甚至打人毁物。

众所周知,我国刑法规定了精神病人犯案可以免责,成了一些死刑犯的“救命稻草”。但并非如人们通常理解的“精神病人犯法不追究”,而是“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设置了一定门槛。

事实上,精神病人作案之后,经过鉴定被认定为完全责任能力和无责任能力的都是少数。相比之下,负部分责任的则大量存在。

在精神病人的司法定罪上,我国长期受前苏联“有病无罪论”的影响。但从医学和法学的双重标准来判定责任能力,“有病”未必“无罪”。相应的争论和困境不是我们国家所独有,在相当长时间内,美国司法对精神病患者的人权非过宽即过严,也很难有一个妥当、公正的对待方式。

目前,在美国,精神病人实施了危害社会的行为后,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被定罪判刑,但也不能一放了之,而是要送往特定的精神病医疗场所实行强制治疗和监护,而且这种监护还是非定期的。也就是说,除非经心理、生理医生鉴定,该人对社会不再具有危害性,然后经法官裁断,才可释放。

不能偿命,到底怎么处理?

关押审判无法可依,免责放掉又无法对社会交待,处置精神病犯罪陷入“两难”境地。

警方:抓也不是,放也不是

在现实中,还有一些精神病人犯案,手段残忍,后果极严重,社会影响很大,“一不偿命,二不赔钱”。为了社会交待、给家属一个慰藉,即使不杀也得重判,监狱因此出现了许多精神病人。

压力被转嫁到监狱方面。然而被送进监狱的精神病犯人往往具有攻击性,此外由于生活条件差,缺乏基本药物,病情往往会加重,管理人员又无经验,经常出现精神病犯人“大闹”监狱的事情,有时甚至会酿成惨祸。有专家透露,我国某监狱就曾发生过精神病犯人袭击狱警致死事件。

昆明市一名警察说:“其实我们都希望嫌疑人是正常人,那样该判刑就判刑,该枪毙就枪毙,我们的工作也好做,现在很为难。

医院:床位紧张需层层审批

精神病人肇祸不应处以刑罚,但应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这才有利于保障精神病人权利。但目前我国专门的精神病医疗机构的不完善。在一些县城,能够收治精神病患的医院床位十分稀缺,申请后需层层审批通过,这是一段较长的等待时间,除非病患确诊有较大社会危害性。一旦收容到收容所对其治疗又非常不利,甚至会使其病情恶化。

家庭:一旦放回家,就将面临失控

精神病人犯罪既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被定罪判刑,也没有完备的医疗机构治疗收容,难道就只能一放了之了吗?

90年代末,云南省澄江县农村的一名精神病人杀死了一名儿童,经过司法鉴定为精神病后,由于无法定罪,而其家属又因为经济困难无法对其治疗和监护,只能任其继续在外面自由活动。一年后,该精神病人先后又杀死6名儿童,因为其认为后者是“外星人”。“因为缺乏强制性的法律法规,相关部门可做可不做,一旦此类人回家,基本就失控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说。

虽然我国刑法第18条规定,对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家人更多的是有心无力,很多年迈的夫妇根本无法照顾一个成年的精神病患者,精神和经济的负担难以承受。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如果住院治疗,每年至少需要数万元;即使采取“家庭病床”治疗,每年最少也需1万元。由于治疗费用高昂,加之被病人几年甚至十几年和几十年的消耗,大多数家庭已一贫如洗,就连享受医保的病人家庭也无力承担入院门槛费和门诊自付部分,更别说大部分病人没有医保。

警方没有做到定期回访、民政部门救助缺位,一件件精神病犯罪事件的背后,是社会对精神病人监管举措和制度的缺失。关押审判无法可依,免责放掉又无法对社会交待,处置精神病犯罪陷入“两难”境地。

出品:搜狐健康 编辑:董海扬 Style设计:郑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