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频道 > 健康产业 > 健康新闻

儿子全身烫伤母亲割头皮相救 曾经母子积怨(图)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许星 通讯员 肖瑶
2011年09月29日10:48
 

 

 

  这是唐淑金39年来第一次剃掉自己一头齐肩的长发,铮亮的头皮在白炽灯的照射下反射出一道道暗白色的光。唐淑金头上的这块头皮即将不属于她,她要用它来拯救儿子年仅20岁的生命。

  昨日上午,坐在西南医院烧伤科二楼的病床上,唐淑金焦急地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手术,她满是忧虑的眼神似乎在说:“孩子你再等等,妈妈马上就救你。”

  高温蒸汽烫伤儿子

  39岁的唐淑金可能不会想到,自己在这个年纪,还会以另一种方式赋予儿子第二次生命。26日凌晨,唐淑金的儿子杨飞像往常一样在四川资阳一家钢铁厂上班。唐淑金说,儿子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虽然只有20岁,已经是很熟练的炼钢工人了。如果不发生这场意外,这原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然而这天晚上,杨飞却倒在了自己最熟悉的岗位上。据唐淑金回忆,当天凌晨4点,钢厂锅炉的螺丝松掉了,滚烫的锅炉水倾泄而下,超高温的水蒸气将杨飞和同样在厂里工作的父亲(唐淑金的前夫)严重烫伤。

  杨飞全身被烫得黑糊糊的,连家人都完全认不出他了。他被送到了内江医院后,医生认为伤情太重,让他立即转院。于是,当天中午11点,受伤的父子俩被送到了西南医院烧伤科。

  母子间的积怨烟消云散

  母子连心,儿子出事这一天,唐淑金似乎早有预感,“事发前几天自己就心神不宁,老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唐淑金回忆。为此她还特意打电话给儿子叫他上班要注意安全,但是儿子没有理她。在接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后,唐淑金从四川自贡赶到重庆看儿子,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儿子了。

  因为在儿子18岁时与前夫离婚,唐淑金同儿子产生了隔阂。在儿子选择跟前夫生活后,唐淑金经常打电话关心儿子。而在此前的两年中,儿子在厂里工作时,唐淑金也会到厂里找份打杂的工作,借此机会照顾儿子。“他那时还太小,一个人毕竟不懂事,我放不下心。”说到这里唐淑金的眼眶红了。

  一年前,杨飞有了儿子,由于意见不合,母子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唐淑金很伤心,她说儿子注定不会认自己这个妈了。3个月前,冒着39岁高龄产子的危险,她和现在的丈夫产下一子。

  到达西南医院后,唐淑金与儿子仅仅见了两面。26日当天赶到医院时,隔着病房的玻璃,唐淑金看着惨不忍睹的儿子,哭了;昨日上午,当儿子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看见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儿子,唐淑金又哭了。与儿子之间的积怨,也就此烟消云散。

  母亲齐肩的头发被剪去

  唐淑金从医生那里得知,割掉自己的头皮植入儿子的身体后,或许能救他一命,唐淑金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了。昨日,坐在西南医院烧伤科二楼的病床上,穿着病服的唐淑金双眼无神,此时她原本齐肩的头发已经被剪去。原本定在上午的手术,却因为手术室太繁忙而被一推再推,唐淑金有些坐不住了,不断地从病床上起身又坐下,偶尔会走到护士台询问情况。

  唐淑金刚出生3个多月的儿子也让亲戚在旁边照料着,现在的她已经无暇顾及了,整颗心都放在了杨飞的身上。

  27日,唐淑金剃头发为手术做准备。

  医生说

  混合移植再覆盖猪皮

  杨飞的手术难度很大

  昨天下午两点过,医生顺利地从唐淑金头上取下相当于她身体面积3%的头皮。

  西南医院烧伤科彭毅志教授告诉记者,杨飞的病情十分严重,烫伤面积达到了97%,全身只有左脚背有一块巴掌大皮肤未被烧伤,病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要挽救杨飞的生命,只有靠他仅存的3%的皮肤加上母亲的头皮一起,剪成很碎的微粒皮,植入杨飞的烧伤部位,然后再用转基因猪皮覆盖在上面,起到保护作用。这样的方法也是首次使用,手术难度非常大,将分几次完成。

  对于唐淑金而言,由于人的头皮再生能力很强,她很快就能长出新的皮肤。

(责任编辑:董海扬)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我要搜索 疾病  药品  咨询好大夫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