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产业 > 医疗报道

预约挂号看名医依然很难 普通门诊号无人预约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金宁
2010年08月09日15:27

  从2009年10月开始,所有三级医院都开展了预约诊疗服务,如今时间快过去一年,情况究竟如何?记者从几家大医院采访时获悉,预约挂号呈现专家号热,普通号冷的态势。而名院的名医号更是行情紧俏。业内人士指出,看病难,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看名医难,在当前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预约挂号也并非缓解看病难的有效武器。

  普通门诊号无人预约

  “鼓楼医院的预约挂号早在2002年就开始了”,南京鼓楼医院门诊部杨德广主任介绍,目前鼓楼医院23个专科的普通号不限号,普通号全部可通过电话或网上预约。平均每天有八九十位专家出诊,专家门诊号的50%可以电话预约,2%的专家号资源挂在网上,超过早上9:30没来取号者,视为自动放弃预约号。

  据了解,各大医院的预约挂号呈现两大特点,一是专家门诊预约频率很高,而普通门诊几乎无人预约。二是电话预约成功率高,网络预约成功率低。鼓楼医院门诊部范英华护士长给记者看了一份电话预约统计表,表上显示该院5月份电话预约6281人次,6月份为5836人次,电话预约成功率在80%以上。预约之后接线员告知其密码,患者现场再凭密码拿号。“网络预约成功率最多25%,且预约者基本不在网上留详细资料”,门诊部杨德广主任分析,可能患者感觉电话预约更靠谱一点,而且老年人更习惯于电话预约。南京儿童医院高级专家会诊中心电话预约挂号的就诊率则达到90%以上,工作人员介绍,该院的网上预约挂号每个月预约25个人,实际来的25个人不到。

  个别专家号预约到明年

  相较于普通专家门诊号,南京三甲医院知名专家的门诊号一放出去几分钟就能挂完,预约电话线经常处于“塞车”状态,有的专家号甚至一号难求,而有些医院的个别专家号已经预约到了明年。与此同时,医院的预约放号也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有松有紧的政策。譬如鼓楼医院邱勇教授在脊柱外科领域声名远播,全国各地的脊柱侧弯病人都慕名而至,每逢寒暑假期都是看病高峰期,因此邱勇教授的预约号只放很少一部分,多数靠患者现场挂取。还有鼓楼医院风湿免疫科学科带头人孙凌云教授的专家门诊限号60个,其中40个现场挂号,20个号可以预约。

  “其实很多时候知名专家只是宏观上限号,遇到外地患者都会视情况临时加号”,杨德广主任告诉记者,有一次邱勇教授上午做手术,下午上专家门诊,挂号窗口发出100个号之后,还有不少外地患者久久不愿离去,后与邱勇教授商量,只好又放了28个加号。

  患者将家安在医院附近

  找名医看病,怎一个难字、累字了得!记者在江苏省人民医院门诊采访时,不少患者表示想挂专家号看病,必须请一天假才行。患者张先生曾挂过该院心脏科某主任医师的号,医院7:00开始放号,他6:30赶到医院时,发现前面已排起了长龙,拿到的号数还是非常靠后的,轮到自己看病已经快到十一点半了,这中间三四个小时怕有人插队不敢走开,只能在走廊里干坐着。

  患者余女士在网上留言,她一直在看江苏省中医院某位名中医的门诊,余女士说,该专家好像一天只挂40个号,要凌晨三点去排队拿号,早上七点要准时到挂号处凭凌晨拿到的号来挂号,少了中间一个环节都不行。想想前前后后要忙活七八个小时,每次专家只开七服药,每个星期都要来看的确很累,感觉找名医看病就像打仗一样,担心自己很难坚持下去。据悉,为了看名医的门诊,个别患者甚至将家安到了医院附近,以便盯着名医的号。

  虽然限号名医仍不堪重负

  因为有了众多患者的信任与合作,名医才得以从不断实践中,总结经验教训、磨炼技术,成就了后来的名、技、德。然而,长期超负荷的工作也让名医感觉挺累。秦淮中医院院长胥京生主任医师,自幼师从其父、著名妇科胥受天教授,他善于将现代医学知识与中医辨证施治有机结合,尤其擅长不孕症治疗。胥京生院长对记者说,尽管他每天限号40个,实际加号后,每天至少要看到100个号,一个月的门诊量高达3000人次。“下班后不想说话、不想动,因为在门诊嘴巴都讲干了,除了简单吃几口饭外,中午更没有时间休息”,胥京生说。

  江苏省中医院妇科主任医师赵可宁,师从著名妇科专家、有“送子观音”之美誉的夏桂成教授,深得老师真传。据了解,虽然限50个号,但赵主任上门诊同样要看100多号病人,这其中有不远千里赶来的外地病人,还有很多经他人介绍慕名而来的患者。从早晨八点开诊,看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长年如此。“每次上门诊,都是对生理极限的一种挑战”,专家感叹。

  培养名医传人迫在眉睫

  据了解,南京各三甲医院中非常紧俏的专家号约占10%,这10%的号一号难求也情有可原。胥京生院长认为,名医属于稀缺医疗资源,中医讲究因人施治,对症下药,其用药方法变化多端,奥妙无穷,没有长期的临床实践和丰富的经验积累,许多东西很难一下子学会。因此,中医师需要锻炼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有所建树。目前,南京地区治疗不孕症非常知名的妇科专家大约有五位,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也有五十多岁,年龄最大的已有八十五岁,这五位名医担负着繁重的看病任务,同时承载了无数个家庭的求子希望。

  “通过预约挂号来缓解看名医难是不现实的,毕竟名院名医这些优质医疗资源有限”,业内人士认为,中医的名医带徒工作其实也可以向西医推广,在当前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实施抢救性策略,培养青年“传人”已经迫在眉睫。在这一点上,建议有关职能部门能够给政策鼓励、扶持名医带徒工作更好开展,今后让患者身边出现更多像夏桂成、马德赞、刘本立那样德艺双馨的医学专家。此外,还应建议患者,常见疾病和多发疾病尽量看普通门诊,缓解名医看病压力,只有确实是疑难杂症,请名医治疗才有意义,否则也是对医疗资源的一种浪费。

()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我要搜索 疾病  药品  咨询好大夫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