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产业 > 健康新闻

丙肝危害甚于艾滋病 一定要让丙肝患者浮出水面

来源:青年周末 作者:张倩
2010年05月20日10:13

  贵州一女性患者对原医院“已治愈”检测心存疑虑

  丙肝患者:请让我自选医院确诊

  ■专家提醒:对于丙肝应该早认识、早发现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倩

  面对夺命“杀手”,是围堵隐匿还是直面补漏?是强化责任还是撇清干系?我们相信观念决定行动,当医学专家再三呼吁要让丙肝患者“浮出水面”时,或许,该一同曝光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及医政官员的责任心和执政经。

  “一定要让丙肝患者‘浮出水面’”

  5月19日,又一个“国际肝炎日”。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调查显示:中国丙肝患者约达3800万,约九成患者被漏诊;即丙肝患者的就诊率只有10%。基金会副理事长王钊宣布:丙肝防控形势严峻。加强对大众及非专科医生丙肝知识普及,在医院建立多科室协作会诊流程已刻不容缓。“一定要让丙肝患者‘浮出水面’。” 王钊特别强调。

  统计显示,我国丙肝发病率及死亡率急速上升,危害性日趋严重。2009年报告的发病人数是2003年的6倍多,是2001年的10.56倍;死亡率蹿升到传染性疾病第五位。80%的急性丙肝患者没有明显症状,高达50%-85%的急性患者会转为慢性丙肝;20-30年后,约10%-15%的患者发展为肝硬化;由肝硬化转为肝癌的年发生率为1%-7%。丙肝目前无疫苗可注射,隐匿的丙肝患者为危险的传染源。

  目前全国近30个省、市、区已将慢性丙肝基本医疗费纳入医保范围,患者使用指定药物治疗能享受80%的医疗费报销,不设起付门槛,基本医疗保险统筹金每月最高支付限额为3500元人民币,医保待遇有效期为6至12个月。

  一位丙肝患者的疑虑

  ■贵阳小旅馆“接头”丙肝患者

  与贵州平塘县丙肝患者萧黎(化名)见面,颇像解放前的地下党“接头”,地点选在贵阳市一家灯光灰暗的小旅馆里,时间是“五一”节前晚上临近10点的时辰;与萧黎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子,萧黎没有介绍,记者也不知道其身份是同村的病友,还是陪她会面的亲友。

  作为去年曝光并引起巨大反响的重大医疗责任事故的64名受害人之一,萧黎描述的此次几经周折才“甩掉尾巴”来赴约的过程,让本来对此事不太以为然的记者,一下子顿生了极大的好奇和兴趣;在其后她与法律援助律师的交谈中,记者终于从原本对丙肝名称都不很熟悉的旁观者,变成了积极介入其中的参与者。

  按萧黎的说法,从她所在的平塘县到省会贵阳,也就五六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从早上就启程的她,之所以天黑透才到,是因为为了应付和迷惑县上层层设防的反出访网络,她故意选择登上了与贵阳方面完全相反方向的客车。在兜了一大圈之后,时间也就超过了10个小时;但不管怎样,她毕竟顺利地与她事先联系好的京城律师接上了头。

  据萧黎介绍,她是几年前生小孩时输血染上丙肝的。那天在平塘县医院生产时,医生对她丈夫说,你妻子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输血增加抵抗力。老实巴交的丈夫马上就按照医生的医嘱去交了血钱,“大约有几百CC血吧!”萧黎说。

  然后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恢复了原样。只是原来身强力壮、一直在外做生意的萧黎,总是感到气力不够,一天到晚就是觉得累、累、累……再往后,她发现自己身体消瘦得很快,从原来的120斤,几年内骤减到八九十斤;头发也开始脱落稀松。她怎么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怎么了,直到有一天走进医院,化验结果显示她染上了丙肝。

  怎么会得上这种传染病?萧黎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虽然她身为一乡村女子,但从商的阅历和不屈的性格使她不同于其他村民,她想弄清真相和原委。

  终于,在经过多方工作和反复筛查后,县里向外界发出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由于7年前一起人为的责任事故,凡此间在县医院输过同一个供血者血液的人,有64个人被染上了丙肝。而萧黎就是在那个时段、在那所医院、输过那个供血者血的不幸的64分之一。

  她告诉记者,他们这64个人都是输了一个姓李的江苏籍女子的血后染病的。在7年前那一段时期内,这名女子一直在贵州黔西南平塘县从事卖血生意。后来,她就离开了这里,回到原籍。至于她是如何从沿海来到深山,由谁人介绍以卖血为生,是个体单干还是血头组织,是明知带菌还是确实无辜……没有人解释得清楚。他们只知道一点,就是这个丙肝患者,在一段时期内,把她那充盈着丙肝病菌的“毒血”,有偿地卖给了平塘县医院,而县医院又把它输入了他们64个人的血管,而且还付出了高额的血费。

  只是有一点,萧黎怎么也搞不懂:“我已经上网查过了,我们国家从1994年起,就把对丙肝的筛查依法纳入了献血时必须要经过的程序,怎么我们平塘的医院,就敢不执行?”

  ■4万元“补偿方案”让感染者将信将疑

  自从染上病后,萧黎就和其他63名感染者一样,被要求配合治疗。方案很简单,就是坚持每隔一天注射一针,持续一年,中间不能停歇(目前国际上丙肝治疗的最佳方案:聚乙二醇干扰素+利巴韦林,使用足够剂量治疗一年);治疗也是免费的。但据萧黎了解,真正能够遵循医嘱“挺”下来的,也就像她这样凤毛麟角的个别人。“确实副作用太大了,浑身酸痛、周身无力,再加上恶心脱发,很多人干脆没打几针就放弃了。”萧黎告诉记者。

  从2009年4月,到与记者见面时的2010年4月底,萧黎终于完成了她遵医治疗的“苦难历程”,不用再受注射煎熬。

  但同时另一个困扰又出现了,这就是她是否真的就被彻底治好了?她拿出一张当地医院的化验单据(该治疗医院也是肇事医院),上面的检验结果显示她的主要指标已经转阴。但她对此心存疑虑:“一个是我的身体体征并未好转;再有,就是政府和医疗部门对此事的善后处理态度,让我表示怀疑。”她坚称。“如果真的完全好转,他们干吗看着我们,唯恐我们离开县城去别处化验检测?同时,为何我到其他医院只要一报上名字,人家就说你是平塘的丙肝感染者吧?你的化验我们不做,你还是回去做吧!”政府与院方的控制和封闭,乃至与各地通气打招呼的做法,更加深了她的怀疑。况且,她从镇上了解到的情况是,基本上打完疗程的患者都拿到了相同的病毒“转阴”的检验单,她怕万一不符这些人会带来更多的社会传染隐患。

  她告诉记者,自打染上这病,她就成了“专家”,坚持上网并从各个方面搜集丙肝的相关信息;据她所知,这种病会出现反复,并非一下即可完全痊愈,且它是晚期肝硬变和肝癌的祸首。自她得病后,她所有的经营项目都停了,就是围绕治病生活;好在丈夫和孩子还没有染上病,这是唯一让她心宽的。

  据萧黎了解,政府方面已经给这64个感染者开出了“补偿方案”,大约每人在4万元左右;很多人迫于压力已经在上面签字领款了。但还有一些如萧黎这样的,他们还在犹豫:“一是觉得补偿太少,二是怕一旦接受,以后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加之担心这病会在二三十年之后才显现恶果,如果此时拿这么点钱就了了这事,觉得不公平。”

  萧黎说她很想通过打官司来讨个说法,为此她不惜卖房子卖地。但是她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没有哪个律师愿意跑这么远、冒这么大风险,到平塘做一个赚不到什么钱的诉讼代理。因此,她感觉很郁闷。“凭什么我没招谁没惹谁就该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医院的罪过,把自己的后半生搭进去?并且还只能得到这么一点补偿?”

  应该尊重丙肝患者自选医院检测的权利

  记者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发现,虽然产生恶果一样,但是对主要责任人的处理却是因人而异的:贵州平塘县医院院长,是以涉嫌“非法采集血液罪”罪名被拘捕的;而安徽霍山医院的医源性丙肝感染事件,院长则是被免职的;太原公交公司职工医院血液透析室被停业整顿;有的干脆就没有说如何处置。

  我国著名卫生法专家卓小勤告诉记者,人类是在1989年时知晓有丙型肝炎这种病毒的。我国各个医院在1993年前输血是无丙肝检查要求的。卫生部于1993年2月17日发布的《采供血机构和血液管理办法》第五条增加了供血者血液检查丙肝抗体的指标,并明文规定从1993年7月1日起实施。也就是说,在此之前限于当时技术条件,对供血者和受血者的血液检查指标中,均不含丙肝抗体检测,丙肝不作为输血必查项目。而专家呼吁,将1995年列为输血感染丙肝的临界点,要求凡是在此前输过血的人都去做一次排查。

  萧黎等64名受害人的输血时间,明显是在法律已经规定的必须将丙肝列入献血时筛查对象以后的。而该医院负责人玩忽职守,视病人的生命为儿戏,最终酿成了这么大面积的感染悲剧。无疑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责任事故。我国法律已经设立了“非法采集供应血液罪”,必须依法追究这些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另一方面,对受害人而言,丙肝的隐匿和无反应特质,更是极大的危害源。因为一旦等到人们有了感觉时,一般病情已经发展到晚期,而该病的晚期常常会导致肝硬化乃至肝癌。这种对患者身心造成极大伤害的疾病,是事故导致的,因此除了要付给受害人足额的物质赔偿外,还必须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以此来抚慰伤者、惩戒责任人。

  卓小勤认为,现在当地采取围堵封闭式善后处理方式,如果只是控制传染源扩散,那是好的;但是如果仅是为了减少赔偿,并且不允许有疑虑的患者去他处做化验鉴定,势必会造成更大的恐慌。而当地政府和卫生主管部门真正应该做的,本来是打消疑虑,让他们随意找自己信服的医院去做出检验结论。

  “千万不能再做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事了;否则,会造成更大的疾病危害。”他再三感慨。卓小勤建议有条件的话,最好能在有律师或者记者陪同的情况下,请相应的公证人员参与,把所谓痊愈患者的验血单做证据固定下来。“假设真的萧黎去别处查血报真名遭拒,我建议她可以先用假名做;只要有人能给她作证就行。” 卓小勤这样参谋。

  他最后表示,如果需要,他自己愿意为这些患者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服务。

  丙肝潜伏期可达20年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中医科主任陈晓蓉称,将丙肝比喻为“沉默的杀手”绝非空穴来风。狡猾的丙肝看似沉默寡言,却会在无声无息中累积它的杀伤力。你也许压根儿想不到,丙肝其实比乙肝更容易演化为慢性肝炎、肝硬化和肝癌。

  她指出,丙肝最大的特点就是症状潜伏时间长,最高可达20年之久。在此期间它几乎没有任何征兆。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近几年以来开始有大量的丙肝患者被确诊。”陈晓蓉主任医师这样解释。“很多患者都是10多年前就已得病,多年来自己一直没有觉察到。直到最近病毒突然井喷,集中爆发。”那么,这些患者都是怎样被发现的呢?

  据专家介绍,近年来医疗机构对接受各种手术或共用诊断仪器的患者在术前血液检查上越来越严格。致使在这个过程中意外筛选出了很多还被蒙在鼓里的乙肝、丙肝患者。甚至还有不少人是在做一个小小的胃镜检查时意外发现丙肝病毒抗体阳性。此时,他们的病程往往已进展到慢性丙肝或肝硬化阶段。

  而之所以难以在感染丙肝后的第一时间发现病症,主要是因为丙肝病毒活跃期非常短。若病人就诊时病毒处于静止状态,就很不容易查出来。与此同时,患者本身对于丙肝的警惕性往往不及对乙肝那么强烈。致使大多数人没有形成主动去医院做丙肝筛选检查的意识。而在出现乏力、恶心时也不会第一时间联想到是肝功能出了状况。

  针对这一现象,陈晓蓉主任医师做出了如下提醒:疲倦、反胃、食欲减退、肌肉关节疼痛、皮肤搔痒(未出现皮疹)、记忆力减退等身体上的细微变化都是丙肝的初期症状。患者在发现这些症状异常后需要及时前往医院接受严格、规范的检查。值得一提的是,确诊丙肝不单单要看症状,应当以规范的肝脏测试指标为准,让数字来说话。

  对此,陈晓蓉主任医师特别强调,丙肝病毒指标检查须包括抗HCV检查和丙肝核糖核酸检查。两者缺一不可。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不少患者对核糖核酸检查往往并不重视,以为做了其中一项检查就足够了。对此,专家建议,一旦患者抗HCV检查异常应尽快前往感染科作进一步的核糖核酸检查,确诊后须制定相应的治疗方案,及早用药治疗。

  大部分丙肝可以治愈

  丙型病毒性肝炎是由丙肝病毒(HCV)所引起,是通过输血或血制品、血透析、单采血浆还输血球、肾移植、静脉注射毒品、性传播、母婴传播等传染引起的。丙肝分布较广,更容易演变为慢性、肝硬化和肝癌。 在预防丙肝的措施上,筛选献血员是重要一环,凡血中抗-HCV阳性或HCVRNA阳性均不能作为献血员。

  如果要为交战丙肝制订一套完备战术,那么强攻和严守都是必不可少的要领。“强攻”的基础在于早期治疗的针对性。目前国际上公认的唯一有效的丙肝治疗方法是α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治疗。国际最新研究数据证明,通过聚乙二醇干扰素治疗获得持续病毒学应答的丙肝患者中九成可达到临床治愈。可见,只要通过规范系统的治疗,大部分丙肝是可以治愈的。“当然,也有一部分难治性的丙肝患者。他们的病情容易反复,在干扰素使用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副反应。”陈晓蓉主任医师坦言。

  如果想要更好地控制病情,防止复发,更重要的一点是患者与医生之间要实现良好的交流沟通。“每隔3-6个月最好来医院随访一次,医生可以根据检查指标判断病情进展,以便及时调整治疗方案。”专家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近两年输血感染丙肝责任事件频发

  ◎专家提醒丙肝危害更甚于艾滋病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霍键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我要搜索 疾病  药品  咨询好大夫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