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陈冯富珍:新病毒传播力很强 基因随时可能改变

2009年06月02日08:05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央视网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

  【封面人物:面对流感 我们共同承担】

  李小萌(读信):

  朵儿爱女:

   刚刚挂断你的电话,妈妈忍不住打开电脑,继续写下想对你说的话。你那边已经是凌晨了吧?

  朵儿,端午节到了,这还是你第一次没有在家过这个节日吧。刚才你给妈妈打电话,说想吃妈妈包的的粽子,那时候,妈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其实,今年家里准备了好多你最爱吃的火腿粽子,可惜我们一起约定的这次端午节团圆,竟然因为流感作罢了。

  这是一位母亲,写给女儿的信。因为甲型流感,她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决定暑假留在美国,放弃团和家人的团聚。这封信在网上被公开之后,立刻引发了无数网友的热称赞,感动和鼓励。网友的评论中,最多用到的一个词就是“责任感”。截至昨天,我国已有确诊病例33人,疑似病例1人。在这个数字背后,则是数十万,流感爆发后的入境人员,还有因为疫情,取消了回国行程的众多留学生。今天我们要关注的,就是这些因为疫情,比往常多了一份责任的人们。

  解说:5月30日,北京市卫生局宣布,北京第六个确诊病例抵京后曾参加旅游,活动情况复杂,密切接触者可能很多。

  同日,广东省卫生厅确认,受一名来自美籍华人的传染,广州发现了我国首例第二代甲流病例。

  昨日,北京市卫生局宣布,加大对所有疫区归国人员的提示力度。原来每位从疫区入境的人员都会收到一张“温馨提示卡”,现在则升级到了建议卡:“请自行居家健康监测七天。”

  李小萌:这是北京的一位父亲,拍下的一段家庭录像。那是5月21日,他的女儿斯斯,刚从美国放假归来。拍下这段录像之后,斯斯一家三口,开着私家车直接回到家中。女儿暂停先前的计划,父母则放下手中的工作。他们开始了历时7天的自我隔离。

  斯斯:心情不一样,本来应该要使按以往的状态,回来很激动,下飞机以后,第二天倒完时差赶紧出去跟朋友见面、吃饭、玩儿,现在是下飞机,自己先钻到家里面,只能通过电话、网络跟同学、朋友报平安,然后说已经回来了,过几天再联系,只能这样,就先忍忍吧。

  李小萌:这个叫斯斯的小姑娘,今年23岁。在美国芝加哥的一所大学读硕士。这次回来,第一是去一家著名金融公司实习,这是早在流感疫情发生之前就订好的。更重要的是,像很多不得不回来的留学生一样,5月底,她的留学签证就要过期了。她在家里隔离的那几天,我们也曾通过网络,和她聊过几次。

  斯斯:每天早上起床很早,白天就是上上网、看看书,然后练练琴、看看电视,晚上睡觉也很早,大约十点左右就睡觉了。

  记者:5月28号那一天会不会有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斯斯:就是感觉终于解放了,终于安全了,终于可以跟朋友见面了。

  记者:安全了?

  斯斯:我从芝加哥回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发热的病,那个状态,但是我怕飞机上或者机场遇见什么传染给我,然后我把病带回来了。

  解说:在家里呆了七天,没有任何异常,几个久别没见的朋友约了斯斯,出去搓一顿。斯斯说,对于留学生回不回国,回国以后是否自我隔离这件事。她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上升到“责任感”这个高度。那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基本原则。

  斯斯:刚才那个女孩就是说,我还在美国的时候,原来跟我说过,你考完试出去帮我买什么东西,化妆品什么的。然后她那天跟我说你别出去了,化妆品我不要了,你别出去买了,别出去乱跑了什么的。我觉得就是一种特殊时期特殊措施,自己也只能采取这样的方法来避免给给别人带来更多影响,所以我觉得,因为我也没怎么出去,也没有跟太多朋友接触,我觉得还好吧,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麻烦,我是怕给别人带来不方便,不能因为自己的行为太多影响到别人的生活。

  李小萌:特殊时期,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尽量不去影响别人的生活。

  【核心访问:密切跟踪甲型H1N1】

  李小萌:波及全球五十多个国家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爆发以来,我们总是可以听到世界卫生组织及时地把疫情向全球进行通报,同时世卫组织也通过各国政府提醒各国公民如何自我保护,世界卫生组织是如何运作的,疫情爆发以来,又承担着怎样的压力,今天我们要连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不过在连线之前先请跟随我们的记者一起到世卫总部去看一看他们是如何工作的。

  刘舸:这里是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总部,随着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的蔓延,世卫组织似乎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每天都会碰到的名词,无论是我们特别关心的流感疫情警告级别的提升,还是每天都在更新的流感病例的数字,都是从这里传递向世界各国的。

  解说:

  世卫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内卫生问题的指导和协调机构。他负责对全球的卫生事务提供领导,你定卫生研究议程,制定规范和标准。

  刘舸:提到世卫组织抗击甲型H1N1流感的工作,我们也必须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身后这个看似非常普通的办公室,就是这里。其实这里是位于世卫组织总部大楼地下一层叫做作战室,这个地方也被世卫组织所有的工作人员,称为“SHOC room”,它的全称是卫生战略行动中心,而这里也是世卫组织抗击全球甲型流感工作一个核心的协调机构。

  解说:“作战室”是整个世卫组织抗击甲性H1N1流感疫情的神经中枢,每天24小时全天候运作。这里的工作人员随时监控全球各地的抗疫工作,并及时汇总更新来自世界各地的最新数据。在甲性H1N1流感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星期里,世卫组织各部门的负责人每天都要在这里召开两次会议,通告当天的疫情并就相关应对措施进行讨论。陈冯富珍总干事及其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都会参加这些会议。自从2005年建立以来,这里已经成为世卫组织处理所有重大突发卫生事件的重要场所。

  刘舸: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位于刚才我们介绍过的卫生战略行动中心不远的一个临时搭建的办公区,从4月23号开始,为了保证所有的相关人员能够在第一时间到达这个指挥中心,大部分和甲型流感相关的工作人员,都搬到了这个临时的办公区。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的办公室,陪同我们的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格里高利告诉我们,在甲型流感蔓延最严重的前三个星期,他几乎都没有再看到自己原来的办公室。

  解说:格里高利向我们介绍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世卫组织内约有三百多名工作人员直接参与抗击甲性H1N1流感的行动。疫情严重时,很多工作人员每天都要连续工作十五六个小时。

  刘舸:但是今天当我们来采访的时候就发现,很多的办公室已经是这样的情况,没有工作人员了,我们也向格里高利询问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他告诉我们,因为目前在甲型流感蔓延一个月之后,目前世界卫生组织有可能逐渐把目前这种紧急疫情的应对方式转为一个常态的或者是长期的应对方式,所以很多工作人员都已经重新搬回到了他们以前的办公室了。

  李小萌:现在我们就通过连线采访世界卫生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陈总干事您好。

  陈冯富珍:你好。

  李小萌:我们知道,流感疫情爆发以来,世界卫生组织相关的工作人员工作节奏非常快,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周末不休息,现在还依然保持这样一个工作节奏吗?

  陈冯富珍:你知道每一个受流感影响政府的组织都是非常关注甲型流感的,每一个政府,每一个部委都工作得非常辛苦,我们会继续这样的工作,而且来支持我们相关的工作。

  李小萌:包括您本人也是如此吗?

  陈冯富珍:当然了,我们每天工作很长时间,跟我们的同事一块来干活,主要就是因为我们要做好我们的工作,配合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卫生部他们的工作。

  李小萌:现在给我们的感觉好像疫情没有像刚刚开始的时候那么令人紧张了,您的心情没有随之也放松下来一些吗?

  陈冯富珍:这个说法不可以这样说,我们的感觉都是新的H1N1还是不断地在传播,关键是这个新的病毒传播力很强,当然,现在来说他们引起的病比较温和,不是那么严重的病,不是看到很多人死亡,但是我们不能够掉以轻心,我们还是要继续去监管这个新的病毒的发展,这是最关键的。

  李小萌:从一开始您特别强调的就是现在的甲型H1N1流感的不确定性,现在这个不确定性还是这么强吗?您这么强调不确定性的用意是什么?

  陈冯富珍:因为流感病毒的一个特性就是不确定性,它是随时可以改变的,就是而且那个基因引起转变的时候,它可能会引起比较严重的病,所以流感病的特点就是它们不停地在变,在一个不停地在变的目的的时候,我们关键就是不要让它带来我们意想不到的意外,这个就是监测病毒的关键。

  李小萌:您曾经说过,决定向世界宣布流感大流行,是一个责任和义务,最初第一次向世界宣布流感大流行的时候,做这个决定艰难吗?

  陈冯富珍:可以这样说,当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我就是要做好本职工作,用科学的方法去看一看究竟我们有没有达到我们应该向全球的国家,提醒他们,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病毒,这个病毒可能对人类带来一些危险,现在这个确实是真的,因为这个病毒在短短一个月左右,已经从一个国家传到五十多个国家,所以可以说(我们)很科学地我们做这个警告,按照我们的要求,当有一个新的病毒在人类方面引起爆发,我就要向全球的世界卫生机关通报,让他们做好他们的预防工作。

  李小萌: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做出了非常多的应对和防控措施,您作为世卫总干事,有什么样的评价?

  在中国政府和卫生部门的领导和协调下,WHO得到了非常大的支持。中国对所有的病例都进行了追踪,这一点是非常好的。我在这儿有一个建议,你们一定要收集分析有关病例的各种信息,从而密切关注病毒的变异,这样才能够进行更好的追踪。

  李小萌:每一次向世界发出公告或者说提升警戒的级别可能都要面临一个平衡,即使要公众及时了解疫情的情况,又要避免产生恐慌的心态,您如何去权衡?

  陈冯富珍:要达到这样的平衡并不容易,因为有的时候人们不太了解,世界各国的政府,包括WHO都在学习,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了解这个病毒的情况,我们也借鉴以前的经验,虽然流感是不可预测的,但是我们不会感到手足无措了。

  我们正在面临一种流感的大流行,但是它的危害比较轻,它的特点跟季节性流感比较相似。但是这种病毒会不断地变异,由于它自身的某些特点,它可能会出现续发,可能会导致一些非常严重的疾病,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些方面的情况,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给各个地区提供非常明确的信息,这样他们才能够对自己的工作进行规划,这一点非常重要。

  李小萌:现在世卫组织所使用的流感警戒级别,我们了解到的是根据五年前的H5N1禽流感的病毒特性来设定的,而禽流感病毒毒性要高,致死率也高达百分之五六十,和现在的流感所表现出的特性有差别,直接把这样一个警戒级别套过来用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陈冯富珍:您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一些来参加各方会议的科学家也表达过同样的忧虑。但是我必须说,我们使用的框架是经过严密的科学界定的,这个框架是用来帮助我们鉴定各种病毒的危害程度。但是你也知道,科学必须和实际联系起来,当人们提到这次流感的时候,他们会与五年前H5N1禽流感作比较,他们会认为有可能出现非常危险的病例,有可能出现很高的死亡率,这是人们当时所考虑到的。但到目前为止 这次病毒所造成的病症是比较温和的,人们应该这样地理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预防更严重的情况发生,这点非常重要。

  李小萌:我们听到有这样的声音说世卫的反应有点过度,请您做一个回应。

  陈冯富珍:非常感谢您提出刚才的问题,确实,我们听到不同的意见,在开始的时候,人们担心我们是否应该对这样一个比较温和的疾病发出警戒,WHO是否有些反应过度了,但是我并不这样想,我认为,按照科学制定的标准来对世界发布疾病警告是WHO的责任,比如在墨西哥所发生的情况是什么样,在美国发生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的报告都要非常精确,这是我们工作的原则。只有这样,欧洲、亚洲才能够采取最为恰当的防控措施,因此,只有通过这样的警戒,他们才能够决定如何对本地的病例进行跟踪,并且进行防控。

  李小萌:现在的警戒级别基本上是根据病毒流传的范围来确定的,之前我也听说您表示说可以调整警戒级别的标准,会怎么样调整,调整的依据是什么?

  陈冯富珍:在这次世卫组织大会之前,我们在墨西哥总共举行了三次会议,会议中有其它的一些国家代表提出建议,是否能够建立一个准确反映甲型H1N1的严重程度或者潜在严重程度的机制,我们接受了这个建议。尽管这次流感造成的症状是比较温和的,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够放任流感发生。我们需要让公众了解到,我们的反应是根据流感的严重程度做出的,所以我们不会在设定警戒标准方面进行妥协。

  李小萌:所以您的观点是不调整,不妥协是吗?所以您的态度是不会调整预警级别的标准是吗?不去做妥协对吗?

  陈冯富珍:正如我刚才所提到的,一种流感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在科学上已经给出了的定义方法。但是这里还有一个空间是允许我们进行调整的,以便能够充分地表明这是什么样的流感,流感分为温和的,中等严重的,或者是非常严重的,而甲型H1N1的危害程度如何,这需要我们和专家进行仔细研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会妥协,我们不会在科学上,在扩散界定的标准上来妥协。

  李小萌:您说有一些空间留给我们可以去做调整,这个空间是什么?

  陈冯富珍:实际上对于此疾病的严重程度的判定,我们需要分析各个国家的情形,之所以要这样,是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具体情况,他们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他们的卫生体系也不同,我们还需要考虑到各个国家的人口特点也不同,有些国家老年人多一些,另外一些国家可能有很多慢性病患者,对这样的国家来说,如果他们的医疗条件不好,他们就会面临更大的危险,各个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进行相应的调整,对于WHO来说,进行这些调整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有193个会员国,他们的情况是非常不一样的,有些国家是发达国家,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还有新兴经济国家,所以就严重性的程度来说,我觉得更多的是和一个国家的情况关联。

  李小萌:之前您特别强调,全球共同协同来防控,现在您也表示说各国可以灵活地掌握,中间有什么无奈吗?

  陈冯富珍:给你举个例子,我们的协调工作涉及到了医药,涉及到了病毒,也涉及到了疫苗,一些国家没有这么多钱来购买疫苗和药品,他们不能够自己来保护自己,所以我们和很多富裕的国家进行了讨论,和很多的开发银行,还有合作伙伴进行了讨论,我们鼓励他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一定的资金,我们和一些制造商进行合作,要求他们提供一定数量的疫苗和药品,投入到公共卫生的使用当中。因为发展中国家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这些药品和疫苗,这也是我们强调的全球协同,我们要尽力去支持发展中国家。

  李小萌:之前我们也通过媒体了解到,当日本爆发了非输入型的疫情之后,世卫组织准备把警戒级别从五级提升到六级,但是日本反对,所以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警戒级别的提升,真实情况是不是如此,如果是这样话,是不是会影响到世卫组织的权威性?

  陈冯富珍:我们综合了欧洲、亚洲以及南美国家的情况,通过分析这些地区的疫情,我们发现流感的流行尚未到达六级,但是我们已经靠近六级了,我们正在不断进行调整和监控,我们要严格按照我们制定的标准,但现在我们还没有到达这么高的级别,

  李小萌:一个相对掌握话语权的国家的反对,会对世卫组织的决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陈冯富珍:我必须非常清楚地解释一下,一些国家确实向我们表示了这样的担忧,之前我们见到了很多卫生部门的官员,每一位官员都表明了自己的一些考虑,他们希望进行更多的沟通,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告诉我,他们不希望到第六级,没有人这么说过,因为大家都知道,WHO主要的职能是来告诉大家疫情的发展情况,所以我们并不做任何妥协,我们在全球卫生方面不会做任何妥协,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个重要的信息。

  李小萌:您作为联合国历史上第一个在专门的一个部门作为最高负责人的中国人,是整个华人的骄傲,我想知道在任期内您想给世界卫生组织留下一些什么呢?

  陈冯富珍:世卫组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世界卫生领域的组织,我们要向各个国家提供相关信息,帮助各个国家保护自己公民的健康,我们要继续给大家提供非常透明的,非常负责任的工作,作为整个组织来说,这是我们为世人所能够提供的一种光荣的工作。

  李小萌:好,那谢谢您,谢谢您的时间,谢谢。

(责任编辑:霍键)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