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搜狐健康专题-新闻、视点类型 > 甲型H1N1流感(猪流感)疫情预防治疗专题-四川确诊甲型H1N1流感病例 > 猪流感疫情追踪

甲流接触者隔离日记:我任路人检阅 笑容灿烂

  我任路人检阅 笑容灿烂

  仲爽,女,某手机软件公司运营总监。5月9日乘坐3U8882航班从北京飞往成都,11日早晨接到通知需要集中7天进行医学观察。以下为本报特约其撰写的这段生活的日记。

  5月11日——Day1

  2009年5月11日,中国终于在暴发半个月之际,向世界宣布确认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蔓延到中国内地。

这天,也是我被隔离的第一天。

  ■一大早接到电话获知“中标”

  早上5点20分,仍在家中熟睡,电话响了:“我是派出所,核实一下您的身份证信息。是110102×××吗?”我以为是例行检查,没多想就说:“对。”过了一会儿,电话又打过来,还是那个人,问:“您现在在哪儿?”我警觉起来,问有什么事。

  那人态度挺好,继续问:“您是5月9日乘坐了飞机去成都吗?航班号是3U8882?”

  我承认是,他于是解释说:“您乘坐的那班航班上有一名乘客被确诊为甲型H1N1疑似病例。”他故意强调了“疑似”。我第一反应是:“要隔离吗?”

  他说:是不是要隔离,要先让卫生部门的人看过您的情况再说。本能的反应是:关掉手机,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正常去上班……后来手机不断响起来,都是陌生的号码。我报了住址,还心存一丝侥幸地问:能不被集中隔离吗?自我隔离行吗?我身体可好了,SARS我都没隔离过……结果人家语气委婉但态度坚决地说:要让我们先看到您的情况。

  ■20分钟后救护车来家里接

  20分钟后,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在我家楼下。这宝贵的20分钟里,我迅速上网,核实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些号码分别属于:派出所、西城疾控和公安部,证明这不是一场新的骗局。二是看到雅虎头条新闻,一男子在成都被确诊,航班号是3U8882……

  既然如此,我还是冷静下来,按照每天上班的程序,洗漱、换衣服、准备电脑……期望他们看到精神焕发的我,会认为我足够健康、不用隔离。后来证明,他们的不温不火让本来非常有抵触心理的我终于放松下来。

  “疾控”来的三人两女一男,都很年轻,每人都戴了更有密闭性的口罩。他们把我从登上那次航班之后的所有情况,从座位、接触的人、住的地方、到过的场所,密密问了一个遍,之后向我宣布,我是144名乘客中的一员,任何“非分之想”都是不可能的,把我拉到隔离地点的120救护车已在路上。他们简单地说:“您收拾一下东西。7天。”

  ■其他车辆看见“太空服”纷纷减速

  120救护车的人等在我家胡同口,一个司机和一名医生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的防护服,和当年SARS时候的装备一模一样。路上堵车,司机开了警报,所有路上行驶的其他车辆都使劲看我们,尤其是看到前面两名身着“太空服”的人员,觉得一定是什么重大事件,纷纷减速往车窗里探看。我任路人检阅,笑容灿烂。

  在车上以及后来的短短两个小时内,我又接到了几个电话,分别来自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疾控中心、住地派出所、订机票的公司以及四川省公安厅。他们无一例外,上来先问我在哪儿,得知我已经成功被120“抓获”,正在前往隔离地点,才都笑逐颜开,祝我“早日解除隔离”。

  ■“防”网恢恢,疏而不漏

  宾馆防范措施很严密。

  到达宾馆,有戴着口罩的保安站岗,车开进去,一共三道关卡。

  好不容易到达门口,先不让下车,要在车上测体温。上来一个护士,把电子体温计放在我额头上,37.2℃。再用普通体温表测一下,终于让我进了宾馆,入住房间。双人标准间,三星级宾馆的标准。所有的服务员都戴着防护的帽子和口罩,穿着防护服,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我旁边房间住的男生和我同一班飞机,他是今天早上飞回北京之后自动和12320联系的。我说他觉悟真高。还有一对男女朋友,女孩也是美国留学生,和包某某同乘从美国回国的飞机。她今天早上本来已经登上了回武汉老家的飞机,舱门马上要关的时候,疾控中心的人直接把他们从飞机上找了出来。她的男友也因此一起进来了。我们又唏嘘:在北京找到她,就又救了那一飞机的去武汉的人……

  从早上5点多开始折腾,后来几乎一直在打电话,我要先补个小觉了。


(责任编辑:霍键)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