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搜狐健康专题-新闻、视点类型 > 2009年两会医改报道 > 09医改评论

委员黄洁夫: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医院管 医院办

  自国家提出大力发展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之后,各地在兴办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模式上作出了许多探索,一种选择是坚持以政府办社区为主体,形成政府主导的公立社区卫生服务体系,着力体现公益性质,强调社区公共卫生服务功能的回归。

另一种选择是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交给大医院管理,形成大医院对社区的统一管理和帮扶,体现了地区对地区医疗资源的统筹整合。

  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该是医院管,医院办,不用政府直接去办。这一观点再次引发了业界对兴办社区模式的思考。

  医院办社区 收效立竿见影

  患者扎堆去大医院看病,社区门可罗雀的问题由来已久,业界普遍认为小病是不需要到大医院看的,但患者就是冲着其名气大,设备齐全,医师资历高等优势涌向大医院,造成了大医院的人力资源和卫生设备资源的浪费。要改变这一现状,就必须提高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于是许多地区纷纷鼓励公立医院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2008年2月厦门市提出实施“医疗重组计划”,将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分为二,由市属三级医院接管社区基本医疗工作,建立隶属于三级医院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心”,为居民提供由大医院延伸到社区的便捷、优质、廉价的门诊医疗服务。据当地媒体2009年2月的报道,三级医院接管社区的头10个月里,到社区就诊的人数比前年同期增长了136%。

  对于公立医院办社区的模式,黄洁夫认为,大医院可以去办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而大医院的医生也可以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看病,在这种模式中,病人去了社区看病就等于去了大医院。

  此外,黄洁夫还指出了大医院办社区在双向转诊落实上的优势。黄洁夫认为,如果政府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这座城市的医院是两张网络,不能做到将社区卫生服务和大医院的医疗服务有机结合,那就很难做到合理的双向转诊。而大医院举办社区医疗的方式,能够合理配置卫生资源,如门诊和康复在社区,手术在大医院做。

  2007年湖北省实施了支持省级大医院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举措,鼓励大医院向这个方向发展。粮道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是得到实惠的基层医疗机构之一,大医院建立社区服务机构,投入资金供其运转,在此基础上提高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诊疗水平。此外,让该中心医务人员感受最深的就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了上级医院的一部分,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双向转诊,就像是在医院的不同科室之间的内部转诊一样。

  有专家指出,基层医疗人才、管理等方面相对落后的现象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扭转,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从已拥有雄厚医疗资源基础的大医院下沉先进设备和人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有效做法。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鲍勇教授认为,由大医院来办社区,无论是从社区人员技术提升、资金设备增加方面,还是提高双向转诊紧密程度方面都会在短期内得到较大的改善。然而鲍勇同时指出,目前大医院虽然戴着“公立”的帽子,但现行的运行机制使其体现的更多的是市场的实质,因而从长远来看,这种“大医院办社区”的模式并不利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公益性的体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充分体现公益性,因此,应该由政府主办,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

  体现公益性 应由政府主导

  公益性是许多专家考量兴办社区模式时的一个重点内容。2008年年底,作为福州第一家由三甲医院承办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福州市鼓楼区南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式开诊。福建医科大学社区卫生专家郑振佺教授认为,此举对迅速弥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技术力量不足有好处,但同时也不能忘记,社区还要承担公共卫生的职责。大医院办社区在医疗和康复上有优势,但仍缺乏公共卫生的理念、人才和经验,还需要在这方面下功夫。

  在大医院管理社区大幅提高门诊量的厦门,民革厦门市委在2009年的提案中指出,社区医疗改革后,社区医疗中心只负责看病发药,公共卫生服务中心只负责强制免疫注射,以前社区医疗六位一体的职能,只有医疗和疾病预防职能得到加强,其它职能在无形中都被弱化了,如对社区孕妇和产妇上门保健、慢性病管理、康复医疗、残疾人管理、居民健康档案等。这份提案反映了各地由大医院一体化管理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带来的一个通病——偏离社区医疗的定位。

  对此,广东药学院社区卫生服务研究所所长邹宇华表示,因为社区医疗与大医院的理念不同,所以社区医疗队伍水平的提高不是靠下来几个专科医生就能解决的。社区医生的特点应该是具备全科医学理念、能开放式工作、走入社区群众的家中主动提供服务的。

  此外,由大医院办社区所带来的双向转诊也引起了争议,有社区卫生专家认为,双向转诊制度应该是一个网络,而不应该是大医院办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形成的“一对一”模式。这样的转诊有“垄断”之嫌,会限制患者的自主选择权。

  对于目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发展中,收支两条线本身存在“养懒人”的弱点,鲍勇并不否认,“但这并不意味着必须通过‘大医院办社区’的模式来解决。”

  鲍勇说,以上海为例,合理的考核机制使得该市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既实行收支两条线、由政府包底,同时又没有陷入“养懒人”的境地、充满市场活力。

(责任编辑:孙孟)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