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产业 > 政策动向

药企声音:基本药物制度“掌控药企生死存亡”

  “上午刚参加完全国医药行业协会举办的医改讨论会,下午又赶过来听。”记者15日在一场专家集中采访会上,遇见了一位药企副总。他告诉记者,企业下周打算开会内部研究医改方案。

  《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14日公布以来,不少药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内容有点模糊、不太明白方向、缺少实施细则”。

因此他们最近奔走参加各类医改研讨会,与政府官员、专家甚至同行进行交流,以便把握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

  “四分开”望明确

  “今早我把《征求意见稿》打印了一份,正在研读。”山西亚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武贤告诉记者,他最关心“四个分开”。

  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医药分开、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分开——四个分开是新医改的指导思想,他觉得这对于医药行业发展太重要了。“以药养医的体制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医疗机构过度依赖处方药品赢利的行为,还从根本上阻碍了医药行业的发展。只有解决了这一问题,才能促进医疗服务专业化和药品生产流通新秩序的形成。”任武贤说,医药分开意味着企业能降低药价,为老百姓提供价格合理的药品;而管办分开这种行政管理部门与卫生系统分开的模式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不过,《征求意见稿》用词“不太明确”让业内人士觉得不知所云。

  任武贤说,医药分开的具体措施并未在方案中体现出来,“不知如何来操作”,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细则。“收支两条线是意见稿的一个模糊点。探索收支两条线,同时也要探索管办分离,这两条试点的道路是越走越分开,实现不了我们指导意见中的思想。由谁对公立性的医疗机构实行收支两条线的管理,肯定还是卫生部门来做这个事。这样的话,就是把所有者和管理者的职权聚拢在一起了。”中国社科院工经所研究员余晖表示,如果有些医院的产权不属于卫生体系,卫生行政部门就没法对这些机构进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这在操作上行不通。“这样的话,管办还是不能分开,达不到我们期待的目标。”他说。

  付费机制不可小觑

  “搞全民医保,钱筹上来以后还要想法花。现在的付费机制是按项目付费、数账单,账单拉长了,容易出现扯皮。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改革付费机制。”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说。

  付费机制改革是医保重要的一环。《征求意见稿》指出,强化医疗保障对医疗服务的监控作用,完善支付机制,积极探索实行按人头付费、按病种付费、总额付费等方式,建立激励与奖惩并立的有效机制。

  那位药企副总告诉记者,付费机制改革主要是针对医院进行的,但对药企的影响也不可小觑。他最担心的是,实施按病种付费、总额付费等方式后,医院为了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拼命压低药价,促使药企之间大打恶性价格战。“其实,药企发展最需要政府的是——创造一个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他说。

  基本药物制度“掌控药企生死存亡”

  “我就冲着基本药物制度来的。”沃华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学术研究部副主任周立运说,按《征求意见稿》的思路,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药物报销目录未来“可能掌控企业的生死存亡”。

  《征求意见稿》指出,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中央政府统一制定和发布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建立基本药物的生产供应体系,基本药物由国家实行招标定点生产或集中采购,直接配送,减少中间环节,在合理确定生产环节利润水平的基础上统一制定零售价,合理确定基本药物的价格。规范基本药物的生产和配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直接配送覆盖面力争达到80%。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应全部使用基本药物,其他各类医疗机构也要将基本药物作为首选药物并确定使用比例。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药物报销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

  在全球金融危机、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内外资药企都争相进攻内需市场,基本药物制度体系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

  周立运说,尽管不少企业都在争相研究新药,但如果能进基本药物目录、参加定点招标、进军基层市场对药企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益,因此“这个目录将成为药企的必争地盘”。但他感到遗憾的是,《征求意见稿》并未明确“如何定点招标、集中采购、报销比例是多少”。

  《征求意见稿》对此表述的模糊让不少人费解。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告诉记者,政府组织的定点生产、统一价格、统一配送是否意味基本药物统购统销制度?他说,要是这样就与我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化进程完全背道而驰,“将使我国30年来药品生产流通领域的改革,全面倒退回计划经济体制时代”。

  朱恒鹏说,药价虚高的根源在于政府管制失当。而“统购统销”制度显著了增加卫生行政部门干预市场的权力,大大增加了行政腐败的规模和可能性。其次,“统购统销”的做法必然导致药品生产和配送的行政垄断局面,在拥有行政垄断地位的情况下,不可能指望定点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提高药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改善服务水平、降低流通费用、提高配送效率。

  “尽管最后的定夺权在政府,但我们建议政府干预的重点应该是《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遴眩对于生产和流通领域,应该尽可能地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他说。

(责任编辑:霍键)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任武贤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