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新闻 > 新闻快报

刺五加注射液事件:患者输液后心脏翻腾像滚水

王智辉还需要做透析 记者 张勇 摄影

普保华已转到普通病房 记者 张勇 摄影

  “一天睡不好,3天才能补过来。你要好好地补补觉。”昨早11点,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第四人民医院内二科19床上,普保华实在躺不住了,嘴里不停地念道:“我没事,我没事。就想下床多活动活动。”但前来取针水瓶的护士见状后,当即进行了劝说。他的妻子梁娅担心丈夫的身体,也将就着医生的话,让普保华继续躺进了被窝。

  危情:心脏就像滚水翻腾

  就是在这个医院,5日早上9点不到,医生查房刚刚结束,患有高血压的普保华发生了让医生意想不到的情况。
头疼、眩晕、心翻,继而是心跳加速。用普保华的话来形容,当时心脏就像滚水一样,拼命翻腾,心随时都要掉出来了。普保华当即按响了病床上的呼器。而这一切都是在他被注射了一种名为刺五加的注射液后发生的。当班护士赶来后,立即停止了输液。据普保华估计,此时距这瓶100毫升的刺五加注射液打完只剩下十多二十毫升了。

  眼看病情危急,医院也立即展开了急救。“我的屁股和胳膊上都注射了小针,还上了氧气。我知道我有救了。”10多分钟的抢救后,普保华逐渐好转过来。但为了安全起见,医院还是将他安排住进了ICU病房。“说是好管理,好监护。”梁娅对坐在病房内的饮水机旁说道。

  惊吓:家属至今无精打采

  普保华是1999年随单位体检时被查出患有高血压的。在他此次入院的诊断中写道:“高血压病三级,极高危组。高血压性心脏病,心功能一级,晕厥待查。”据其介绍,这几年来,他曾多次就医,还住过两回院。但只记得吃过一些活血化淤之类的药,打过哪些针水是记不得了。所以,这次住院打什么针、吃什么药他从来没过问过,心里只想着吃过药,打过针就能和以前住院一样尽早回家了。

  由此,尽管从9月17日住院治疗开始,医生就为其开出了刺五加注射液的处方,普保华都从不知晓。打了10多天的针,到了国庆大假,眼看自己的病情好转许多,普保华也不再住院了。每天打完针,就步行30分钟回家吃饭。“这也算加强锻炼嘛。”普保华说。

  但是,没有人会想到10月5日早上的突变,连妻子梁娅也被当时的情形吓坏了:“我当时正在赶来医院的路上,没想到才进病房就看到老公被急救。还有几天就出院了,怎么会变成这样。”梁娅显然难以承受当时突如其来的变化。坐在饮水机旁的梁娅至今脸上仍旧无精打采,甚至还没有普保华的脸上有光彩。

  迷惑:这药到底是怎么了

  精神只是表面上的,普保华说,其实还是挺担心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并发症的。毕竟那一刻太危险了。

  “这几天他老躺着,消化能力也不好,我就给他吃流食。”梁娅又像以前陪丈夫来医院看高血压时一样,精心伺候起她丈夫。“现在他的病情也稳定了,血压什么的都和来医院前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也放心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这药是出了什么问题,差点让他……”梁娅没继续往下说。

  沉思了一会后,梁娅表示,其实当天出问题时,隔壁病房也有一个她丈夫所在单位的同事打了刺五加出了问题。当时,医生便对残余的针水进行了封存,还让家属签了字。“我们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梁娅说。

  - 幸存者语

  王智辉:我还想多活几年

  这几天,开远铁通公司的王荣,每天都守在妻子王智辉的身边。

  妻子王智辉在开远公路管理总段上班,9月26日,正在上班的王智辉觉得头昏头晕,就到隔壁的红河州第四人民医院分院看病,一量血压挺高的,因为分院没有抢救设备,就转到了医院的抢救室。从27日开始,每天都要输两瓶100毫升的刺五加,本月4日当天都无事,可是5日上午输液时,一注射后就感到心口疼、胸闷,接着就是又拉又吐,腰也很疼,手脚也开始抽起来了!

  “后来昏过去了!”王荣接着说。头几天输的都没问题,但是输另外一批次的刺五加就昏迷过去了,医生来停了针水,又开始紧急抢救。第二天就送到59医院,先后做了两次透析,今天还要做第三次。现在好多了。王智辉说:五楼那个湖南人,当天就死了。我才刚50岁,还想多活几年。想不到却碰上这样的事。

  解放军59中心医院肾内科王云生主任告诉记者:王智辉和另一位转上来的患者,送过来时情况非常危急,另一例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了。医院成立了抢救领导小组,经过几天的抢救后,情况已基本平稳,只是目前她的尿量还偏少,需要透析。

  - 不幸者憾

  李政:儿女养大福没享成

  54岁的李政是最先死去的一人。6日晚8点40分,他就因抢救无效死了,而他入住医院的原因,就是因为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

  说起李政,他跟医院的好多人都是老朋友了,从湖南来到开远十多年,李政一直承担着医院修墙补屋的小工作,并在外面打拼后,开了一家建筑材料商店。

  因为住家离医院也不远,李政有个头痛脑热,都会到医院来看病。李政共有4女1儿,经过多年的努力,4个女儿都已考上了大学并在外面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儿子也当了兵,正是儿女成人准备享福的时候。

  李政是4日就到医院看病了,当天医生也给他输了刺五加注射液,第二天再输时,就发生了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医生说:5日的刺五加注射液虽然还是同一厂家的,但是换了批次。李政发生不良反应后,医院紧急组织抢救,但最终还是没有能让他再回来。

  李政死后,为了查明其死因,医院及卫生部门、药监部门都动员他的儿女们,要对他进行尸体检验,但有一位女儿坚决不同意,认为不能让死去的父亲再受皮肉之苦了。但是第二天,想通了的儿女们统一了思想,同意对父亲进行尸检。

  8日,云南省的有关专家到开远对李政进行了详细的检验。这也是3名死者中,唯一接受尸体检验的。但是,因为检验鉴定的过程非常复杂,要等到结果出来,还得要好多天。
(责任编辑:霍键)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普保华 | 梁娅 | 张勇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