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缅甸风暴后临更大危险 灾后卫生防疫惹人忧

    来源:南方周末

  5月2日缅甸风灾发生,导致重大伤亡,但更大规模的灾难极有可能出现在灾后:灾区被多重封锁,国际救援难以进入,物资发放缓慢,外界难以获知灾区真相。灾区的幸存者们,面临食品短缺、疾病等极为严峻的生存威胁。

  汽车驶出仰光后,经昆千贡(Kungyangon)、代德耶(Dedaye)至壁磅 (Pyapon)、博葛礼(Bogali),公路两边为茫茫水面覆盖,几乎看不到一座完整的房屋。一路上不时有阵阵恶臭传来,这是死神掠过后的气息。

  从博葛礼乘船沿水路而下,风暴过去十天后,岸边漂浮的尸体依然目不暇给,随行的翻译不忍直视。岸上,偶尔可见的居民表情木然,无助地等待迟迟未来的救援。

  5月2日至3日,热带风暴“纳尔吉斯”由西至东,以192公里的时速横扫缅甸,东方粮仓顿成泽国,剩下一片废墟。洪水淹没面积达到5000平方公里,受灾人数估计已达2400万,这是缅甸总人口的近一半,酿成这个东南亚国家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

  缅甸军政府面临执政以来的又一次严重考验。政府宣布仰光、伊洛瓦底省、勃固省、孟邦和克伦邦为重灾区。截至目前,官方公布死亡数字近3.2万人,另有近3万人失踪。但这一数字受到国际上的普遍怀疑,人们认为,死亡人数已接近10万人。

  而关于救援的现状令人担忧,灾后的卫生防疫更引人关注。有关组织警告称,如果救灾不力,这一数字可能会上升至50万——这个数字将大大超过印尼海啸的死亡人数。

  无效的气象预报

  在昆千贡卡玛卡路村,5月2日深夜11点时,大多数人已经入睡。

  17岁的少年昂提度注意到屋外起了很大的风,房子摇摇欲坠。他把前、后门打开,以为这样能避免草、木搭成的吊脚楼被吹倒。但开门后发现大水随之而来,房子马上被风浪席卷而去。

  “我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昂提度说,黑暗中他抱住一棵海底椰树,使劲往上爬,最后一直爬到10米高的树顶。随风裹挟而来的大水有三米多深,其他人反应不及,全部被水冲走。

  直到第二天早晨,大水才慢慢退下,在树上呆了一夜的昂提度从树上滑下,游泳回到家中,但整个房子已不见踪影,平地上看不出任何痕迹。

  在这个夜晚,昂提度失去了爸爸、妈妈、妹妹和三位表弟表妹,六个人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另外,他在风暴中受伤的叔叔,在送往仰光后也不治身亡,成为这场灾难中失去的第7位亲人。万幸事发时他的姐姐在仰光躲过一劫,目前两人相依为命。

  “我不知道会有这样一场风暴。”昂提度说,卡玛卡路村靠蜡烛照明,没有通电,没有电视和收音机,他们没有获得关于这场风灾的任何预报信息。而村长也没有接到提前疏散村民的通知。

  不仅仅是卡玛卡路,从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到最西南角的雷特岛(Late),人们都没有把这个预报放在心上。

  昆千贡,达亚玛寺。寺庙主持沙亚多·吴耶瓦达说,他注意到了当天下午电视中的预报,但政府并没有警告风暴的严重性,他们无法判断这次灾难的破坏力量,所以并没有做任何准备。

  “村子里有九十多岁的老人,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风暴。”吴耶瓦达说,村子里数百人无家可归,只好暂时挤在小小的寺庙中。“纳尔吉斯”是40年来第一个在缅甸登陆的强热带风暴。世界气象组织证实,缅甸气象与水文局4月27日开始发布“纳尔吉斯”强热带风暴预告,但人们普遍忽略了这一消息。包括政府在内,并没有采取任何提前疏散的准备措施。“缅甸贫富悬殊,在乡村,80%以上的房屋是简陋的草棚,在强大的风暴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仰光一位侨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转眼之间,“东方花园”成为了人间废墟。

(责任编辑:江大红)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