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阜阳幼婴死于肠道病毒 官方沉寂致满城谣言

  一起公共卫生事件,让谣言与恐慌,迅速通过网络与手机短信,弥漫在4月的阜阳城市上空。

  当地政府辟谣称:确有“几名”婴幼儿因患春季呼吸道疾病相继夭折,且这几例病没有相互传染联系。而市民觉得政府的公告显得有点迟缓与暧昧,因为出现在医院和幼儿园门口的宣传单的内容是“怎样预防手足口病”。


  然而,随着疫情真相的逐步揭开,“谣言”与“谎言”迅即土崩瓦解。

  民主与法制时报见习记者 李继锋 发自安徽阜阳

  “奶奶,我要花儿。”

  沙香茹粉嘟嘟的一双小手伸出三轮车外,伸向仲春的淮北平原的麦田,点缀其间的是黄色的小野花。

  而约20个小时后,两岁半的沙香茹却死了。

  这个会说、爱唱,能数15个数的小男孩,在安徽省阜阳市鼓楼办事处四里小学的学前班,才上了四十来天的学。

  他被一种“怪病”夺去了幼小的生命。做了32年乡村赤脚医生的爷爷,时常木然呆坐,盯着自己的双脚沉思。直至孙子夭亡已逾3周,他还是想不明白,究竟是啥病夺走了他的孙子。

  病历上没有写明白,也没有人肯告诉他。

  4月23日上午,一个紧急会议在阜阳市卫校召开。据知情者透露,参加会议的有卫生部及省卫生厅的专家、市县卫生部门的领导以及各大医院的负责人。紧锁的大幕终于揭开其神秘的一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至4月23日,阜阳市已经有16名婴幼儿被这种“怪病”吞噬。

  24日上午,远在数十公里外的阜南县会龙乡政府,召开了各村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会后各村领取了大量的84消毒液,目标直指肆虐的“怪病”病毒。

  24日傍晚,阜阳市区的全体幼儿教师集中在阜阳市教委大楼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市卫生局发动全体幼儿教师立即调查本班的学生,有没有手足口病的发病史。时间从3月1日到4月22日,并认真填写《阜阳市手足口病病例回顾性调查》,次日必须上交调查表。

  这次筛查命令的发出,距沙香茹夭亡整整过去了3周时间。

  但没有人知道,距今春阜阳市第一例手足口病患者死亡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

  夺命的“怪病”

  位于阜阳市西郊城乡结合部的胡庄,年前刚刚竣工的城市三环路从村旁穿过,让这里世代务农的乡下人转身变为城里人。沙香茹原本幸福的8口之家,就紧靠在这条公路的旁边。

  然而,夺命的“怪病”却不期而至,瞄上了这个家庭最小的成员。

  “我们一家子人,几天都没有吃饭。”52岁的张玉英坐在门内墙角的矮凳上啜泣,“两个小时前,孩子还说"奶奶,咱们回家",两个小时后就走了。”

  黯然坐在日光灯下的沙学岩,今年刚刚27岁,系孩子的父亲。听到母亲说话,他双眼噙满泪水,悄悄走进了隔壁的屋子。3周前突然降临的不幸,让一家人至今仍沉浸在悲痛之中,不能自拔。

  4月1日,张玉英要去一里多外的娘家,她骑着三轮车带着孙子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孩子很高兴,又是唱又是跳,还嚷着让我给他去麦田里掐野花。”

  临近中午时,张玉英发现孩子发烧了,量体温,38°C多。她赶紧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孩子的爷爷沙启桂背上药箱,骑上摩托车去看孩子,打了针退烧的针剂,孩子又欢快地跑着玩儿去了。

  阜阳“手足口病事件”调查

  吃过饭回到家,沙启桂发现孩子高烧又起。他立即给孩子挂了吊瓶。下午两点,沙香茹的母亲下班回来,细心的她,发现孩子手心和脚心,起满了米粒大小的疱疹。沙启桂起初以为孩子起了疹子,没有太在意。“疱疹周围有红晕,但疱内还有少量液体,跟起疹子又有点不一样。”

  退了烧,沙香茹照常吃喝、嬉戏,不咳不喘。

  夜里两点钟还自己起来小便。凌晨4点,孩子又起了高烧,39°C多,又挂了吊瓶。40多分钟后,老伴喊醒了沙启桂说,孩子的高烧退了。稍稍舒了口气的沙启桂顺便听了孩子的胸音,发现孩子肺部已感染,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才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立即拨打了120。

  4月2日早晨5时10分,他们赶到了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值班医生让他们先挂急诊,给孩子送到住院处。“120送来的是急诊,还让我们挂号,等我从院子南头走到北头挂好号再回到住院处,孩子还没有找到床位;挂吊瓶,几次没有扎正位置。”沙启桂说,“作为一个行医30多年的医生,我看出他们没有抢救此类病症患者的经验,几个医生有的衣服都没穿齐整,显得手忙脚乱。”

  开始抢救时,孩子虽然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不断吐出浅红色的泡沫,但他始终神志清楚还能说话。爱干净的孩子伸着舌头,还让大人给擦去下巴上的泡沫。

  “奶奶,咱们回家。”这是孩子在抢救时跟张玉英说得最多的话,也是最后的话,至今想起仍让她心碎不已。但两个多小时后的8时30分左右,孩子不幸夭折。

  孩子发个烧,却丢了性命。孩子的亲属不明白,要向医院讨个说法。沙香茹死后的当天上午,面对情绪激动的家属的质疑,一位医生向他们说:我们也尽了力了。之前阜阳市人民医院已经有5例婴幼儿患者死亡,病症跟你们的孩子类似。省里的专家都来了,但现在还没有找出具体的病因。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赶到阜阳市二院,向参与整个抢救过程的医生求证细节,医生纷纷避而不谈。记者联系到该院的一位葛姓副院长,该副院长称要了解情况,要到市卫生局去。

  事情刚刚过去3周,在两年前沙学岩夫妇结婚的新房里,现在已看不到一丝关于孩子的痕迹。“我们都不能看见孩子的东西,心里受不了。孩子的衣服、鞋子、被子、玩具、书包、零食全扔了,收废品的人拾了满满一架子车走。”在客厅洁白的墙壁上,尚有孩子擦不掉的涂鸦。客厅角落里冰箱的顶上,有个孩子曾经用过的奶瓶和一枚曾经吹过的海螺,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沙启桂说,给人家看了一辈子的病,到头来,自己的孙子却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孙子犯病时,得这种病的幼儿在市人民医院都已经死亡了5例,如果政府早向老百姓公布这是什么病,这种病怎么厉害,孩子也许就不会被耽误。”

  满城的“谣言”

  “谣言”与恐慌弥漫在4月的阜城上空。

  在北京西开往阜阳的1621次列车上,阜阳的乘客聚在一起小声讨论阜阳导致婴幼儿死亡的“怪病”;在云南开大货的阜阳籍司机,收到了妻子关于“怪病”的短信后,立即让读幼儿园的女儿不要再去上学;在阜阳市区,出租车司机是一个能从多方渠道了解“怪病”内情的群体,记者从他们口中得到的是“怪病”致死“几例”或者“十几例”不等的坊间数据。

  没有官方的关于“怪病”的任何信息,市井的“谣言”变得恣肆而扭曲。

  有人称这种病是“小儿非典”,说像“非典”一样会传染;有人称是人传染“禽流感”,小儿发病时有感冒发烧的症状;还有人说是“口蹄疫”,因为明明看到患儿手、脚和嘴上会起玫瑰色的疱疹;有人说是“手足口病”,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在我国一些城市暴发过。

   各种说法开始通过网络、电话和手机短信在坊间迅速传播,恐慌情绪开始在市区蔓延并持续发酵。

  尤其是那些家有婴幼儿的家长,不再带着孩子上街。很多家庭又买起了多年不用的84消毒液。有的家长把孩子送到了外地的亲戚家,有的把孩子送到了乡下。许多听说“怪病”的小班及学前班的孩子家长,索性不让孩子再去上学。据一位私立幼儿园老师介绍:“这两个星期,平日里40多个学生的小班,只能来10多个。”

  4月16日下午约5时20分,阜阳市颍泉区区直幼儿园召开了10多位教职员工的“紧急会议”。该幼儿园一名叫王震雨(音)的3岁小男孩前两天死了,直到小孩的奶奶来学校索赔,老师们才知道他因为“怪病”而夭亡。让老师们错愕不已的是,以前只是在市民间流传的婴幼儿死亡事件,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园里。

  园长在会议上透露,上级有安排,这件事情,不准乱说,谁说出去,谁丢饭碗。

  第二天大家发现,该小班的老师的儿子,本来在本园学前班上学,从那以后就不再来上课了。

  那天最后一节课,老师们开始逐个对学生手、足及上腭进行细致的筛查,在小二班发现了一例“手足口”病疑似患者,当即让其家长把她接回了家。据一知情者描述当时的情景,该女童上腭起满了米粒大小的红疹。

  从此,学校每天注意晨检中对学生体温、上腭和手足的检查,学校要求,只要超过37°C,就打电话让其家人领回。突如其来的新措施,又没有任何解释做铺垫,因此让家长们感觉莫名其妙。

  细心的家长还发现,平时这个学校两个大班就能站满的小操场,早上活动时,四五个班活动,都绰绰有余。

  另外,学校里给每个班都备了来苏水和84消毒液,每天都对地面及毛巾、杯子、玩具、茶杯、碗筷进行消毒。

  18日上午9时左右,原定在该园举行的“如何预防春季上呼吸道疾病”的专家讲座因故取消。家长们站在园内,似乎想看出更多的东西,门卫却警惕地锁上了大门。

  上午10时许,一辆标有“颍泉区卫生监督所”的车悄然停在幼儿园的门口。司机称,他们是来进行常规的卫生检查。

  风平浪静的医院

  刚满一周岁零五个月的岩岩,家住阜阳市南二环某小区,在4月6日被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科诊断为“手足口病”。

  3月24日前岩岩已经发烧两天,而且舌苔上腭有四五个水疱。在家吃了退烧药,退烧后又反复。第二天下午挂完吊瓶还是高烧不退,下午5时住进了阜阳市人民医院。

  “3月29日上午医生允许我们出院时,在11楼电梯口,有两位家长在撕心裂肺地哭。同病房的人说,因为发高烧,烧成重度肺炎,有两个孩子咋天夜里相继不治夭亡。”岩岩的父亲杨国回忆家人近10天两次带儿子到阜阳市人民医院治病的过程:“我们见了也没有怎么害怕,因为我们的孩子最初被诊断为疱疹性咽峡炎,那时候也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怪病"。”

  4月6日上午,他们夫妇带孩子逛街,中午时发现孩子手上出现小疱疹一两个,没有在意。下午5时左右,孩子每个手掌又增加到5~6个,他们不明白是什么病,赶紧带孩子到人民医院就诊。这一次,岩岩被诊断为“手足口病”。

  这是记者在阜阳见到的第一例确诊的手足口病病例。

  杨国说,医生当时也没有怎么意外,好像对这种病司空见惯。开了3种药,当时医院药房只有两种药,医生也没有什么异议。他们也没有住院,回去吃了药孩子的病也就好了。

  “知道孩子得了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手足口病",自己当时也没有害怕,但现在了解了,挺后怕的。”杨国说,虽然手足口病病情一般较温和,但如果有并发症包括脑炎、无菌性脑膜炎、肺水肿或肺出血、急性软瘫和心肌炎等,还是非常可怕的。“医院里,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孩子,两三个小时,说没就没了。”

  “孩子生病到现在一个月了,我们再也没有带孩子逛过一次街。”杨国说,“如果孩子还是病毒的携带者,别害了人家的孩子。”

  据资料显示,手足口病病毒寄生在患儿的咽部、唾液、疱疹和粪便中,不仅可通过唾液、喷嚏、咳嗽、说话时的飞沫传染给别的孩子,还可通过手、生活用品及餐具等间接传染。一旦流行,就会使很多孩子被传染。

  17日上午,记者来到阜阳市人民医院,医院的平静有序表面看来与往日并无二致。作为全市唯一一家三甲医院,近期收治了大量的重症患儿。

  在外科大楼一楼西头的儿科,导诊台斜靠在大厅内的东墙上,桌前空无一人,桌子上放着拖把,落满了尘垢。抱着孩子来看病的家长络绎不绝,大家挤在一起,没有任何隔绝措施。

  门诊的走廊里,一名医生在桌前负责收挂号单、排号。听到不耐烦的家长在发牢骚,排号的医生说:今天人还不算多呢,前两天每天都来二百来号人。

  新投入使用的住院部大楼11层,是儿科病房,里面住满了幼童。病房门大开,静得出奇。

  18日上午,外科大楼儿科门诊一楼走廊的墙上贴出了两张“怎样预防手足口病”的宣传单。一张在门诊的走廊里,一张在走廊外。

  从来没有听说阜阳有手足口病的任何说法,以前只是称,因为“重度肺炎”或“急性肺炎”导致了几例婴幼儿的死亡。医院突然贴出手足口病的宣传单,着实让人费解。面对询问,医务人员避而不答。

  23日当记者第三次来外科大楼一楼儿科门诊时,导诊台被擦拭一新,重新摆放紧靠西墙。导诊台内多了两名医生给患者排号,内门多了两名警觉的保安,楼门外还有两位逡巡的保安。非患者家属被阻挡在内门以外。

  政府的声音

  面对弥漫在阜城的“谣言”以及家长的惶恐与质疑,当地的日报、晚报、电台以及电视台,在4月15日同时刊登播出《市医院儿科专家就出现呼吸道疾病问题答记者问》和《有关人士就近期阜城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较重患儿问题答记者问》。

  所谓的“有关人士”答记者问,其实是一种对社会上传言的传染病的辟谣。后来,这两个“答记者问”,大部分通过幼儿园发到了孩子家长的手中。

  其中,第二份“有关人士”答记者问中称,最近呼吸道感染症状比较重的患儿,有“几例”已死亡。在强调“几例”的同时,并称与前几年比较,发病水平并没有增高。

  针对市民普遍关心的传染性,他们称经疾控中心专家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这几例病没有相互传染联系,至今未发现类似症状的患者。据调查,与过去3年此类疾病全市的发病、死亡水平相比,没有特殊性。

  面对来自官方权威的声音,“谣言”自然无处藏身,不攻自破。许多市民,尤其是婴幼儿家长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4月21日,阜阳市政府直属幼儿园门口,记者询问门口小卖部的老人关于幼儿园流行病的情况。“全是社会上的人在瞎扯淡,政府都说了,正常,不传染,你还不相信政府?”老人回答。同时,在曾出现过儿童死亡的颍泉区直幼儿园,上周缺课的幼儿大都返回了幼儿园。

  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在全市卫生口召开的会议上,领导说这次婴幼儿发病,主要是春季上呼吸道“重度肺炎”或叫“急性肺炎”诱发死亡,且仅有“几例”死亡,并没有传染性。

  知情者说,在对外的数据中称死亡“几例”,其实,内部人掌握的数据却是阜阳市妇幼保健院死亡1例,阜阳市人民医院死亡8例,但却没有记者调查的阜阳市二院死亡的沙香茹。之所以说是“几例”,是怕引起百姓不必要的恐慌。

  同时,大量的宣传单贴在了有些幼儿园的门口,内容却是“怎样预防手足口病”。

  “幼儿园墙上贴的与电视上放的自相矛盾,让普通老百姓一头雾水。手足口病传染呀!并有恶性的死亡记录。”在阜阳市颍东区一家幼儿园接孩子的家长感到了迷惑与担忧。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朝着预定的方向发展。距《答记者问》新鲜出炉8天后的23日,相关部门就在阜阳市卫校的“紧急会议”上宣布:本次疫情16名婴幼儿死亡,10多名危重患者在监护中。阜阳市肿瘤医院自18日开始,在连续多天零病例报告后,24日这天接连收治了两例手足口病婴幼儿患者。

  形势急转直下。

  4月25日下午1点,阜城的气温高达26摄氏度。比天气更燥热的是怀抱、手扯幼子的家长。前几天午后即冷清的阜阳市人民医院外科大楼儿科门口,现在人流络绎不绝。门口的保安说,上午门诊里挤得像马蜂窝。外科大楼3楼,新门诊大楼15楼,都住满了孩子。

  “二院的医生让我们到人民医院观察。”一个抱着幼子的年轻母亲说。

  在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一楼也住满了孩子。在朝北的“发热门诊”,医生正劝一位从阜南农村来的家长回家挂吊瓶:重症的留二院,稍轻的到人民医院观察,轻度的回家挂吊瓶。
(责任编辑:江大红)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沙香茹 | 孙子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