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男子双脚被冻成黑色 救助站长签字截足保命

  他是谁?为何穿着带有“监狱”字样的衣服?

  他是谁?为何冻烂了双脚也不求助?

  他是谁?为何说不准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

  日前,一名神秘男子出现在盘锦市救助管理站……

  桥下有人———

  脚上的肉都冻黑了


  1月23日上午,盘锦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在盘山县陆家乡境内的盘海营高速公路桥下,一名男子在桥下待两三天了,腿脚已不能动弹。


  随后,民警赶到现场在桥下荒草中发现了这名男子,并将其送入盘锦市救助管理站。

  “刚开始看他就像个四十多岁的人!”江秀忱站长说,他被送到救助站时蓬头垢面,非常狼狈,“把鞋脱掉后,双脚是黑色的,刚开始还以为是穿着黑色袜子,仔细一瞧才发现,脚上的肉都冻黑了!”

  “咋能冻成这样啊?”江站长一边问一边用手指轻轻地在男子脚上摁了一下,“顿时,流脓了!他却没有反应,看样子已经没有知觉了。”

  身穿“狱服”———

  自己叫啥名 三次三个样


  接下来,江站长安排工作人员为其洗澡,换上新衣服。

  在为其脱衣服时,工作人员发现他穿的两件薄秋衣上都有“监狱”字样。

  他究竟是什么人?大家开始猜测他的身份。

  “刚开始被送来的时候,他自称叫黄东磊,后来又说叫黄东雷。”江秀忱站长说,直到手术前,他又说自己叫黄东林,是四川人。

  当工作人员为他端上热腾腾的面条和包子的时候,他又说出父亲叫黄学华,妹妹叫黄萍,弟弟叫黄东亮。

  兴奋之余,工作人员开始追问他家里的具体地址。

  这时,他写出了一个地址:“四川省河远县九远地区六山春(村)”。

  “我们经过核实,四川省并没有这个地址。”副站长孟祥龙说。

  截足保命———

  站长在“手术书”上签字


  男子双脚伤势严重,此时已无法顾及他的真实身份。“救命最重要!”江站长派人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江秀忱说:“医生检查时,一碰脚就像碰烂泥一样!”

  经诊断,该男子的双脚已经三度坏死,如果不及时治疗,将危及生命。医生首先为其输液缓解病情。

  20天后,他的病情得到控制。但是,由于冻伤严重,医生表示需要尽快做截足手术。“这意味着他的下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江秀忱说,“如果不手术,那么他将面临死亡!”

  2月15日14时,由于无法找到该名男子的亲人,江秀忱站长只好在《特殊手术审批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男子被推进了手术室。

  经过医生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截足手术获得成功。

  忧郁寡言———

  回答提问净说“不晓得”


  昨日上午,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这名神秘男子。

  他的两个腿上缠着纱布。记者注意到,他的眼神忧郁,但并不呆滞,他不愿意与人交流,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

  短暂的接触过程中,记者发现,他不吵不闹,冷了会主动要被子,饿了主动要饭吃,并没有精神病患者的狂躁等症状。除了告诉记者他21岁、家在四川外,对于其他问题,他的回答只有三个字:不晓得。

  交谈中,记者发现他带有四川口音。

  据医生介绍,目前该男子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对话

  “我签字是救他的命啊”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这是第一次代替流浪者家属签字吗?

  江秀忱(以下简称江):不是。我到救助站工作23年来,这应该有30多次了吧!截肢的,他这是第5例。

  记:签字的时候啥心情?

  江:不好受,这意味着他日后将失去双脚,只能靠轮椅过活。

  记:您不怕日后家属来告你吗?

  江:怕,但是,这些年来没有一个人来找我的。我签字是在救他们的命啊!我不签字,他们就将面临着死亡。

  记:那您又怕什么呢?

  江:怕一些人无理取闹。

  记:万一真有人无理取闹,您怎么办?

  江:这些问题我们都想到了。对于这些人的病情,在手术之前,我们拍下了影像资料,包括医生的诊断。这些东西都能证明只有手术才能救他们的生命。

  记:这样救人,可不可说是行走在危险边缘上呢?

  江:也不能这样说,因为我们是救助管理人员。这里讲的救助即救人助困。他手术当天,我们全站30余名职工全部去了医院,我要让大家感受一下,我们的工作是多么的幸福和重要!

  记:何出此言?

  江:大家看了以后,会增强大家的责任感,他们会更加尊重流浪者,珍惜流浪者的生命!有的女同志都哭了……

  他是谁?

  猜测1 他是逃犯


  “他穿着写有"监狱"字样的衣服,有可能是逃犯。”江站长分析说:“但按照正常思维推理,逃犯越狱后肯定会把狱服扔掉。另外,发现他时,他的头发能有10厘米长,不是短发。”

  辽宁无疆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华告诉记者,犯人出狱之后,任何监狱都将狱服收回,不可能流入社会。

  采访中,神秘男子也坚决否认自己是逃犯,但是对自己如何穿上狱服,他只称“不晓得!”

  猜测2 他与越狱的人有关联

  如果说不是逃犯,那么他又从哪里搞到写有“监狱”字样的衣服呢?

  孟祥龙副站长分析,有可能是别人越狱,他可能跟此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为了防寒,他就穿上了。那么,越狱的那个人又是谁?

  猜测3 他捡服装厂丢的狱服

  盘锦监狱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盘锦监狱并没有人越狱。但是,他说,还有一种可能———生产狱服的服装厂将狱服流失,被该男子捡到后穿在了身上!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

  猜测4 他患有精神疾病

  “正常人怎么能穿捡来的狱服呢?而且怎么会冻成那样而不找地方取暖?”江秀忱猜测,“他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猜测5 他瞒身份逃避医疗费

  江秀忱站长告诉记者,以前曾遇到过类以的情况,手术之前,流浪者死活也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是怕朝他要医疗费用,“其实,一切费用由民政部门来承担。”

  尽管江站长把这些问题向他讲明,但是,他依旧称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儿。(记者 王辉) (来源:辽一网-华商晨报)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江秀忱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