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交叉换肾遭否决续:法律界人士称可网开一面

两家关系图

   新闻回顾:
 
   事件起因:
自家配型不成功 两家庭交叉换肾变一家人

   相关部门表态:相关法律不允许伦理委员会否决

   患者反应:交叉换肾不成很失落 家人跪求破例做手术

   医院做法:手术做不成减免费用  
 
   媒体评论:否定“交叉换肾”维护了哪门子伦理   

             交叉换肾法不容情 相关立法亟待跟进

   网友态度:交叉换肾遭否决惹热议 网友几乎全赞成

  本报今天上午消息 记者陈辉、田恩祥,《常德晚报》记者徐虹雨报道:今天早上,是他们来广州的第12天,本来说好要做的手术,却被突然推迟了!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病房里,两个来自湖南常德的家庭(两家相距60公里)都在焦急不安地等待着院方的消息。

  这是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家庭,一家是17岁的女儿何一文、一家是39岁的表弟何志刚分别患上尿毒症。一个偶然的机遇让他们发现,若两家亲属“交叉捐肾”配型将非常理想。这个原本可以挽救两个家庭的神奇故事,在广州等待手术中却遭遇意外“卡壳”……

  尿毒症摧毁两个家庭

  17岁的花季少女何一文去年4月被查出尿毒症,做了一年的血液透析,身体每况愈下。昨日记者见到病床上的何一文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为救家里的独生女,何一文全家都争着为她捐肾,可血型化验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何一文的血型是O型,她的父亲何大兵(42岁)的血型却是A型,母亲的血型是B型,就连60多岁的爷爷也化验了,血型仍然不吻合。

  39岁的何志刚病程稍短,是今年5月尿毒症发病,可病情发展很迅速,也是亟待换肾。为了救他,全家也进行了紧急动员。可没有人的身体符合条件。表哥史道红(49岁)是O型血,与何志刚的A型血配对也不太理想,肾脏移植后可能存活的时间较短。

  热心人牵线交叉配型

  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也是名尿毒症患者,他听说了两家人的不幸遭遇,非常同情,并热心地与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进行联系。广医二院负责移植的潘光辉教授做出大胆设想:两个家庭各自亲属配型不理想,那何不尝试交叉配型(即史道红给何一文捐肾,何大兵给何志刚捐肾),看效果如何?如果成功,就可挽救两个人的生命。于是,两家人、四个人的血样被紧急送往广州。

  11月28日,检验结果出来了!何一文的父亲若为何志刚捐肾,何志刚的表哥若为何一文捐肾,这样交叉配型的结果将非常吻合!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巧合。

  两个素不相识的家庭因此见面,才发现两家人都姓何,同是湖南常德人。他们打趣地说,交叉换肾后,彼此有了血缘关系,就真的成一家人了。

  12月17日,两家人怀着激动和期待,共赴广州,准备接受手术。

  等手术两家人心急如焚

  手术前的检查都已做完,可手术时间却被一推再推。何志刚说:“原本是说上周五手术,后来又说本周二,然后推到周四、周五,现在连什么时候手术都不知道了。”

  据了解,医院前日召开了伦理委员会会议,对这两个家庭交叉捐肾进行了讨论。9位委员一致认为,对照《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这次手术依据不充分,最后委员会以8票对1票决定暂缓手术,建议两个家庭补充能证明两个家庭之间存在“因帮扶而形成亲情关系”的文件。

  手术遥遥无期,两家人心急如焚。何一文由于肾病的原因,左眼已经看不到东西,再不做手术情况将更糟。除了身体因素,在广州高昂的花费(病床费、药费、透析费、亲属的食宿费)也是让两家吃不消的原因。何志刚已失业多年,家庭并不宽裕,表哥为了这次来广州,把自己经营的快餐店都关闭了;何一文的家人务农,父亲何大兵有木匠手艺,这几天在医院附近看有工地在装修,想去帮人打零工,挣点钱补贴。出发前,常德当地通过募捐为两个家庭凑了一笔钱,但距离手术12万元的费用仍有3万元的缺口。“可现在手术没做,善款却花去不少,离手术的缺口越来越大。”

  对话史道红

  救不了我兄弟我也愿意捐肾

  记者:知道何志刚要换肾时,你们全家都做了很大的努力,你也去做检测了吧?

  史道红:是啊,他老婆去验血,血型不合。其他兄妹三个都有肾结石,就连80多岁的老母亲都想捐给他,可惜年龄太大了。我的血型是O型,和表弟的A型配得也不理想。

  记者:刚听说你的配型与另一家的小女孩吻合,要你捐肾给她,听说你当时不同意?

  史道红:要说捐给我兄弟,二话没的说,不就是剜块肉嘛!可要是捐给别人,给我20万、30万我都不答应。

  记者:后来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史道红:我表弟也劝我,说“你直接捐给我,可能管个5年,质量还不好。那家人捐给我,却能管10年啊”,我后来也想通了,你们说交叉,我们土话说“调换”。我捐给别人,救了别人,也救了我兄弟。

  记者:见了何一文感受怎样?一起相处十几天有感情了吗?

  史道红:小姑娘挺可怜的,才十几岁。(坐在一旁的何志刚说:怎么没感情,我表哥每天至少喝一斤半白酒,烟不离口,现在烟酒都戒了,为个小女孩捐个健康的肾。小女孩还认了他做干爹。)

  记者:我问个冒昧的问题,如果现在何大兵给你表弟的手术不能做了,你还愿意把肾捐给何一文吗?

  史道红:捐,怎么不捐,就算救不了我兄弟,我也捐!我人来了广州,就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现在社会上都知道了这事。我这一辈子做过好事,不过都是小事儿,没想到这次能做个大的。

  记者:现在做不了手术,心里急吧?

  史道红:怎么不急。我都想和医生说,要不把我两个肾都割了吧,一个肾给一个人。现在手术没做,钱倒花了不少,缺口越来越大!(史道红说着用手比了个碗大的圈,然后又是一个脸盆大的圈。)

  ■院方争议

  主刀医生支持手术院方律师摆出条文

  从事器官移植近20年、可能会为这例交叉换肾手术主刀的潘光辉教授也是伦理委员会委员。他个人旗帜鲜明地表示同意做手术。“100%符合伦理,也不违法!”他表示,《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相关规定的本意是阻止器官买卖,这两个家庭自愿交叉捐肾并不存在买卖器官的问题,“治病救人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应当提倡”。

  参与此次讨论的广医二院的法律顾问、广东穗卫律师事务所周继华律师,是持“反对手术”观点的人。周继华说:“根据我国今年5月实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规定‘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目前要进行的交叉捐肾,供体与受体之间既不是配偶,也不是血亲,只有证明他们是‘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这种亲情关系是指多年帮扶形成的关系,如多年的友情、恩情。他们目前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感情是看不到,摸不着的,该怎么证明呢?周继华说:“伦理委员主要是进行形式上的审查,面对的主要是书面材料,不可能进行实地调查。这就需要申请者提供书面证明,有三种:一种是公证机构的证明材料;二是政府机关在职权范围内出具的证明材料;三是由邻居朋友提供的证词。”他介绍,伦理委员会认为患者仍需要补充证据。

  ■社会观点

  给两家人网开一面

  作为同行,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钟惟德赞同广医二院对手术谨慎的态度。他说,对于这样有争议的手术,确实需要有司法机关和伦理委员会论证后再进行,才更稳妥。

  不过,在采访中,记者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说:从每一台手术看,供体和受体是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要把两台手术合在一起看,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不能说不属于亲属间的肾脏捐献。

  周小华说,如果这例交叉手术成功,意义非常重大,等于给所有等待换肾的肾功能衰竭患者带来一种新的思路和新的希望。他说,以往患者的肾源都从亲属中找,范围毕竟很小。如果将来患者的家庭间可以形成这样的互助,交叉配型,交叉捐献,那配型成功的概率将增大很多。

  也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应该对这种家庭间的交叉捐献网开一面。在一些发达国家,也已经对这种交叉捐献开禁了。

  ■大城小议

  捐赠的“洁癖”

  □唐螂

  由于现行条例只对活体肾亲缘捐赠有明确规定,对非亲缘的活体肾捐赠严格限制,因此,交叉捐肾几乎成了不可能的手术。

  许多医疗方面的法律规定,是以现行的伦理认知为基础制定的。伦理委员会委员周律师摆出了看上去很酷的条文,提出若干解决方案,但这需要花时间,去找关系填表盖章。等一切忙完了,两病人最佳的手术时机还存在吗?

  我们承认法规是有尊严的,但更深知生命是无价的,我们并不希望这两者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对立。相关的法规能不能有个“释法”层面,通过一定的紧急“绿色通道”去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对于一般的捐赠来说,亲缘捐赠最安全,但并非所有亲缘捐赠都是“纯洁”的。而非亲缘的捐赠,如果捐赠者个人意志清醒,捐赠对象清楚,履行一定的法律关系之后,真的会不安全或者被滥用吗?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