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交叉换肾不成患者很失落 医院减免住院费用

 昨日,广医二院器官移植科大门紧锁,保安门口把持禁止记者采访。
 昨日,广医二院器官移植科大门紧锁,保安门口把持禁止记者采访。
新闻回顾:
 
   事件起因:
自家配型不成功 两家庭交叉换肾欲变一家人

   相关部门表态:相关法律不允许伦理委员会否决

   网友态度:几乎全赞成换肾

  昨日本报报道了湖南常德的何一文与何志刚两名尿毒症患者,因家庭内部肾脏捐献者血型无法匹配无法实施肾脏移植手术,而两个家庭交叉换肾却很合适,却因目前国内相关法律不允许,手术无法及时进行。

昨日,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负责人表示,经过该院伦理委员会讨论,专家认为手术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手术仍无法进行,但医院将全部减免两名患者住院期间的所有医疗费用,并积极为其寻找其他合法肾源。

  病人亲友:跪求破例做手术

  昨日下午1时,记者再次来到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7楼的病区外,看到记者的出现,略显疲惫的病人家属婉言谢绝了采访。据了解,昨日上午,当两家人获悉手术不能如期进行的消息后大失所望,一度有亲友哭着跪下来恳求破例实施手术,现场所有亲友的情绪都降到了最低点。

  虽然手术不能实施,但何一文和何志刚的病情却不能等待,下午1点,两人都先后被送到8楼进行血液透析治疗。因不能进行手术,何一文的母亲哽咽着告诉记者,小文听到不能进行手术的消息后,整个人一下子就虚了下去,原本满怀希望期待着尽快做完手术的女儿把头深深埋在枕头里,家里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她还说,现在女儿小文的情况非常不好,两天就必须做一次血液透析,否则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患者方:继续为做手术努力

  昨日中午,陪同两个家庭前来广州就医的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已经赶回常德,为手术能够进行做最后的努力。周小华告诉记者,上午11时左右,医院方面几名负责人来到病房,在稳定了两名患者情绪后,把所有相关人员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然后宣布了手术不能进行的消息,当时在场的两名患者及亲友立即情绪失控,因为谁都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之后经过商量,决定由他赶回常德做最后的努力,按照向上级部门申请手术的要求,在当地相关部门办理证明手续,大家还是抱着希望朝进行手术的方向做最后的努力。

  医院:手术做不成减免费用

  昨日,广医二院副院长陈德介绍,两名来自湖南常德的尿毒症患者,病情上均属于终未期,在患者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已将情况向卫生厅进行了汇报。

  目前,患者一直在该院进行血液透析来维持治疗。但是陈德表示,针对患者的特殊情况,医院将对两名患者入住该院期间的医疗费用全部减免。

  陈德认为,患者虽持有当地肾病协会的相关证明,但这些并不是权威部门的证明,院方很难确认真假,如果患者持有政府部门或是国内有资格机构的证明,那么医院可以考虑为双方进行手术。另外,两名患者不一定要互相换肾做移植,合法的供体也完全有可能可以找到相应的配型,目前,医院正在这方面努力。

  针对本报昨日关于“两家交换换肾,却遇法律障碍无法进行”的报道。昨日,记者在东山口随机采访了几个市民,观点明显形成两派:生命高于法律派,坚守法律底线派。

  “生命重于法律”派

  不能因法律不完善扼杀生命

  “现代社会倡导‘以人为本’,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两条鲜活的生命岂能因为法律不完善而被扼杀?更何况国内交叉换肾已有先例。完全可以特殊事件特殊处理。目前,不仅交叉换肾法律没有明确规定,非血缘和非家庭的活体自愿捐肾也是一个法律空白。虽然活体交叉换肾和自愿捐肾可能带来‘地下器官买卖’的隐患,但却不能因噎废食。”

  “坚守法律底线”派

  法律不讲特殊避免金钱钻空子

  “我是坚持制度的合法性和不可动摇性的那种人。因为此特殊个案一旦因一时社会大众的感情需要,随便开了先河,那么就有可能为买卖器官大开方便之门。我是觉得,如果遇见这样的特例,那么在申请器官移植的材料上应该配置更细些,光凭派出所、街道、户口所在地等方面的证明材料没有用。另外,要防止法律不完善为器官买卖开方便之门,以免用钱打开器官买卖的缺口。”

  记者评论:“守法”不应以生命为代价

  法律条文对“因帮扶而形成亲情关系”一语模糊,导致两患者“交叉换肾”手术受阻,假如另找肾源(成功几率很低)不着,是不是就只能看着两患者“憋死”?问题凸显了危急事件中法律解决机制的匮缺。

  “交叉换肾”无非三种答案:可以、禁止、一定条件下可行,专家们也是三见不一。然而对“法律空白” 这一点,却是基

  本认同。按理,法无禁止即可行,既然法律对换肾双方是否属于“因帮扶形成亲情关系”,没有明确否定,这种为着生命的换肾手术就不应当受到禁止,何况交叉换肾在我国已有先例,也没有受到法律追究。

  其实,两患者的属地派出所已开出“帮扶证明”,他们同时走上手术台,就形成了血缘关系;再不济的话,签个自愿、非买卖的声明再给个公证,总可以吧。与其说“交叉换肾”不合法律,不如说是对某种风险与责任的担心更多一些。

  法的本质之一,是维护人的基本权利,生命的无价与法律的尊严,是统一的而不应是对立的。在文明社会,法律不应因为自身的“疏忽”,让病患者为着“守法”而丢掉自己的性命。事实上,法律哪怕更严密、更周全,也不可能囊括千变万化、具体细微的所有社会现象,法律空白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当生命的重生遭遇法律空白时,需要的不是“禁止”与“叫停”,而是如何把“不可”变成“可以”,把“空白”变成“合法”。

  谁来为交叉换肾发一张“许可证”?虽然医院已经把这两个特殊病例上报上级行政部门,但按时下操作程序的旷日持久,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这暴露出法律反应机制的迟钝。在突发危急事件越来越成为某种常态的社会转型期,我们亟须有一条释法的绿色通道,对规定模糊而又亟待解决的危急事件,亟须有一个法律的通融机制。

同城媒体报道:交叉换肾遭否决惹热议 网友几乎全赞成换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周小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