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被困医院电梯35分 中毒患者转院途中殒命

  每想到那一晚,辉南的王友兰总是心如刀割。7月21日,29岁的女儿孙丹因丢钱一时想不开,在家服用了氨茶碱。其丈夫发现后,把她送往辉南县医院抢救。没想到,孙丹再也没能回到家中。

  王友兰质疑医院:女儿死亡与误诊及医院电梯故障有直接关系。


  家属质疑1

  患者可能喝药,为何入住神经科

  经过逐步诊断后,大夫说是“神经精神症”,让办理住院手续

  8月8日,王友兰提起女儿依旧悲痛欲绝。看着18个月的外孙哭喊“妈妈”,王友兰边抹眼泪边向记者讲述女儿孙丹去世的经过。

  7月21日18时50分,“我女婿抱着孩子从外面回家,发现孙丹躺在客厅地上,吐了一地。”因医院离孙丹家仅有几百米,孙丹很快被送到辉南县医院。

  “孩子能不能喝药了啊?”王友兰告诉值班大夫,“我姑娘把钱丢了,一直上火,一天没吃饭,家里吐了一地。”值班大夫说现在不清楚,经过逐步诊断后,大夫说是“神经精神症”,让办理住院手续,入住神经科。随后,家属将孙丹从门诊1楼推入住院处3楼神经科。

  家属质疑2

  医院电梯为何困人35分钟之久

  “天绝我的儿啊!”在电梯外面的王友兰急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

  约10多分钟后,孙丹的两位医生朋友闻讯赶到,其中一位仔细检查后认为,孙丹有中毒症状。孙丹的丈夫连忙赶回家,在床头柜里发现一个空氨茶碱药瓶。孙丹丈夫连忙回到医院,向大夫说明可能是氨茶碱中毒。随后大夫通知,将孙丹转至4楼心内科进一步抢救。

  20时20分,在护士陪护下,五六个家属把孙丹推入电梯,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电梯先从3楼下到2楼,家属以为到了4楼,把孙丹推了出来。这时有人发现是2楼,家属又把孙丹推进电梯。这时,只听电梯“咣”一声,竟然卡到1楼和2楼中间不动了!

  “天绝我的儿啊!”在电梯外面的王友兰急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

  。“当时我都蒙了,10多个人拍电梯门、撬门,帮忙找人,护士、医生都不知怎么办才好。”王友兰不住抹着泪水。

  “后来女婿的司机找到电工,电工跑到顶楼,拉了电,又下到1楼才把电梯打开,整个过程大约35分钟。电梯打开后,我们将女儿送入另一电梯,才到了4楼心内科。”

  “大夫一量孙丹的血压,都是零了!当时我的腿就软了,扶着墙强挺着。”王友兰说。

  家属质疑3

  要求会诊,为何找不到值班院长

  没有办法,23时许,孙丹丈夫通过私人关系联系到辉南县卫生局一位副局长。在这位副局长的积极联系下,凌晨才进行多科大夫会诊

  为了托底,孙丹的丈夫又请一位医生朋友检查了孙丹的症状。对方建议,请求医院多科会诊,进一步抢救。这时,家属又开始四处找值班院长,但怎么也找不到,问到了手机号码,但对方未接电话。最后,就连心内科接诊的大夫李春梅也没联系到他们的领导。

  没有办法,23时许,孙丹丈夫通过私人关系联系到辉南县卫生局一位副局长。在这位副局长积极联系下,凌晨才进行多科大夫会诊。会诊结果,认为孙丹服用的药物已经吸收,洗胃意义不大,可采取药物抢救措施。

  “22日凌晨两点钟,用药后,我女儿的血压到了50~90左右,心率也趋于平稳。但还是烦躁多动,值班大夫决定采用股静脉切开输液,但直到转院前,专业的操作人员也没到抢救现场。”

  这时,值班大夫告诉王友兰:“现在患者命是保住了,但医院抢救人员不齐,条件不好,现在血压、心率都基本正常,是转院到长春的最好时机,赶紧转院。”

  孙丹丈夫回忆:“我们不懂,只能听大夫的,大夫就急急忙忙填单子,让我们签字。3点多钟,120急救车到了,我们把孙丹抬上120急救车就往长春赶。到3点55分左右,刚刚过朝阳山收费站,孙丹就不行了。”

  家属质疑4

  被困时,病历咋显示患者在接受治疗

  从当天20时40分~20时55分,医院共计给出19项医嘱,并且全部执行

  7月22日,孙丹爱人到辉南县医院要求复印病历,医院以大夫不在为由拒绝,告诉其第二天再来。第二天,孙丹爱人发现,病历被改得面目全非。

  在他们被困在电梯里那段时间,医院竟然也有临时医嘱单。王友兰出示了孙丹的临时医嘱单:从当天20时40分~20时55分,医院共计给出19项医嘱,并且全部执行。

  “这时候,我们正困在电梯里!”孙丹的爱人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手机通话记录单。

  “20时25分困在电梯里后,我第一个电话打给我的司机,第二个电话打给我的朋友,第三个电话打给我的二姐,第四个电话打给医院的朋友。一直到21时0分29秒从电梯出来后,第五个电话打给了孙丹的二哥,整整在电梯里困了35分钟。药打谁身上了?”孙丹的爱人说。

  医院说法

  电梯困人:是医院的错

  8月8日,孙丹家属到辉南县医院反映情况,辉南县医院孙院长表示:“电梯将急需抢救的病人困了将近40分钟,这就应该是医院承担的责任,无论如何是医院的错,应该由医院承担。”

  值班院长“失踪”:不接电话属违纪

  至于找不到当晚值班院长,孙院长解释:“也许他不在值班室,可能在其他科室内,但他不接电话绝对属于违纪行为。如果查实,我们也将按制度进行处罚。”

  “误诊”:医疗鉴定小组将核实

  对孙丹是否误诊,孙院长表示,院医疗鉴定小组将进一步核实,最终将给孙丹家属一个说法。同时,要求在卫生局主持下,召开座谈会,协商解决此事。

  医生态度

  家属存在异议,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在门诊处,记者见到了当日值班的门诊医生张荣发。张医生表示,氨茶碱不是常见的毒药,所以孙女士中毒的表现十分不明显,当日根本看不出有服毒症状,其家属也不知道孙女士服毒。所以在找不到服毒证据的情况下,孙女士入住神经科,等待通过观察进一步确诊。

  对于初步诊断是否存在诊断错误问题,张医生不想谈论此事。他说,如果死者家属存在异议,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陈澈) (来源:新文化报)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孙丹 | 王友兰 | 孙丹爱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