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生命时报:美国天价罚药厂 减少医疗事故

  7月21日美国联邦法院听证会上,20位受害者对美国普度药品公司提出强烈控诉,“服奥施康定(一种止痛药)上瘾,把我们的生活全毁了”。这一指证,使该公司必须为6.34亿美元的巨额罚款埋单。这成为美国联邦法院迄今为止对医药企业作出的数额最大的处罚。
而故意“捂住”药品风险的公司3名高管也被绳之以法,入狱5年。

  早在2004年,包括药品事故在内的医疗事故就曾力压糖尿病、肾病等健康杀手,稳居美国死亡原因第六位。当时的统计数字证明,在美国,一年就有约19.5万人因医疗事故成了黄泉路上的“冤死鬼”。因此近年来,美国政府使出了开天价罚单等“撒手锏”,使2006年医疗事故比从前下降了25%。而此次普度药品公司被罚,只是美国政府出重拳减少医疗事故的其中一例。

  “穷人海洛因”终食恶果

  “根据普度此前宣传,整颗吞服的奥施康定药效长达12小时,而且比同类药品安全得多。但更多调查指出,经过非常简单的加工,奥施康定可以达到与海洛因原理相似的麻醉效果。”据美国律师网站介绍,2004年,美国通用名药上市后,药价普遍便宜了很多,因此一些买不起海洛因的穷人竟将奥施康定磨碎,直接用鼻子吸;或溶解后注射,因此该药被私下称为“穷人的海洛因”。

  从1996年到2001年,与服用奥施康定有关的死亡案件上升了400%,相关的死亡案例高达464例。欧狄斯太太19岁的儿子克里斯多夫就是受害者之一。他曾是康涅狄格州某中学的足球队长,由于运动伤痛,他于高中时开始服用奥施康定,此后逐渐上瘾,导致吸食海洛因,最终死于吸毒过量。联邦法院做出裁决前夕,来自全美各地的100多名受害人家属举着死去亲人的相片在法庭外示威。50多岁的丽娜斯太太一直紧紧捧着独生子的骨灰盒。本来为儿子积攒的大学学费,如今成了他的丧葬费……21日的听证会上,受害者家人称,即使是天价罚款也不能买回亲人逝去的生命,但制药商必须为这样的罪行付出高昂代价。

  4小时的听证会上,3名高管终于承认奥施康定存在“错误标识”。但此前,该公司面对一系列指控,曾坚称服用该药后“不会导致上瘾”,并表示“不对病人死亡负责”。

  “滥用药物已成为公众问题,现在许多年轻人都认为,"处方药比其他药安全"。我希望把这笔罚款用于对滥用药物者的教育及受害者治疗上。”该案主审法官琼斯表示,任何药物都有上瘾或滥用风险,在市场竞争激烈的当下,不排除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药厂。

  不少人因医疗事故无辜丧命

  类似的重拳出击此前在美国也曾有过几次:1991年,布伦达图尔女士起诉隆胸硅胶模生产者道科宁公司,联邦地区法官判该公司赔偿她227万美元;2006年新泽西州法院判定,制药巨头默沙东故意隐瞒其某药物加重心脏病风险,应向一位因服该药而加重心脏病的患者支付900万美元补偿……

  这一系列天价罚单归因于美国高发的医疗事故。1999年,美国医学院发表报告称,美国每年约9.8万人因医疗事故而丧生。这一数字震惊了当时的美国,然而5年过去了,该数字却有增无减。2004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平均每年约19.5万人因医疗事故而丧生。其中,处方错误占39%,护理人员给药错误占38%,药师给药则占了11%。美国某医院曾在200多位医生中做过测试――开药时,由电脑向医师提问,“这几种药物是否能同时服用”,结果40%的医师选择“不确定”,30%的人则答错了。

  此外,还有一些看似完全可以避免的医疗事故,如5%―8%的重症病人由于空调系统不清洁,感染上了肺炎。而如果严格用药、定期调床位并采取间断性给氧,其感染率将几乎降为零。

  于是,2004年底,美国一家医疗研究机构发起了“10万生命运动”的倡议,呼吁国内医疗机构采取更有效的医疗和管理措施。此外,美国政府也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减少医疗事故的发生。

  减少医疗事故的方法

  高额罚款便是其中之一。在美国,有时一个官司就会让医院倒闭。哪怕是来自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控诉,都会得到联邦法院的高度重视,而法律也毫不犹豫地站到作为弱势群体的用药者一边。

  今年4月5日,美国一退役老兵本杰明·霍顿正式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一家医院在手术中,错误地将其健康的睾丸摘除。本杰明现年47岁,曾在美国空军服役。因查出左侧睾丸癌,在洛杉矶退伍军人医疗中心接受了睾丸摘除手术。但不幸的是,由于医生手术中疏忽,错将其健康的右侧睾丸切除。术后医生告诉他:“很不幸,我们错误地切除了您健康的睾丸。”本杰明起初以为是玩笑。当得知是真相后,便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最终得到20万美元的赔偿。

  而此次6.34亿美元的罚款,不管落在哪个企业身上,恐怕都够它心惊肉跳上一阵。

  看病时签署各种文件。高额罚款让医生们望而生畏,因此他们会在看病时让病人签署各种文件。家住纽约的华人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刚来美国时很不习惯,“不管大病小病,都得签一堆合约,太麻烦了!”不过陈先生承认,这种方式确实能减少医疗事故。“没有哪家医院愿意打官司,签这些文件让医生变得更谨慎。”

  尽管如此,整日担惊受怕还是让医生们错误频出。据7月23日美联社报道,91%的美国医生因压力过大出过医疗事故,其中44%的人认为自己对这一工作失去了信心。

  使用条形电子码。用这一方法的目的就是避免给病人开错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内部就设有卫星用药系统,护理人员在病房查房时,会用读取器扫描病人身上的条码。这时,系统会立即显示其病例和处方。药车上一层层的抽屉则会根据电脑指示,自动开启药格。比如,当该病人需要某5种药时,只会跳出这5个药格,其他抽屉则被锁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显示,导入条码可减少87%以上的用药错误。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则要求药厂必须将所有配送到医院的药品都贴上国际条码。日本厚生省也在此后跟进,甚至强制立法,要求各医院实行。

  机器医生来帮忙。医生为避免误诊,除购买巨额医疗事故保险外,还比较倾向于让患者做全方位检查或用机器医生代替自己出手。如今,能执行外科手术的“机器医生”已开始在美国一些医院派上用场。但这些高科技产品体积庞大笨重,往往会占用手术室大片空间。这些医院的自我保护措施,使得美国人均医疗费用增至每年5000美元,成为老百姓无法承受的经济负担。

  患者自己也很警觉

  不只政府和医院在努力减少医疗事故,美国老百姓也很懂得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一旦发生医疗事故,他们总会不厌其烦地通过打官司,从医院或药厂获取巨额赔偿。一般情况下,被告会先找仲裁机构对案件进行仲裁解决,如果双方谈不拢,就只有对簿公堂。

  5年前,洛杉矶好莱坞的一位明星去找胸部整形专家威廉,要做丰胸手术。一个月后,手术顺利完成。当时,这位明星还挺满意。但半年过去了,其胸部却逐渐变成了方形。明星一怒之下,将威廉医生告上法庭,要求赔偿200万美元。最后威廉医生只得自掏腰包,付了100多万美元的罚款。这样的例子在美国数不胜数。

  此外,转院时,患者通常会提醒医务人员再次确诊,并主动把自己的过敏史等告诉医生。“病人服药时也要核对清单,看自己的药和清单上是否相同。即便再细心的医生也难免犯下不可救药的错误。”纽约某医院骨科医生告诉记者。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本杰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