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搜狐健康新闻评论 > 产业评论

求解医疗和谐方程式 医药卫生EMBA论坛侧记

  与众多普通的论坛会议不同,北京大学医学部主办的“第三届全国医药卫生行业EMBA高级论坛暨校友会”甫一开幕就吸引了众多的关注。

  这不仅因为它是北京大学医学部95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之一,更在于这是一场医改方案公布前夕,政、学、协会三界一次规模巨大的峰会,云集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韩启德、卫生部人事司副司长苏阳、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梁万年、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杨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副部长葛延风、北京大学李玲教授等人,这其中发出行业声响、进行政治吹风的意图异常清晰。

  “之所以以‘医疗和谐与医药卫生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作为论坛的主题,是因为目前我们正处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时期,在这样的一个时期,我们对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热点问题进行广泛的研讨与交流,使医药卫生行业的同仁对我们面临的形势、困境和挑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从而为构建和谐的医疗环境和医患关系而努力。”在论坛的开幕式上,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敖英芳如是强调论坛召开的初衷。

  正是基于这样的初衷,一系列涉及到医疗行为、医院管理体制和医药卫生行业和谐的主题成为了论坛探讨的核心。

  医学应从人文中汲取营养

  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韩启德所做的题为“医学与人文”的报告开门见山地表明了他的观点:医疗行为的和谐要求医生应该从人文中汲取养分,回顾整个医学发展的历史、医学技术和医学教育的发展,人文精神都对医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然而,随着医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和社会经济环境的转变,医患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来越生疏,细究其中的原因,韩启德认为技术至上和医疗市场化这两个因素导致医生的人文精神越来越匮乏。

  伴随着现代医院的兴起,医院内的分科越来越细密,医生也越来越被吸纳到专业化的分工中去,这样的趋势一方面促进医学的进步,但是同时所带来的一个现实的后果是一个科的医生只能面对一个器官,甚至一个器官的某一方面,因此其诊疗行为只知道重视局部却忽视整体,诊疗结果的有效性就令人怀疑;而且由于医生主体意识过于强烈,对于病人的心理因素过于漠视,只知治病不知治人,两者双管齐下,结果医疗技术越发达,医生与病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抛开技术的因素,医疗市场化所导致的负面因素也越来越清晰地显示出来,由于医疗机构被纳入到一个更广大的医疗产业的格局中去,医药商—医院经营者—医生职业者越来越成为一个同盟,加之市场无序、专业优势和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医患关系由此也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由以前的医生讨好病人变成了病人有求于医生。

  “医学脱离人文,加上社会精神价值的缺失,医患关系的物化与道德滑坡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样的结果所导致的只能是不负责任的医生与不信任医生的病人。”针对这种医患猜忌的恶果,韩启德最后强调,目前的医学生和医生的人文教育势在必行,医疗服务中的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亟待回归。

  社区卫生:医疗管理体制和谐的基底

  伴随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疾病谱的改变,原有的三级医学预防体系面临着向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性医院的一场范式转移,实现这场艰难的转变,重塑一个和谐的医疗管理体制成为一件让医疗管理者殚精竭虑的难题,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梁万年的演讲则对此阐述了他的看法,同时他还同与会人士分享了他主政北京卫生的数年实践经历,在其演讲中,社区卫生成为了一个屡被提及的关键词。

  “北京市医疗卫生资源应该算是全国最丰富的医疗卫生资源,即使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也是非常出色的,但是它却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头重脚轻、重治轻防,在这个颠倒的医疗资源配置体系中,农民看不起病,社区看不好病,大医院看不上病,对此我们的改革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要将这个颠倒的体系再颠倒过来,在这里社区卫生服务工作将是一个突破口。”

  以此为指导思想,北京市医改加强了“三个回归”举措的落实:通过实现收支两条线、社区卫生常用药的统一采购配送和城乡统筹规划,加强社区卫生公益性质的回归;通过创新服务模式推行家庭病床服务,重视社区慢性病综合防治管理,加强社区公共卫生功能的回归;通过调整医保政策、返聘退休专家等多种手段吸引患者就医回归。所有这一切,归根到底就是为了切实履行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确保社区卫生服务的公益性质。

  根据梁万年的介绍,为了努力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保健”的目标,北京市医疗改革将进一步完善改革措施,强化社区卫生服务功能,借助信息化建设的工具大力提升社区卫生服务水平。

  医药、医药产业的共赢之道

  在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于明德题为“医药发展的形势、政策与改革动态”的报告中,用数据说话成为其中典型的亮点。

  借助于一系列的官方数据,于明德追溯了医药产业的发展脉络:从1998到2003年,医药行业连续5年创造了建国以来最好的发展水平,但是在2004年却遭遇滑铁卢,医药行业的利润增长率由2003年的28%降到11%,这种急剧下降的情况在2006年再次出现,探究原因既有医药行业自身发展的因素,但更多的却是来自于政策环境因素。

  频繁的降价,招标采购惟价是取,行政监管的欠科学以及地方政府各自为政的政策导致医药行业利润急剧滑坡,但是这些都不是关键因素,诸弊之源还在于多年不改的“以药养医”的政策,种种合力造成了医疗行业怨声载道,也导致了医药行业发展后劲乏力。

  “对于种种乱象,我们的主张是坚持政府主导和市场机制相结合的原则;坚持有限政府的原则,医药行业作为竞争性的行业,应该实行药品定价市场化;坚持政府补助需方、需方向供方购买服务的原则,最后我们认为还要坚持‘四分开’原则,即政事、管办、医药、营利和非营利4项内容。”于明德表示,惟有如此,医疗和医药才有可能和谐共赢。  

(责任编辑:金丰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韩启德 | 梁万年 | 于明德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