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行业动态

正大天晴等专利纠纷 专利门:中国式突围

  一度令国内企业心悸的“专利门”,眼下似乎有了较大的转机。最近一段时间,豪森、恒瑞、正大天晴等企业相继传出在与跨国大药企的专利纠纷中获得最终胜利或取得主动权。

  很难说这些事件就能证明中国医药知识产权的现状有多大程度的改观,专家也认为,国内仿制药面临的专利诉讼风险仍然比较高,原因在于医药行业长久存在的通病:一方面技术创新程度有限,一方面又想快速抢占市场。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作为一个仿制药大国,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国内企业逐步开始适应甚至主动去玩转关于知识产权的游戏规则。建立自主知识产权的需求也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迫切,如何掌握主动权,如何不受旁人牵制,部分企业正在践行中。

  正大天晴:反击战初告捷

  2006年4月,贝林格尔英格海姆法玛两合公司(即勃林格殷格翰)以正大天晴即将上市的新产品“天晴速乐”(噻托溴铵)涉嫌侵权为由,向上海一中院提起诉讼,挑起了这次专利侵权纠纷官司。但是正大天晴随后对贝林格尔公司的产品——思力华专利提出无效诉讼,经过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今年5月31日,已确认思力华的其中一项专利的专利权全部无效。

  点评:尽管正大天晴有一定的外资背景,但根据其发展历程,业界更倾向于将其定位为土生土长的国内企业,这也就使得此次正大天晴与勃林格殷格翰的交锋具有了一定的代表性。虽然目前在此纠纷中,专利权人和无效宣告请求人都可以进一步上诉,可以说还未到最后的胜负时刻,但相比之下,正大天晴的应对较之多数企业的被动应战,无疑更具有主动性。而噻托溴铵粉吸入剂这个产品背后所蕴藏的高达100亿元的市场潜力,让整个案件有了另外的注解。事情的关键显然不仅仅在于专利是否有效抑或侵权与否,而是在这块刚刚起步的市场,究竟谁能先发制人。

  豪森:五年诉讼,赢还是输?

  豪森的这场纠纷,跨越了五年时间,而对手则是世界制药巨头之一的美国礼来公司。

  纠缠的导火索源于非传统抗精神病药物奥氮平的研发。2001年底,豪森在国内获得商品名为欧兰宁的奥氮平和奥氦平片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而此前奥氮平一直由礼来公司生产。2002年5月15日,在豪森药业还未批量生产前,礼来公司以豪森药业侵犯其两项发明专利为由,向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禁令,法院在初步审查侵权的可能性后,责令豪森药业停止生产和销售奥氮平。2005年11月2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礼来公司的诉讼要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但礼来公司不服,随后上诉。2006年1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裁,驳回了礼来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这起历时5年的专利纠纷以豪森药业的胜诉告终。2007年5月1日,豪森药业生产的欧兰宁正式批量投放市场。

  点评:尽管该专利纠纷表面上看最终以豪森药业的胜诉告终,但很难说礼来就不是赢家。五年,漫长的诉讼与等待,豪森的损失难以估计,而从抢占市场方面来说,对方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达到了目的。

  事实上,专利药厂商对其竞争厂商提起专利诉讼在国际上是很常见的事情,是有原研能力的跨国公司对竞争厂商的战术性牵制行为。在美国,一旦原研公司对专利权提起诉讼,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便会将该药的新药获批日期延迟30个月,从而使得竞争厂商的新药上市步伐减慢,从而丧失市场进入权。但在美国,有反垄断法的保护,如果法院判决原研公司败诉,那么原研公司将判付竞争厂商一大笔赔偿金。

  但在我国,则缺乏相应的反垄断赔偿机制,且立案要求比较低,导致原研公司诉讼侵权案件越来越多。因此,有专家呼吁我国也应该形成类似的机制,如果提起专利诉讼的跨国药企,由于本身的诉讼给对方企业造成损失,必须承担赔偿责任,这样才有利于避免恶意的诉讼。

  恒瑞:峰回路转

  多西紫杉醇是肿瘤化疗药物中的一线用药,本是安万特公司的专利产品。2002年左右,恒瑞医药仿制多西紫杉醇成功,研制出“艾素”。2003年,安万特就对恒瑞医药涉嫌侵犯其专利多西紫杉醇中间体合成的工艺专利起诉。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侵权诉讼一拖就是三年。2006年11月初,法院一审判决恒瑞医药的艾素对安万特构成了侵权,要求停止生产和销售艾素,并赔偿安万特的经济损失。但今年6月12日,上海高院做出终审判决,安万特对恒瑞医药侵犯其专利的指控不成立,并撤销一审判决。

  点评:从一审败诉到最终胜诉,恒瑞的这场马拉松历程颇具戏剧性。其在一审的败诉,一度被视为中国制药行业发展中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而如今恒瑞胜诉,甚至有证券分析师认为,恒瑞医药作为中国化学药行业中的领军企业,将为其他国内企业摸索出从仿制向仿创再向创新过渡的一套可复制发展模式。但一审的败诉仍警示了中国仿制药企业在管理上需要更加全面和完善。

  从这几起专利纠纷事件的始末来看,市场的争夺才是关键,而慢性疾病、肿瘤药等潜力领域更是抢夺的重点。当专利纠纷遭遇民族情结,任何意气用事都是徒劳的,只有通过知识产权武器展开对决才是正途。而对国内企业而言,如何研制出真正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专利门”将永远是道难过的坎。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艾素 | 格尔 | 林格 | 殷格翰 | 欧兰宁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