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中国医改加速度?陈竺履新的第一道解题

  陈竺履新

  中国医改加速度?

  不同于万钢,他出任的是一个广大群众抱怨多年、也最容易触动人民感情的部门。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我们无法也不应该期待短期内陈竺对医改的作用

  期待与挑战

  毫无疑问,新上任的陈竺面临着众多期待的目光。

  万钢之后,人们就在等待,谁会是下一个,答案揭晓,下一个是中科院原副院长陈竺。

  6月29日,无党派人士陈竺升任卫生部长,卫生部原部长高强任副部长、党组书记。

  至此,本届政府“内阁”中的中共党外人士已占两席。

  此间消息显示,之后还将有类似政治举动,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称此为中共“顺应潮流、广纳群贤”之举,而且将不止于万钢、陈竺,据叶预测,“少则三五年,这种用人趋势将会延续。”

  对于关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各方人士而言,显然,从管窥人事制度革新乃至完善多党合作制等方面的微妙变化所带出的启示而言,万钢和陈竺先后出任科技部长、卫生部长,确实是一个恰当的“窗口”和视点。

  然而,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对陈竺出任卫生部长在政治意义上的解读并无多大兴趣,老百姓的期待具体而“自私”—能够加快医疗制度的根本性改革,彻底扭转时下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病得起看不起的局面和趋势;公共医疗不要再搞“权力+市场”的伪市场化改革,以公益之名、行巧取豪夺之实;对目前卫生行政部门既当裁判、保姆又当运动员的利益勾连、角色冲突的种种弊端,进行毫不留情的清理、革新;排除阻力、创造制度环境、真正实施“医药分家”,使医院彻底摆脱以药养医的局面;卫生部在其主持下能够以壮士断腕之勇气,逐步摒弃部门利益,一切以公共利益为出发点和根本点;大力整顿和清理医疗领域的贪污腐化、收受回扣等不正之风,提升医疗领域的职业道德水平,使其树立生命至上的医德医风,并且从制度上、财政上确保“见死不救”悲剧的不再重演……

  看病难、看病贵、医患关系紧张、假药泛滥……这是目前我国医疗卫生系统客观存在的问题,也是人民群众反应最大的问题之一。

  今年两会期间,原卫生部长高强公开表态,“老实讲,我办事不力,没有提出一个特别像样的方案报国务院。”他甚至说,“大家要批评的话,就批评我办事不力、效率不高。今后大家有意见还要尽管提,提得更具体、更明确,要求得更强烈一点,推动卫生工作的进步……”言辞真诚,赢得代表们热烈掌声。

  然而,掌声的背后,人们都看到,无论谁要彻底解决中国积累多年的卫生欠账,都可谓是任重道远,绝非朝夕之功。

  除了医疗卫生本身多年沉积的问题,对于陈竺来说,一名党外人士担任卫生部正职,还涉及到与部门党组的协调问题。

  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局长胡治安介绍说,中共党外干部选拔程序和党内并无太多不同,一般都要通过中组部进行考察。

  但作为中共党外人士,成为政府部门正职,还有另外困难,很多岗位需要的不仅是专业知识,更需要政治智慧,包括与其他部委协调和谈判的能力,而在这方面,中共党外人士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另一个可能难解的问题是中共党外人士与所在部门党组的关系如何协调。正是因为和执政党的党组、党委书记的关系不容易协调,所以鲜有党外人士任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正职,经常是党外人士副职晋升,直接越过正职,升任上一级副职。

  1990年代中期,曾有党外人士担任司局机构的正职,工作中和相应党组书记就出现过协调问题。

  根据陈竺的履历,一位专家认为,陈竺对中共的工作机制和运作方式应该比较熟悉,“但到具体部门工作,肯定和党委有个磨合过程。中共也在完善改革自己的领导制度,或许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进行一些创新。”

  据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介绍,陈竺到任后,目前正在系统地了解卫生部有关司局和卫生部直属单位的工作情况,以便全面了解掌握整个卫生工作的情况。

  陈竺到任之后,在卫生部第一次全体干部大会上曾经引用了两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虽然表明了他的决心和信心,但也可以看出,他深知自己面临的挑战。

  执政能力受好评

  “对于陈竺,我很有信心。”熟识陈竺的钟南山说,“他是从底层出来的,当过很长时间的基层医生,对基础医疗比较了解,能更好地理解当前的状况。”

  陈竺出身于医学世家,其父陈家伦、其母许曼音是著名的内分泌研究专家。在江西当知青时,陈竺已经是当地的“赤脚”医生,当时远在上海的陈家伦夫妇经常给陈竺寄去医学书籍。

  钟南山强调,陈竺是“青年人的楷模”:“在最好的时光遭遇了文革,从基层通过刻苦学习成为院士,很难得。”

  比同龄人幸运的是,文革后考上大学的陈竺搭上了改革开放的头班车,到法国留学。这段海外求学经历为其履历增色不少,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他的眼界和风格。

  几年前,中科院研究员何士刚和《Science》的两位编辑一起去南方基因组中心和陈竺见面。事后两位外国朋友对陈竺的评价是:非常聪明、很有想法。

  去年,国际医学研究机构首脑会议在北京召开,一定程度上归功于陈竺的促成。

  中科院生命科学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和陈竺的努力也许不无关系。在行内人眼里,陈竺办成了很多不易办成的事。

  “陈竺能发现合作者的优点,并成功地将不同的合作者捏合在一起。”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金力评价说,金力是陈竺长期的工作搭档,一直担任南方基因组副组长。

  南方人类基因组是一个“联邦制”的研究机构。其整个架构是将复旦、上医、二医等上海地区的高校、科学院等6家科研力量集中在一起,搭建成一个国家级的基因研究平台。

  但此类学术机构之间的理念难免有所不同,陈竺的贡献之一就是打破了这种条块分割,“他当时提出了‘甘做老二’的口号,在基因组与别的机构合作时甘愿排名第二,这种做法吸引了大批人才、机构和我们合作。”金力回忆说。

  钟南山对陈竺还有另外一个评价:“他能根据事实分析政策,不是光看上头,能独立思考。另外,他很尊重学术界的老同志,能够听取意见。”

  “他很适合去做部长。”中科院国际合作局副局长邱举良说道,“他是一个学者,在医学上有很大建树的研究人员,当过赤脚医生、大夫,对我国整个医疗体制以及国外的医疗体制比较了解,通过比较之后能产生新的构想。他的经历、素养,让他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个体系。”

  然而邱举良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心。“但从我个人的角度也有担心——他会不会太学者味了,科学院的文化和政府部门的文化是不一样的,这需要有一个调整。科学院是一个几万人的队伍,上面还有院长,但现在他要面对全国13亿的人口,挑战是非常严峻的。”

  在去卫生部正式上任之前一周,陈竺和邱举良曾有过两次关于自己新任工作的交谈。邱举良告诉记者:“我对他说,去卫生部挑战非常厉害,比如医和药的这对矛盾怎么解决,怎么应对新生传染病以及大的传染疾病的发生,怎样建立传染疾病的应急体系,但他都有很多好的切实可行的想法。”

  陈竺的第一道解题

  从1970年到现在,从一个赤脚医生到掌管13亿人口医疗卫生的高官,陈竺一直没有改变的是亲和力,是对医疗事业的那份执著与追求,而在此时上任的陈竺,却被民众寄予了更多的厚望。

  必须一提的背景是,2005年7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葛延风接受中青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目前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上是不成功的”。该说法甫一见报,旋即有关医改不成功的话题引发近乎全民的讨论。这种讨论升级后,转而是学术机构关于医改政策之争,到底启用哪一套医改方案,是第六套、第七套,还是第八套?截止目前,还未有定论出台。

  显然,无论启用哪一种医改方案,都关系到整个国民医疗体系和制度走向问题。在医改方案出台之前,相关部门慎之又慎,于是经国务院批准,国家11个有关部委组成的医疗体制改革协调小组成立。这个协调小组,设在国家发改委,由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前任部长高强任双组长;小组成员包括国家发改委、卫生部、财政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等十余部委。

  而今,陈竺当选卫生部部长以后,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医改方案的出台有望进一步提速。这是因为,依照陈竺的处事风格以及对医疗系统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来看,他是一位务实、踏实、提倡合作精神的部长。并且在医学和健康领域的研究方向,陈竺反对的是“形象工程”。

  医患纠纷不断,药价虚高难以下降,制药企业怨声载道,消费者更是对高收费和高药价满腹怨言,如果说这是现行医疗制度的真实写照也许有点儿过,然而事实上,这些不能忽视的问题确实存在。越是在这种环境下,民众越是希望能有一套更好的方案出台。

  这就是摆在陈竺面前的现实境遇,也是他上任以来将面临的第一道大考。

  一位接近医改小组的人士称,陈竺的履历和为人是大家很看好的,而且他在海外的经历相信对医改制度的推动是有帮助的。在不同的场合,他表示过合作共事,因此相信他在医改方面会积极协调各个部门共同推进。

  这位从基层一步步走出来的高官,具有相当扎实的业务基础和过硬的技术,而他对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看法,更是语中要害。陈竺曾经直言,卫生体制改革要进行5个系统工程的改革:个体医疗系统、群体公共卫生系统、卫生筹资系统、与健康相关产品的执法监督系统和医学技术进步的生命科研系统。这5个系统相互配合支持,缺一不可,政府的主要职责是管理好卫生工作,直接做好公共卫生执法监督,部分参与医疗、筹资和科研活动。

  对于医院系统,陈竺也有自己的看法。邱举良对记者说:“比如陈竺部长在和我的交谈中,就指出对城市里面大医院的考核,标准不能光是规模,而更多应该是考虑解决疾病的成功、治愈率,应急能力,甚至是大医院对乡村医疗的支持程度—是不是建立一帮一的对子,是不是派了青年医生去农村支援、锻炼。”

  “对于医和药之间的问题,陈竺部长也认为不要把医和药给简单地对立起来,不要去给医务人员太大的压力,医务人员本身已经很辛苦了,这个矛盾不是医疗队伍本身造成的,而是整个体制的问题。现在重要的是要发挥医务人员的力量、积极性,以及更好地完备我们的医疗体系。”邱举良告诉记者。

  陈竺的执政思路

  一位非常熟悉陈竺的人士说,陈竺是一个非常认真、态度严谨的人。尤其是学术领域范围,他更是精益求精,具有合作精神。科学、严谨、具有合作精神将会在他日后的执政思路中体现出来。

  具有医生和科学家双重身份的陈竺,正在经历着一个角色的转变,这就是从科学家到管理者。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庄一强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陈竺是一个非常棒的专家,他同时获得3个国家院士称号,这样的高官并不多见,对待科学的态度是有目共睹的,他具有全局观、整体观,这应该是他多年形成的风格,而这也将会影响他的执政思路。

  较早之前,当陈竺还是科学家的时候,他在学术领域中的声望以及他对待医学的科学态度被人称颂。上个世纪90年代,在短短六七年时间里,陈竺牵头承担了一大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重点863高科技项目以及欧共体项目等20余项,科研经费超过1000万元,并取得了一系列国际先进或领先的研究成果,成为国内外享有一定声望的青年学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对他的评价是:他能根据事实分析政策,不是光看上头,能独立思考。另外,他很尊重学术界的老同志,能够听取意见。

  今年6月16日,在石家庄举办的中国第一届生物产业大会上,陈竺表示:未来20年,我国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必将大幅度增加。但这不应该只增强跨国公司的收入,而应该更多地对我们自己的产业形成强大的拉动力,形成良性循环。

  “陈竺很务实,并且多次提出卫生体制改革不能忽视对民族生物医疗产业发展的支持,我相信,他对国内民族生物医疗产业的发展将会坚持惯有的思路,这意味着,民族生物医疗产业应该会得到重视。”一位医疗行业的资深观察人士分析说,在推动医疗卫生改制的同时,积极鼓励、扶持民族生物医疗产业的发展应该是他不变的方针。

  一直被人津津乐道的是陈竺曾经提出的“13亿人的健康不能光靠看病吃药”这一理论。他认为,中国在医学领域的科研应该注重预防、注重改善环境因素,这样投入少而见效明显,13亿人的健康,不可能光靠看病吃药解决,加强预防和保护环境是根本。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庄一强教授分析认为,务实、严谨、实事求是,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陈竺应该会有新的思路来推动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相信他的任职对医改会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邱举良告诉记者,对于现在大家关心的医改问题,陈竺更关注的是农村的医疗保险体制的建立和完善,认为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在这方面投入的钱都应该更多一些。

  “因为现在农民看不起大病,但合作医疗体制没有到一定的规模和体量,是没有办法覆盖大病这一块的。”邱举良告诉记者,陈竺希望中央政府能有专项来支持这一块。

  陈竺执政下的医改速度

  就在业内普遍对陈竺有较高预期时,也有一些更为冷静、客观的声音出现。

  “医改不是陈竺一个人的事情,希望不要给他太多的压力。医改也不单单是一个卫生部就可以解决的,这其中牵涉到很多部委。过去的医改是局部的,各个部委之间似乎是独立操作的,没有站在一个全局的高度。医改肯定是要往前推动的,这也是由社会需求所决定的,但我们不能有这样的命题,即把成功寄托在陈竺身上,这个命题是不对的。”庄一强如是说。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疗领域的专家指出,卫生部起到的协调作用更多一些,实际上从医改的现实情况来看,真正掌权的是财政部和劳动部,这两者是最有权利的。因此我们不能对卫生部过高预期,近几年来卫生部已经做了很多实际工作,也卓有成效,毕竟卫生部的权限界定是有局限的,医改的成功与否我认为都不能指责卫生部。从根本上来说,这不是卫生部一家可以推动的事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大的环境下医改速度加快是一个不会改变的事实,并不是因为哪一个人的上任才会加速。

  事实上,近两年来有关中国医改的争论从没有停止过,各种医改方案的提交也从未间断过,因为医改并不仅仅是一两个部委之间的事情,而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我们不能仅仅把医改看成是一种医疗制度的改变,其实在医改背后,涉及到的是经济体制、医疗卫生、财政制度等多个体系的变革,甚至会影响到社会团结、医患关系、药企走向等诸多问题。

  即使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医疗改革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存在,他们也是谨慎推动改革。美国虽然政府投入了巨大的医疗开支,但并无一个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因此中国在现行的环境推出新的医改制度是必须慎之又慎的。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已经实施的医改举措中,例如中国全民医保举措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截至去年底,全国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人数已达1.7亿人。

  之所以业内对陈竺的预期很高,除了他是医生和科学家以外,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了党中央的一种态度。中国国务院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陈竺为卫生部部长的理由中评价陈竺说,“事业心和责任感强,有开拓创新意识和一定的组织协调能力”、“作风正派、顾全大局”、“善于合作共事”……

  陈竺的上任之所以受到普遍关注,透过这个现象我们可以发现,其实人们真正关注的是医改的进程。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陈竺 | 邱举良 | 钟南山 | 万钢 | 高强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