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女人健康 > 女性性爱,性知识

避孕:上环避孕,我家发生的故事

 
  有位朋友打算去上个节育环,姐姐知道了大惊失色地说:千万别上环,谁谁带环怀了孕;谁谁上了环腰疼,月经多得不得了;谁谁……母亲突然在一旁说:”我带环带了二十多年,挺好的。”姐妹俩十分意外,因为她们从来就不知道母亲上过环。



  节育环——也称宫内节育器,是我国使用最多、最受欢迎的一种女用避孕工具。但是,对避孕事业做出了如此贡献的环,口碑却不大好,常常被人抱怨、非议。究其原因,正应了那句俗语:”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绝大多数受益者因其方便,逐渐忘记了它的好处:而极少数出了问题的,却是一传十十传百。


  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节育环从形状到结构也在不断的更新换代。如果你曾吃过它的苦头,请不要轻易否定它;如果你多年来得益于它的保护,也不要掉以轻心。了解它,认识它,才能更好地利用它。

  小环当家十八年

  湖南益阳 吴日昱

  回顾我和妻子廿年所走过的避孕历程,没有崎岖也没有坎坷,如同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一般,偶尔出现一处弯道,也是有惊无险。

  廿年前,孩子出生才四个月,妻子又有”喜”了。我带妻子去市医院做人流,应诊的是一位姓吴的女大夫。她为妻子检查时,开玩笑说:”要不是你俩都在,又说已经有了个四个月的娃娃,我还以为这是黄花闺女头次怀胎呢。阴道如此紧缩,子宫同处女一样,只差一片处女膜了。””是真的吗?”我傻乎乎地问。廿年了,与妻过性生活时我常回味起吴大姐这番话,飘飘然的舒畅极了。


  吴大夫娴熟的技术,加上妻子的配合,一会儿就结束了手术。吴大夫说:”日子长着呢,尽快采取避孕措施吧。否则就是铁打的身子骨,也经不起几次人流。””采取什么措施呢?”我俩异口同声地问。”放环吧,她宫颈收缩性好,绝对放得牢固。”


  吴大姐为妻子置放了一枚不锈钢环,她嘱咐我们:近几天要特别注意,如果两三个月内没有异常现象,就不用再来了。但是要记住,五年以后必须来检查,这环的安全期一般是十年,最多十五年。


  这环一放,就在妻子身子里安安稳稳地呆了十八年。它就像一道牢不可破的闸门,任凭我无数次的洪水冲击,坚不可摧。妻不但没有半点不适之感,反而觉得这宝贝就像她身体的控制中心,有了它,她轻松自如。


  孩子八岁那年,单位组织育龄女职工去体检。在众多医务人员中,我俩一眼就认出了吴大夫。”吴大姐,你还认得我吗?”妻一把拉住吴大夫的手问,吴大夫笑着摇摇头。检查时她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位黄花大闺女吧?”妻笑了,她又说:”你一切正常。一定要记得定期查环,超过了保险期一定要更换。”


  这十八年,我俩好惬意,无数次鱼水交欢,从来没有怀孕的烦恼,也将吴大姐的忠告抛到了爪哇国。去年冬季的一天,妻子突然觉得下腹疼痛,血像潮涌般流下,还没有到廿号,”闸门”怎么开了呢?我俩有些惊慌,立刻去市医院找吴大夫。吴大夫检查后说:”这个环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今天就将它取出来吧。”


  她吩咐助手主持这个手术。这位助手戴好橡皮手套,将妻子的宫口扩开,用一个钩子伸进去拨拉了一阵,拖出来一看,没有环。妻忍着痛不哼一声。吴大夫说:”这个环已整整十八年了,早已超过了它的预期限度,已经嵌入肉里,根深蒂固。你再仔细用钩子探探。”助手平心静气地探了一阵,终于取出了节育环。


  吴院长说:”环不能再放了,先吃点药,待伤口愈合后,下个月月经干净的第五天后,来这里打一针,用药物帮你避孕。”


  妻第二天身上就干干净净了,这个月我俩不敢轻举妄动,总算熬到了廿号,月经按时来了。五天后妻再去找吴大夫,吴大夫说,每月例假后的第五天打一针,可起到避孕的效果。如果一切正常,就没必要到她那里去了,我们的医务室就能办到。


  廿年来,我俩的避孕史就这么单调,单调得如同喝白开水。但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单调的避孕故事,我们的性爱长河才欢畅和美,恩爱无限。


  双保险连效应

  四川 黄叶


  生了孩子后,医生建议我上环,考虑到当时身体欠佳,我就想恢复一段时间再说。我们用体外排精法避孕,到了女儿两岁多时,就出了一次意外。这是我第二次做人流手术,与前次大不相同,手术中我心律加快,呼吸困难,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痛定思痛,我还是听从医生的劝告,赶紧上了环,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本想上了环就不会有疏漏了,可以万事大吉,但是周围的朋友接连出现带环受孕的事,让我害怕起来。我想到了双保险,就对丈夫谎称我因身体不适,取了环,要求丈夫戴避孕套。还好,丈夫没疑心,欣然接受了。

  三年过去了,有一天我的月经突然不正常起来,时间长,量也大。观察了几个月,情况没有一点改观,反而越来越糟,几乎是一个月两次,流得我面无血色,精神不振,正常的夫妻生活也乱了套。我怀疑是子宫里长了什么,忙去找了一个在妇产科做医生的朋友诊治。她给我作了些检查,又让我去做B超,结果一切正常。她说问题可能出在环上,建议我先把环取了。

  我向朋友说明了双保险的事,让她在丈夫面前给我保密。不料丈夫心急如焚,跑去医院找她询问病因,她不会说谎,只好如实说了。丈夫火冒三丈,回家后厉声质问我:”为什么带环要瞒着我?”我辩解说环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我不过是想保护自己。

  丈夫变得不可理喻,他怀疑我是否在暗渡陈仓,阴阳怪气地说:”在家我用避孕套,真不知道你偷着上个环是什么意思。”我满腹委屈,哭着说:”你不相信我,离婚算了。就算我是为别人上的环,那我何必让你用套呢?”丈夫总算转过了这个弯,但这件事大大伤害了我们的夫妻感情,我俩很长时间才缓和过来。

  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再也不愿意上环了,干脆让丈夫用避孕套。还好,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达到了共识,丈夫变着花样购买市面上的新产品。现在的避孕套越做越好,薄得胜过羽翼,几乎没有隔离之感,还有各种诱人的香型,表面上凹凸不平,还非常润滑,它常常把我们引领到另一个天地,享受着无穷无尽的快乐。

  性爱中的第三者

  黑龙江 晓叶

 
  婆婆说我的体质太差,一再嘱咐我做好避孕工作,生育后四个月,她便领着我在一家私人小诊所上了环。

  说实话,在我们婚后几年里,我并没有真正体味过性快乐。虽然每次房事前丈夫都费尽心机讨好我,我还是很少兴奋,因为房事时下体很疼,还有一些腥臭的分泌物,每天换一次短裤也不行,所以我觉得性事极不舒服。那天晚上丈夫不在家,一位做护士的邻居来串门,因为天冷她掀开被子将脚捂上,被子里一股难闻的气味飘散开来,她说:”嫂子,你一定有妇科病,去医院治治吧!”

  以前我以为人的下体总是脏的,从未想过病的事,这下才想到我可能是有毛病。跑了几次医院,妇科炎症基本上治好了,但我还是常借口有病推脱丈夫的要求。有时丈夫喝酒回来,得不到满足便又吵又闹,把被子、枕头扔到地上,他说我不想尽妻子的职责,肯定是心里有人,为谁保留着。丈夫酒后发发牢骚倒无所谓,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们的关系着实尴尬了好一阵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房事后丈夫的阴茎上出现了几个红点,有时会溃烂几天,本来就对我的性态度不满的他,如今又多了一层怀疑。他说我有性病。我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反唇相讥说:”如果有事,问题也是出在你身上。”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事是不可能的。但那小红点却像一团阴云笼罩在我们的心头。

  又一次房事中,一阵尖锐的刺痛让我们同时停了下来,丈夫抽出来一看,这一回没有红点,而是多了两道鲜红的口子,有点点鲜血渗出。环!我们同时想到了这个在我们夫妻间捣乱的家伙,肯定是碰到环啦。

  这时我们才发现,房事时丈夫稍不注意就会受伤,有时交战正酣,也不得不偃旗息鼓。丈夫央求我去医院取环儿,另想办法避孕。

  取环后,我们采取的避孕措施是体外排精。一次丈夫要出远门,临别前夜我俩缠绵温存,竟然忘记了避孕,不久我便有了妊娠反应。人到中年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流产后我又去医院上了环。这次我主动向医生介绍了我的情况,医生为我选择了合适的环儿,一直用到现在都很正常。

  身体健康了,对性爱也有了新的认识,长久的分离与思念中,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渴望,丈夫回来后,我也能主动配合他了。只要夫妻感情和谐,性生活原来也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

  切肤之疼无辜

  广东 微言


  两个月上三次节育环,一周做两次人流手术,这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的事偏偏就让我给碰上了。


  儿子出世后,避孕问题又摆上议事日程。经过分娩的苦痛我心有余悸,半年后就到医院放了节育环。医生说节育环安全系数大而且方便,对此我深信不疑。

  上环后第二个月,月经没来,我带环怀孕了。第一次饱尝了流产的滋味,汗水、泪水在我的脸上纵横交错,心中的那份委屈就不用说了。流产后,旧环取出来新环又上进去,我终于松了口气。回家慢慢休养吧,这倒霉的事不会有下次了。

  一周后去医院复查,虽然记得医生说要憋急了尿去,临出门时还是习惯性地小便了,不就是尿吗?到了医院不就又有了。医生知道我是小便后才出门时大为生气,让我第二天再去。天哪,三十几度的高温,丈夫请假冒着烈日送我来,难道是兜风不成?我到大街上买了一大罐矿泉水,拼命往肚里灌。

  躺在B超室的床位上,我想这例行公事的检查一完,就可以远远离开医院这个让人郁闷的地方了。做B超的医生检查了半天,没说话转身出去了,我不知道结束没有,正要起来,医生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人——为我做人流的医生。两个人看着屏幕嘀咕了一阵,我听不懂,但知道是有问题,心不由得一沉。

  医生哭笑不得地告诉我,我竟然长了两个子宫,第一次上环上在左边子宫里,右边的就怀孕了。做人流时医生抓住左边的子宫大做文章:取环——人流——上环,而真正怀孕的右子宫却安然无恙。

  我真是欲哭无泪。再一次躺到人流的手术台上,这里的一切都熟悉了。一周做了两次人流手术,要创世界记录了。痛比上次更甚,我好似麻木了一般,不知道该诅咒我奇怪的子宫还是诅咒该死的避孕环。

  的成功干杯

  北京 郝乐

  不要孩子,自然得避孕。我从”过来人”的口中得知,吃避孕药最保险,于是不厌其烦地每天一粒,不敢疏漏。坚持了三个月,实在扛不住了,药物的反应和怀孕反应差不多,整天犯恶心。没办法,另想辙吧。

  我决定尝试避孕环,为了保险,直接去了一家市级医院。大夫得知我尚未生育,甚至人工流产都没做过时,不同意我使用节育环。我把自己不要孩子的决心向大夫表白了,并把自己服药、用套的”痛苦”诉说了一遍。大夫终于同意了,她精心为我挑选适宜的型号,细心地操作放置。

  尽管我相信这家医院,相信那位女大夫,但仍免不了忐忑不安,因为放环失败的例子在我的周围时有所闻。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不敢贸然行事,于是我们采取了节育环+安全套的方法。套仍是让我们觉得不舒服,每次性生活成了例行公事。一段时间后,我想与其这么没滋没味地凑合,何必去安装这个异物呢?不行,我要冒险试试它的功效,大不了尝尝人流的味道。

  那天,一阵大雨过后室内凉风习习,我和丈夫沐浴后相依相偎,很快就兴奋起来。关键时刻丈夫又像往常那样,欲抽身而退,我一把抱住他:”今天不用那讨厌的东西了。””万一不保险怎么办?””豁出去了。咱试试那个环是否经得住考验。”丈夫一听立刻精神振奋,我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与尽兴。

  哎呀,这个环可别辜负我们的信任呀,我和丈夫整日等待着”判决”结果。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月经很正常,节育环发生作用了!我和丈夫相拥而泣,举杯庆贺,像欢庆盛大的节日。我们一次次昏天黑地地尽情释放着自己,人间的任何欢乐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

  我们发自内心地感谢那个功不可没的小小节育环。

  好环”“差环”“M环

  山西 文家凤

  儿子出生后三个月,我去上了环。上环后身体一直有问题,经血三天两头不断,很是烦人。医生说是有炎症,吃了三个多月的药,花了一百多元钱,效果不佳。听说有些人不适合用环,要么脱环,要么血流不断,看来我属于后一种。无奈我只好去取了环,医生看着带血的圆环说我不适合用铜离子环,第一次上环就这样失败了。

  结婚后一直两地分居,丈夫在离我二十多里远的电厂上班,每七天休息一天。这样,我们夫妻一个月团聚不了几次,遇上我来月经或者他加班,一个月里连一次夫妻生活也过不上。鉴于此,我和丈夫都很珍惜在一起的好时光,尽量让双方都满意。上环失败后,三年中我们要么用避孕套,要么丈夫体外排精,可这两种方法都不那么令人满意。每当此时我总会想到上环的好处,听说还有不锈钢环,不知道换个环效果会怎么样,我对环还是不死心。

  听邻家大嫂说,她娘家镇医院有一种好环,是”T”型环(但不知道是不是不锈钢的),本村有个脱环者上了此环后不再脱环。我听了就想去试一试。

  我去乡医院打听了一下,医生说没有我说的那种环,可以帮我去县医院找找。医生特意为我找了个半塑料半铜的”m”环,谁知道还是不行。这一次出血比上一次还要严重,我只得忍痛再次取了它。

  上环之事被姨母得知,姨母说她就不适合用环,不管什么环都不行,也劝我不要再折腾了,不适合就是不适合,不管什么环都不行。又花钱又受罪,何苦呢。我顿时泄了气,看来我与它是真的无缘了。

  青春作伴逸事

  吉林 童人

  “女人腹痛,医生头痛”,婚后我的几次腹痛都与带环有关。生了孩子后,医生说节育环避孕安全可靠,我与丈夫商量好采用此法避孕。女儿十六岁的时候,一天我突然腹痛阵阵。开始我并未当回事,找了一个老中医诊治,听说他擅长治妇女病。服了十几剂中药后,腹痛非但不减轻,反而日渐加重,痛得我大汗淋漓。

  丈夫陪我去了医院,经过化验、透视等检查后,医生说是节育环子宫内环嵌顿。我问:”为什么会嵌顿呢?”医生解释说:”带环时间过长,由于环对子宫壁的长期机械摩擦,使子宫局部粘膜受损变薄,环逐渐镶嵌在子宫壁上,环的机械刺激会引起子宫收缩,所以产生腹痛。若环穿破宫壁进入腹盆腔,还会引起急腹症。”医生又说:”一般带环后一个月、半年、一年各应检查一次,以后每年复检一次,以防环异(移)位,带金属环十年左右应及时取环、换环。”医生给我取了环后,不久我又重新换了新环。

  1986年春,一次性爱时我又一次出现了腹痛,而后每次过性生活都有腹痛。我和丈夫感情很好,不忍心由于自己的不适将丈夫搁浅了,所以只要丈夫有要求,我都满足他,忍痛做爱。后来丈夫发现我的表情不对,才知道我的情况。他紧张地说:”不好,听说房事痛多见于子宫颈癌,你得抓紧时间到医院检查一下。”本来我觉得这种病不好向医生开口,能忍就忍了,经丈夫这么一说,我真有点怕了。

  第二天,我硬着头皮走进了医院,跟大夫说我可能患了子宫颈癌。医生检查后说:子宫颈未见肿瘤,只是有轻度炎性病变。每天打针服药,性交腹痛却日渐加重,丈夫提醒我说:”是不是避孕环的事呢?”我又去医院检查,经透视发现环下移了。医生说:”环下移至子宫颈管部位时,由于性交龟头冲击子宫颈,使其上举,引起环刺激子宫,使子宫收缩而引起性交痛。”我对丈夫说:”这都怪你。”丈夫笑着说:”怎么能怪我呢?第一次环出事儿后,医生说让你定期复查环。自己不按医嘱去做,还怪我?”听了丈夫的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去年五月,我参加学校的运动会,在老年组拔河比赛中跌倒了,刚爬起来,我突然剧烈腹痛起来。急诊入院后,医生说是子宫内避孕环嵌顿。怎么又是嵌顿?医生说:”年龄大了,卵巢功能逐渐衰退,子宫也萎缩了,宫腔变得狭窄,在外力的作用下便容易发生环嵌顿。因此妇女进入绝经期后,半年内应把环取出来。”

  我现在已到了暮年,避孕环风风雨雨与我相伴了三十五个年头。我一生只选用了一种避孕用具——避孕环。愿我的三次腹痛教训,能使带环的女性引以为戒。 (来源:人之初)
(责任编辑:徐洁)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吴大夫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