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石家庄市中医院医生:半小时诊出铊中毒

  轰动一时的清华女生铊(ta)中毒悲剧再次上演。5月29日,位于徐州的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一名大学生以非法手段从外地获得剧毒物质硝酸铊,用注射器分别向同学茶杯中注入,导致三人中毒,投毒原因仅仅是同学间产生了小矛盾。


  图①为正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医院接受救治的中毒学生之一牛某。

  河北青年报记者 张 卓摄


  图②此次事件中最早确诊铊中毒的两位医生——石家庄市中医院的主任医师吕士君(左)、周贵富。


  图③为治疗铊中毒的药物普鲁士兰。


  图④因担心孩子受打扰,牛某家长拒绝记者进入病房。

  健康时报记者 李 洪摄

  12年前,多才多艺的清华女生朱令(小图)铊中毒事件轰动一时。人们在感慨风华正茂的青春迅速凋零的同时,也认识了一个连大多数医生都不熟悉的剧毒物质——铊。12年后,已经全身瘫痪、智力低下的朱令仍然没有被人们忘记,可以说是她再一次“拯救”了此次铊中毒事件的三个受害者。

  河北

  中毒学生坐轮椅进入医院

  三名中国矿大大学生铊中毒事件,最早的报道,来自于河北石家庄卫生局宣教中心主办的一份内部报纸《卫生与健康》。

  6月15日,河北石家庄市中医医院院办副主任田继红以《市中医院准确诊断铊中毒患者》为题,发表在《卫生与健康》上。

  这一消息,被敏锐的南京媒体发现,于是地处江苏徐州的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三名学生铊中毒事件,从6月18日开始,在全国掀起波澜。

  20日,《河北青年报》头版用大幅照片报道了在石家庄中医院诊治的一位铊中毒患者。当天上午,《健康时报》记者赶往石家庄。10点左右,记者一路询问了多家街边报摊,已经买不到《河北青年报》了。石家庄中医院门口的一个报摊主说:“就今天的青年报这么早卖光了。”看到记者背着摄影包,他紧接着问——“你们也是来采访中毒学生的吧?”

  在石家庄中医院院办,来自各地的十多名记者,挤在一间办公室里,都在盯着第一个接诊铊中毒患者的神经内科主任吕士君。

  吕士君清楚地记得6月8日下午快4点的时候,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坐着轮椅被推进诊室。孩子的表情很痛苦,双下肢触摸就会疼痛,明显消瘦,直不起腰,感觉病得很重。

  在医院神经内科、脉管科的专家会诊没有明确结果后,另一位主任周贵富提出,这个孩子可能是食物中毒。周贵富以前抢救过几名类似症状的病人,皮肤触摸疼痛过敏也非常突出。

  会是什么毒物呢?周贵富一边上网查着资料,一边回想起自己曾经研究过的铊中毒案例,他开始怀疑眼前的孩子就是铊中毒。

  吕士君脑海里,也出现了1995年清华大学女生朱令被投铊毒,12年来生活无法自理的悲惨情景——一个曾经被同学称作“近乎完美”的多才多艺的漂亮女生,现在全身瘫痪,智力仅如六七岁的儿童,生活完全依靠年迈的父母。

  朱令的遭遇,给她的印象太深了。

  “又是铊中毒?又是大学生投毒?”吕士君不愿相信自己的想法,现在关于大学生心理问题的报道太多了。大家都认为,在新一代大学生群体里,宽容与忍耐似乎变成了非常罕见的字眼。

  吕士君确实不敢往下想,难道又是一个大学生伸出的黑手?

  医院开始为牛某做血液灌流和血液透析,并将朱某的血样、尿样立即送往中国疾控中心进行检测,同时要求调拨治疗铊中毒的药物普鲁士兰。

  中国疾控中心连夜进行标本检测,证实了石家庄市中医院的诊断结果——铊中毒!

  6月20日下午1点左右,记者进到石家庄市中医医院神经内科病房,找到铊中毒患者朱某病房,看到了正在午睡的患者牛某,瘦小的身体似乎陷进了床里。

  一位躺在旁边床上的正在看报纸的中年男人突然站了起来,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还没等记者回答,他就使劲把记者推出门外。

  病房门上,还有一个圆窗户,把记者赶出病房后,中年男子随即拿了一份报纸,粘在了玻璃窗户上。

  铊中毒的学生牛某,是河北石家庄人。感觉身体不适后,家属就直接把孩子从徐州带回老家,找了熟悉的医院进行诊治。

  吕士君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十分庆幸,从接诊到初步诊断牛某为铊中毒,前后只用了30多分钟,不仅为抢救牛某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而且还为其他两位患者及时提供了诊断信息。

  牛某在得知自己是铊中毒后,马上告诉了另外两个还为找不到病因而焦急万分的同学家长,家长马上带着孩子坐飞机赶往北京求救。

  北京

  两中毒学生三个月可痊愈

  和吕士君一样,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在看到两个铊中毒的大学生时,清华大学学生朱令的痛苦遭遇,瞬间出现在他的眼前。

  当年朱令被铊伤害,就有人说是同学因为嫉妒她的优秀而下了黑手。而中国矿业大学的这几个学生,也是因为同学嫌不带他玩,于是就想给他们一次“教训”。

  难道同学之间的教训就是非要置人于死地吗?

  可想而知,一个人遭到了同学和周围人的孤立,无论大家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对于被孤立者而言,都意味他是一个没有丝毫价值的人。这对于一个青春年少的人,简直比用刀杀了他还可怕。

  6月11日上午8点左右,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接诊了矿大铊中毒的另两位患者。因为之前已有救治过铊中毒病例,加上河北方面已经传递来的信息,郝凤桐很快确定了治疗方案,除了用药以外,6月12日和14日分别进行了两次血液灌流,通过净化血液中的铊,来降低患者体内铊的含量,减轻铊导致体内器官的损伤。

  6月20日下午,在朝阳医院,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记者,希望能采访到中毒学生,但被家长拒绝。

  郝凤桐进进出出病房三次,向家长转达记者的采访意愿,但没有一个家长同意。

  郝凤桐从事中毒医学工作十多年,加上今天接诊的中国矿大的两名学生,诊治的铊中毒病例一共5个。他最不愿意总结的是,这5个铊中毒患者,全部是大学生。

  第一个就是1995年发生的轰动全国的朱令。第二个和第三个是在1997年,北京大学两名学生铊中毒,因为朱令的救治经验,北大的两个中毒者很快得到救治。

  第四个和第五个,就是矿业大学的这两个。

  还会有第六个、第七个吗?

  我们的大学生,究竟是怎么了?

  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孩子,在和伙伴发生摩擦后,往往听见爸妈会说:“你肯定也有不对的地方……”

  而20世纪80、90年代的孩子,在遇到类似情况时,得到的教育常常是“他打你,你不会打他?!”

  家里过度保护,过度溺爱,导致孩子成为家里的“小皇帝”,没有一点挫折教育。所以,成人之后,他的思维方式就是“我想这么做,我就要这么做”。只要他认为别人触犯了自己的利益,就该受到惩罚,他于是自己制订规则,采取不择手段的方法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已经被江苏徐州警方控制的中国矿大铊投毒学生常某,做出“惊天之举”的理由,简单到仅仅就是因为这三名同学不带他玩。

  目前,两名患者尿铊含量已经下降,情况基本稳定,通过正常的新陈代谢,预计两三个月后可康复。但患者已经出现了四肢周围神经系统和肝脏的损伤,不排除会留下后遗症。

  编辑手记:

  大学生忍一忍又何妨?

  在校园里经常可以看到,女同学间因为一点小事发生摩擦,能够好几天不说话;男生之间动辄打架。

  大学生为什么这么“小气”呢?

  现在的中小学教育都是奔着高考去的,追求分数成为唯一的目标。大学新生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很幼稚的人际交流能力。突然走进偌大的环境中,面对复杂的人际交往和逆境,很多人选择的是逃避,一切错误失败都归因于别人,而较少学会审视自己的欠缺。

  我们现行教育中的两个显著特色“包庇”和“占有”:包庇,就是父母代劳,造成孩子的独立性差,挫折感强;占有,就是从小父母教育孩子不能吃亏,不懂协作,易生冲突。

  按照家长设计好的路一步步走到今天,在大学这个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地方,突然间失去了目标,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干什么,像是悬在半空中一样,心中只有莫名的恐慌。

  时下,各大高校都开始关注并成立心理咨询机构,积极干预大学生的心理危机,但是关于因心理障碍导致极端行为的事件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事实上,目前不少高校的心理咨询师只不过一到两名,预约咨询不仅手续繁琐,而且排队至少要两周以上。如果存在心理危机的大学生,没有及时找到合理的倾诉或解决之道,很有可能再一次挫伤。

  大学生们狭隘的心态,源于自我保护的初衷。但是过度自我保护,势必导致人际关系不良,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甚至酿成大错。所以,大学生面对不公正,应该以“小忍”来作处理问题的铺垫。待冷静下来,慢慢思考解决的方法。

  作为大学生,不妨与朋友交流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遇到麻烦,告诫自己: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做决定推迟三分钟,不要心气上来了,莽撞地出手,害人害己。

  (此文感谢中华女子学院心理热线督导白京翔、北京回龙观医院张 东、北京青少年法律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宗春山、北京市教育心理学研究会理事温 方)

(责任编辑:王乐羊)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朱令 | 吕士君 | 郝凤桐 | 周贵富 | 朱某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