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健康评论

椿桦:事关法治与健康 牙防组问题小不了

  “功过相抵”、“将功赎罪”是过去封建王朝的法治观念,是一种法治严重不健全的潜规则。每每有朝廷官员犯下重罪,总是有其他同僚向皇帝求情,要求恕罪。在现代法治社会,法律不是皇帝,不可能将法规条文当成可以主观改变东西。

因此,在法规条文面前把功与过拿出来对比,是非常荒诞的事情。——椿桦

  到目前为止,公众对全国牙防组的违规问题大约质疑了两年,期间,先后经历了“法学博士告赢牙防组”、“卫生部撤销牙防组”、“卫生部审计认定牙防组违规收取认证费用208.5万元”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但事儿好像还没完。在我印象中,似乎还没有哪个机构因为违规而被舆论穷追猛打了如此漫长的时间。因此,如果说牙防组的问题不是一个大问题,公众肯定是不同意的,“卫生部疾控局称牙防组成绩大于问题”(《京华时报》6月19日),也注定是要挨骂的。

  在日前召开的牙防工作研讨会上,牙防组的元老们坚持认为,比起牙防组做过的很多事情,违规认证只算是个小问题。一名卫生部高级别官员还反问:“设立它的时候,谁能想到它会搞认证呢?”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齐小秋则说:“牙防组成绩是第一位的,问题是第二位的。”在这样的调子下,牙防研讨会基本开成了为牙防组“喊冤会”。一群牙防组的专家与他们的上级,在研究牙防的会议上自我肯定,自己给自己打分,难免会让人嗅出几分滑稽的味道。

  根据众牙防专家的总结,他们做的最大的事情,一是倡导成立了每年9月20日的爱牙日,二是组织了两次全国口腔流行病学调查。这两件事情如果真算得上很大的成绩,那么我就很难搞清楚,牙防组从前到底是一个帮助群众护牙为职责的机构,还是一个帮牙膏生产企业搞认证的机构。如果是后者,那么牙防组的确为人民群众做出了贡献。但有关部门已经向人们证实,牙防组的认证是违规的,牙防基金的财务是混乱的。这就说明,做好人民群众的牙防工作才是牙防组的本职所在,不能算成绩;而违规认证对于众牙膏生产企业来说,则算得上是做出了不小的“成绩”。

  毫无疑问,众专家与他的上级此番“功大于过”的言论,是一种“消减过错”的努力。牙防组问题如此引人注目,当然得有人承担责任!在牙防工作研讨会于6月13日召开前两天,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曾经指出,由于监督不力,个别司局必需承担责任。虽然毛群安没点名,但实际上跟点了名差不多。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功过相抵”、“将功赎罪”是过去封建王朝的法治观念,是一种法治严重不健全的潜规则。每每有朝廷官员犯下重罪,总是有其他同僚向皇帝求情,要求恕罪。在现代法治社会,法律不是皇帝,不可能将法规条文当成可以主观改变东西。因此,在法规条文面前把功与过拿出来对比,是非常荒诞的事情——“功”是工作职责的表现,“过”则是法纪问题,二者没有因果关系,更没有可比性。这就好比一个贪官,他为人民群众当公仆一辈子,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但由于晚节不保,最终还是要受法律制裁的。套用上面那位高级别官员的话说:“让他当官的时候,谁想到他会成为贪官呢?”

  在法律面前,没有小过错,所有的过错都不能获得原谅。在事关人民健康的问题上,也没有小过错。拿牙膏认证来讲,牙防组不仅超越了卫生部授予的职权,而且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损伤了至高无上的法律尊严。收受认证费用,向牙膏生产企业出售牙防“标签”,而这些曾经获得认证的牙膏,就有品牌被美国、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等国家与地区列为“禁售”或“有问题”的行列。牙防组的非法认证,显然事关人们口腔健康,能算是“小问题”吗?

(责任编辑:石翔)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毛群安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