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莱阳中医院用假药:通过正规渠道进假药

  5月9日,《烟台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8种假劣药品流入我市市民发现可电话举报》的报道:烟台市药监部门近日发现有8种假劣药品流入烟台市,其中包括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这篇报道的刊登时间,距离病人家属朱华政到莱阳市药监局举报莱阳市中医医院使用假冒人血白蛋白,过去了整整40天。

  看着病床上面色发黄、腹部肿胀、语无伦次的母亲,37岁的朱华政满脸愁容:“一个多月前刚进这家医院的时候还能来回走动,和人聊天,甚至还能哼着小曲……都是被假药害的啊!”

  朱华政的母亲宋文珍今年61岁,2006年12月底,全身瘙痒,脸色发黄,便来到山东省莱阳市中医医院(下简称“中医院”)普内科就诊,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肝内胆管癌,建议到大医院确诊。

  可疑的人血白蛋白

  2007年1月5日,朱华政和父亲一起带着母亲到济南省立医院就诊,但也未最后确诊。几天后,又到北京66400部队医院就诊,医生给宋文珍做了体内引流术。治疗后50余天,宋文珍的皮肤黄色大减,基本恢复了常人肤色,能自己上下床,可以说话,早晚输完液后可以来回走动,肝功能除胆红素等几项指标没完全正常外,其他指标已正常。医生建议回去休养半年左右,再做伽玛刀放射治疗。

  3月3日,宋文珍回到中医院,住院进行恢复治疗。3月14日,医生对家属说,宋文珍的蛋白比较低,需要补一下,于是开始使用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补”的结果是,第二天开始,宋文珍的手脚开始浮肿。一个星期后化验,医生说:“肝功能各项指标下降,病情可能在恶化。”又使用了一个星期,宋文珍的病情急剧恶化。同样用药,两家医院使用效果却大异。

  实际上,朱华政从母亲一开始使用人血白蛋白时,就怀疑药有问题,因为此前在北京的医院治疗时也使用了人血白蛋白,而在莱阳中医医院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和在北京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在颜色、浓度等外观上有明显差异。朱华政向护士询问,护士回答浓度不一样。朱华政仔细看了一下,浓度都是20%,护士又说,厂家不一样,所以外观不一样。护士最后让朱华政去找厂家问。

  3月27日,宋文珍的病情恶化,医院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朱华政感觉不对,于是上网搜索,他查到了一条3月20日的新闻:山西晋中市榆次区正在紧急突查两批假冒人血白蛋白,其中一个批号正是母亲使用的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批号为20060434。

  朱华政赶紧打电话到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询问,对方告诉他该公司从来没有生产过这个批号的药,肯定是假冒的,建议他咨询当地的药监部门。

  到药监局举报医院使用假药

  3月30日,朱华政来到莱阳市药监局,找到分管药品稽查、市场监管的徐世太副局长。徐世太了解情况后表示,朱华政的母亲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很有可能是假药,并让朱华政在其母亲再次使用人血白蛋白时通知药监局,到时“我们立即去查封”。朱华政担心有地方保护,徐回答:“你放心!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我们就是干这行的。”

  当天下午4时多,朱华政的母亲又被医生安排使用人血白蛋白,朱华政当即通知了药监局。几分钟以后,徐世太果然亲自带人赶到了中医院,查封了一批假冒的人血白蛋白,莱阳市药监局的工作人员还给朱华政做了现场笔录。徐世太表示:“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

  4月1日,徐世太还给朱华政打过一个电话,说自己在烟台,已经和公安机关埋伏了两天两夜,并且已经端掉了一个窝点,还要再继续追查上线,让朱华政暂时不要和新闻媒体联系,会影响破案进度,“不是害怕媒体,而是媒体曝光也有副作用”。

  药监局认定中医院使用了假药

  从莱阳市药监局在中医院查封了假冒的人血白蛋白之后,医院就给朱华政的母亲停止使用了人血白蛋白,改为使用血浆。但朱华政的父亲觉得价格比北京的贵,便向医生索要医药费明细单。医生表示,出院后才能给。朱华政又找到住院结算处,要求打印已经发生的医药费明细单,但对方连连问他:“你要了干什么?”朱华政说要核对一下费用。对方回答:“那你找院长去!”

  朱华政又找到伍海波副院长。伍海波说:“我们的系统开不出来,你自己去看看电脑就行了。”朱华政表示记不住,需要打印出来。伍海波回答:“那你自己去抄吧!”

  4月5日,朱华政又找到徐世太副局长,徐告诉他,现在已经查明是假药,北京的天坛公司已经回复,证明该公司从来没生产过那个批号的人血白蛋白。徐世太还向朱华政透露,这次仅在中医院就查到价值6万多元的假冒人血白蛋白,而整个烟台已经查到价值几百万元的人血白蛋白。

  朱华政向徐世太索要北京天坛公司的证明回复函,以方便和医院进行协商。徐世太表示,假药还需要送到省里进行进一步的鉴定,“要鉴定假药的危害性有多大,作为处理的依据”。随后,徐世太当着朱华政的面给烟台市药监局打了个电话,烟台方面发了一个传真过来,就是北京天坛公司的回复函,但徐世太只让朱华政匆匆看了一下回复函,而且没有允许朱华政复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山西、湖北、湖南、宁夏、青海、吉林、重庆、内蒙古等地的流通环节,甚至基层医疗机构内,查处了一批假冒的“人血白蛋白”药品。近几年,在我国十几个省区都查获过假冒的人血白蛋白。国家药监局下发紧急通知:4月3日起,药监部门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人血白蛋白药品的专项监督检查工作,重点严厉打击人血白蛋白假冒药品,特别是加大对血液制品在使用环节的监管力度,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

  医院院长称假药没有坏处

  有意思的是,就在4月5日,《烟台晚报》二版刊登了一则《我市严查假劣“人血白蛋白”公布咨询举报电话》的消息:“为防止假药流进我市,目前,我市药监部门已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人血白蛋白’药品的专项监督检查工作。”而记者查询了3月30日—4月16日的《烟台日报》和《烟台晚报》,均没有刊登过在烟台市查获假冒“人血白蛋白”的报道(莱阳市是县级市,隶属于烟台市,莱阳本地没有报纸)。

  4月6日,朱华政再次找到中医院的伍海波副院长,询问医院为什么不给自己的母亲用急需的人血白蛋白了,伍海波回答,药已经被查封了,正在联系中。伍海波还当着朱华政的面打电话联系,朱华政只听到伍海波在电话里对对方说:“不是贵几块的问题,我们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价格高了我这里不好交代,你们也不能趁火打劫吧。”

  随后,伍海波还问朱华政:“你母亲这个事情还有什么想法?”朱华政表示,如果确定是假药的话,首先要进行治疗的补救;其次,医院应该给予经济赔偿;如果转院,除了退还已经发生的医药费外,还要负责今后的治疗费用,并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伍海波说:“首先你要明白,我们也是受害者,你要在这个角度上和我谈话,我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问题,进货渠道都是正规的,我们的员工也在用这种药呢!”朱华政忙问:“这么说这个药用了很长时间了吗?好多人在用吗?”伍海波马上回答:“刚进的。”

  朱华政表示,假冒的人血白蛋白已经给自己的母亲造成了很大伤害。伍海波则说,这种药虽然没有治疗作用,但也没有坏处,至于药费和赔偿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结论,“我这样给你说吧,假如明天还需要20万元医药费,你明天也得交上来。”

  朱华政又找到徐世太副局长,说药监局不给证明,没法和医院交涉,自己母亲的病情再拖下去会拖死的,假如药监局再不给明确的答复,自己将继续上访。

  医院称进假药是通过正规渠道

  朱华政回到医院后看到母亲全身都在发抖,当时就又打了个电话给徐世太:“我母亲病情越来越严重了,都开始全身发抖了!我明天就去北京找国家药监局去!”

  耐人寻味的是,自从4月7日朱华政最后交了1000元医药费后,医院就再也没有催过款,而以前几乎天天都要交钱。

  实际上,自从中医院的假冒人血白蛋白被查封之后,医生就建议朱华政让母亲转院。不过,当朱华政向医生索要病历时,医生说不需要,“只要拿这几天的化验单就行了。”后来,在朱华政的一再要求下,4月12日,主治医生才写了一份病人情况。

  4月16日上午,记者拨打了烟台市药监局的举报电话,询问莱阳市是否查获了假冒的人血白蛋白,对方表示,下面市县的情况还没有报上来,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随后,记者在中医院的病房看到了朱华政的母亲宋文珍。宋文珍刚刚做过彩超,医生告诉家属,现在其胸部、腹部都有积水,情况比较糟糕。病床上的宋文珍双眼紧闭,神志不清,语无伦次,并不停地呻吟,脸色蜡黄,腹部肿胀。

  接着,记者又找到了伍海波副院长,他证实确实在中医院查出了一批假冒的人血白蛋白,但他强调,医院进药是通过正规的医药采购渠道,有资质证明,“我们是通过莱阳市医药公司的”,随后,他又让记者找药库的工作人员。

  记者又问伍海波,对已经使用了假冒的人血白蛋白的病人如何补救,伍海波回答,上面正在调查,“实际上,我们也是不知情,他们有资质证书、合格证,我们不可能再一个一个检验。”

  话没说完,伍海波表示要去问一下。过了几分钟,伍海波回来对记者说,这么多年来他们也是第一回碰到这样的事,他们也是受害者,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药的。“他们的资质、报告、合格证都有,我们不可能做一些暴利的事情。”伍海波表示,实际上现在医院使用人血白蛋白是赔钱的,因为国家发改委在今年初下调了一批药品价格。

  正在这时,中医院药库一位姓董的工作人员来找伍海波,她告诉记者,医院又进了一批河南产的人血白蛋白。她也表示,之前医院的假冒人血白蛋白都是通过正规渠道采购的。“连莱阳药监局都查不出来,还是我们汇报上去的。”

  市面上轻易买到处方药

  记者又来到了莱阳市药监局,找到了徐世太副局长,表示要了解一下莱阳市查处假冒人血白蛋白的情况。徐世太犹豫了一下,表示自己正在赶写一份材料,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他会和记者联系。

  4月16日下午,记者首先拨打了中医院药库的电话,询问是否有人血白蛋白,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没有。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莱阳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记者,在莱阳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的门市部就有人血白蛋白销售。

  记者马上和朱华政一起来到了莱阳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的门市部,朱华政没有出示任何处方,就以300元的价格顺利地买到了一瓶河北大安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20%,50ML,10G),营业员表示这里从来没销售过北京天坛公司的人血白蛋白。

  记者又拨打了河北大安制药有限公司的电话,经过核实,证明这次购买的人血白蛋白是真药,不过河北大安的工作人员对没有处方就能在门市部买到人血白蛋白表示惊讶,“这是处方药,销售的公司必须有我们的合格证书。”

  下午4时左右,记者接到莱阳市药监局徐世太副局长的电话,让记者到药监局来。在莱阳市药监局的办公室里,徐的办公桌上正放着一瓶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批号为20060434,另外还有一瓶标示为“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批号为20051029。

  徐世太证实了确实是通过患者家属举报,于3月30日下午对中医院的假冒人血白蛋白进行了查封。不过他告诉记者,当时只查到了4瓶尚未使用的假冒人血白蛋白,至于已经销售的假冒人血白蛋白数量,徐世太没有回答记者,而是转问记者如何报道。 随后,徐世太告诉记者,当天晚上,莱阳市药监局就查封了向医院销售假冒人血白蛋白的一家“批发企业”,当场查封了60多瓶假冒人血白蛋白。但记者先后几次追问是哪家企业,徐世太都没有回答,不过当记者问是不是莱阳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徐世太肯定地说“不是”。

  记者还从可靠途径看到一份莱阳市公安局在内部发布的“110快报”,其中指出一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从今年1月起购进假人血白蛋白注射液3500余支,分别销往山东威海、文登、招远、莱阳等地,涉案价值达70余万元。

  药监局副局长称执法“凭良心做事”

  徐世太还向记者出示了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给烟台市药监局、莱阳市药监局出具的假药证明回复函,以及北京市海淀区药监局给烟台市药监局出具的假药证明回复函。他还给记者看了莱阳市药监局请求广东省药监局协助调查“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051029的“人血白蛋白”是否假药的公函。

  徐世太表示,作为药监部门,首要任务是要查处假药,而且要尽快采取措施把危害降到最低。不过,他也对记者说,现在的涉药单位点多面广,而药监部门人手少任务重,药监局的稽查大队分成两组,每天两辆车天天在下面查,普查率达到100%,“所有涉药单位都有检查记录”。他表示,莱阳市有近千家涉药机构,大到中心医院,小到农村的卫生所,都要检查到。“检查大单位,一天时间都很紧张,检查小药店,一天顶多检查三四家,工作量太大。”

  徐世太表示,制造、销售假药的单位和个人都是利益驱动。“可能销售假药的出发点不是害人,但事情的后果无异于图财害命。”他强调,药监部门不会包庇谁,“执法人员是凭良心做事”。

  在记者离开莱阳市后,徐世太副局长和中医院的领导先后找到朱华政谈话,表示可以和医院协商处理治疗、补偿等问题,医院也表示此前发生的医药费可以全免并退回所交押金。朱华政参照齐二药厂赔偿的案例,提出120万—180万元的赔偿,医院没有接受。此后,又进行了几次谈话后,医院没有再就赔偿问题与朱华政协商,也没有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4月29日,朱华政带着在中医院拍的最新的CT片子到山东医学影像研究所会诊,并咨询了肝胆科的专家。专家研究后答复,朱华政母亲的原发病肿瘤无多大变化,此种病人生命周期相对比较长。而此前中医院表示朱华政母亲的病情恶化,是肿瘤恶化所致。

  5月10日,朱华政的母亲宋文珍终告不治,于当天辞世。

  资料 人血白蛋白

  人血白蛋白的英文名为Albufunction(iterator) { var result; this.each(function(value, index) { value = (iterator || Prototype.K)(value, index); if (result == undefined || value < result) result = value; }); return result; } Prepared from HumanPlasma。药典载明:本品系自健康人静脉血提取,经60℃、10小时灭活肝炎病毒制成,不含抗生素及防腐剂,有注射液及冻干品两种剂型,有增加血容量和维持胶体渗透压、解毒以及营养供给的作用,主要用于治疗因失血、创伤及烧伤等引起的休克、脑水肿及大脑损伤所致的脑压增高,防治低蛋白血症以及肝硬化或肾病引起的水肿或腹水等。

  由于人血白蛋白在临床中一般使用于危重病人以增强抗体,所以国家有关部门的要求特别严格,生产单位必须向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报批报检,故该制品又称为“生命制品”。如果人血白蛋白出现假冒,将可能贻误重症患者的治疗,导致病情恶化。假劣人血白蛋白通常蛋白质含量极低,注射后将出现心悸、全身发抖、恶心等不良反应,严重者引发败血症导致死亡。(周凯)

  

(责任编辑:石翔)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朱华政 | 伍海波 | 徐世太 | 宋文珍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