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百姓求医三种表情 华泾社区卫服中心调查

  编者按:近年来,“看病难、看病贵”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群众对公平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期盼日益迫切。

  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责无旁贷,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成为突破口和切入点。近年来,本市不断加大投入,建成了22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启动了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试点,通过实行医保总额预付、收支两条线管理等综合措施,推进社区卫生全科医师团队“六位一体”服务新模式。

目前,全市共组建全科医师团队958个,综合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初步缓解了群众“看病难、看病贵”。

  从今天起,本报推出一组聚焦徐汇区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解放调查。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服务无缝隙、医患零距离”为目标,在为居民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实践中,创造了不少新经验,较出色地完成了社区卫生服务公共、公益和基本的要求,受到了大家赞誉。我们希望通过这一案例的解剖,回答群众对社区卫生的一些疑问。

  今年4月起,上海启动社区卫生签约服务。

  签约第一天,华泾镇华建居委会门口排起了长队。朱采萍等三名“白大褂”埋在人群里,左手拿POS机,右手不停记录,忙得喝水都抽不出空。3个小时不到,签约人数已达280名。

  “干啥呢,这么热闹?”刚从小菜场回来的居民沈菊芳一脸诧异。“社区卫生签约服务,以后看病可以免诊疗费了。”居委干部顾锦芳热心地解答。

  “就签在华泾吧,这里方便,看病也放心。”79岁的樊元照老人道出了社区居民的心声。

  抱怨:到大医院看病路上花半天

  华泾的居民大部分因动迁而搬来,刚到时,都有种从天到地的失落感。

  华泾镇在哪里?从地图上看,它位于徐汇区最南角,东临黄浦江,西邻闵行区,总面积8.04平方公里。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里属上海县龙华乡,人烟稀少、遍布农田。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这块“死角”被纳入日益扩大的城区,更名为徐汇区华泾镇,成了当时众多动迁户的新家园。

  樊元照,原住在陕西南路;石芝英,原住在永嘉路……动迁户几乎都来自老上海所说的徐汇区“上只角”。

  初来乍到,居民都有点懵,最不习惯的,是这里方圆几里地没有一家像样的医院。而过去住的地方,周围有三级甲等大医院9家、二级甲等医院2家,看病上大医院找名医,早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就算是小感冒,当时也不敢在华泾看。”樊元照回忆。刚来时,他四处兜兜发现附近有个龙华乡卫生院。老樊说,这个卫生院就是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前身,在乡政府隔壁,光溜溜一间房,只有三名赤脚医生,没有任何检验设备,看病、拿药都在那里,打针也没有分隔的帘子。

  一支特殊的“求医大军”出现在华泾镇到市区的路上,老樊与当时还未过世的老伴就在其中。早晨五点,天还未亮,老两口带上中午吃的面包和水,赶着首班车“进城”。一部车到徐家汇,随后再换一部车到医院门口,急匆匆在七点前抵达门诊挂号窗口。排队、挂号、看病、配药,一上午就过去了。在医院的花坛边草草吃完“午餐”,登上回家的车,晃晃当当地到家已是下午二、三点。尘土满身,疲累不堪。

  老樊还有一段谁也不说的苦楚。老伴生了肺炎,要定期用吸痰器,病情才会稳定。可当时的乡卫生院里没有设备,痰越积越多,最后因感染而离世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新世纪初,先后近两万名动迁户搬到华泾,徐汇南部其他地区也是如此。“看病难”成了动迁群众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如何解决,考验着政府执政理念和为民解忧的能力。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徐汇区政府的破解之道是:合理布局,把北部地区优质医疗资源有计划地向南迁移。大华医院从宝庆路搬至凌云街道;徐汇区妇幼保健所从徐家汇搬至康健街道;原新乐地段医院从南昌路搬至康健街道;原天平地段医院从天平路搬至漕河泾街道……每年财政拨给卫生的经费,60%用于这一方面,偏僻地区居民看病难得到了初步缓解。华泾镇社区卫生中心在这一轮搬迁改造中以新的面貌出现。

  惊讶:“社区免费班车”接病人看病

  雨哗哗地下。

  早上7点半,梅陇四村居民张荣全带上病历卡出门看病。

  刚到小区门口,就看见华泾镇卫生服务中心派出的免费班车,很是惊讶:“社区医院还接送病人?”

  比起大医院,华泾镇卫生服务中心离居民近了,而且用于一般疾病的诊疗设施完备。

  但是中心并不在居民区的中心区域,门口只有一个804路终点站,附近714路、718路站点也要走十分钟,健康人不算什么,对年老体弱的病人就不方便了。

  “用车子把病人从小区接过来。”中心领导一个金点子,成了华泾镇卫生服务中心的“招牌服务”。

  车从何来? 镇政府、区卫生局提供了一台“得力卡”、一部大客车,另一辆是改造的救护车———撤去担架,装上椅子,还细心地套上暖和整洁的沙发套……

  上午10点,老张看完病,准备乘班车回家。“慢着慢着,等我把小木箱放好,您再慢慢上。”负责接送的司机刘师傅忙不迭地赶过来,“下雨地滑,救护车门又高,摔一跤可不得了。”他把伞撑向老张,把一个小木箱放到车门下当踏阶。

  随着一声声“慢、慢”,近10名老病号在刘师傅搀扶下一一上了车。刘师傅擦掉衣衫上淋的雨,开车前,还不忘从小窗口里回过头叫一声:“我开车了哦,你们扶好,当心些。”

  刘师傅开免费班车已有几年,车里卫生纸、矿泉水常备,当病人需要时随手可得。“刘师傅人顶好!”病号们把身穿白大褂的记者当成实习医生,一个劲儿地夸着。

  有一次,他发现老人上这辆改装的救护车很费劲,甚至要人拉一把才能上车,就在空闲时做了一个小木箱,正正好好一个踏阶,老人上下稳当多了。就这样,每个病人上下,他都要从驾驶室里跳下来搀扶。每天接送病人来回六次,每周五天,从不例外。

  华阳小区、华欣家园、东湾小区……周围十余个居民小区,每天,三辆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班车都按照时刻表前来,带着上百名患者,往返在中心与家门之间。从上城“求医大军”,到舒舒服服乘班车看病,居民与中心越来越贴心。

  微笑:全科医生骑自行车上门

  这是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陆军平常的一天:7:00,到中心上班,开始查病房;8:30,到社区站点看门诊;12:30,跑三到五个家庭病床;14:00左右,回站点吃午饭,整理健康档案;14:30,回中心整理病房病史。

  中心、站点、家门,三点穿梭来往,陆医生和同伴们的出诊自行车,构成了当地一道独特风景。

  那天中午12点半,陆军带着记者走出站点,空中飘起零星小雨。“下雨了,雨披也没带,还要去么?”“上午打过电话给老孙了,怎么能不去呢?”陆医生说。

  孙金涛今年50岁,家住华发小区,去年元旦突发脑出血,留下了不完全性偏瘫的后遗症。当时昏迷了好几天,家人哭得眼泪都干了。后来病人醒了,手却抬不起来。

  自行车停在楼下,陆医生和记者敲开老孙家门,孙妻早就倒好了热茶,正等着。“陆医生耐心啊,有点什么事一个电话就来了,否则我一个家庭妇女对着他,可怎么办?”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设立家庭病床一年多,老孙的神经功能已有所康复。午饭时,他会拿着勺子对着自己的嘴巴送过去,“别看我手这么不灵活,能恢复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老孙颇为乐观。

  “来,量个血压,袖子不用捋起来,当心着凉。”做好基础检查后,陆医生继续教老孙做康复训练,“拿两个碗,一碗装满黄豆,试着用手把黄豆一个个放进另外一个碗。”临走,陆军不忘再一遍叮咛:“做菜少放盐,尽量吃得清淡些,让他控制好血压……”

  过去的地段医院,医生全部坐诊,等病人上门。如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却要下社区“跑诊”,上家门为病人服务。为提高效率,华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曾为三个全科团队各配一辆小汽车,可没几天,小汽车就被“废”了。原来,走街串巷,汽车远不如自行车方便。现在,全院30来名全科医生每人一辆自行车,中心附近的几个修车摊生意红火了好几年。

  去年底的一项第三方调查表明,华泾居民对社区卫生服务的满意率达到“98%”。当年无法就近看病,如今免费班车接送看病、医生骑着自行车上门看病,这样的贴心服务自然赞誉有加。口碑所至,连周边其它地区的居民也慕名到华泾卫生中心来看病。

  以人人享有初级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为目标,上海在全国先行启动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目前,全市22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统一标准配置硬件设施。一般情况,居民从家门步行15分钟即可到达卫生服务中心或它下面的服务站点。社区卫生正向着哪里有居民、哪里就有便捷服务的方向大步前行。

(责任编辑:石翔)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华泾 | 陆医生 | 陆军 | 樊元照 | 康健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