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社会关注

卫生部长明确表示新医改方案今年一定出台

   2006年,在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仍然困扰着医改新政制定者。医院管理机制改革依旧烟雾重重,各方利益纠缠博弈。如何形成有效的沟通机制,形成一个各方相对满意、符合客观规律,同时兼具操作性的优秀方案,诸多问题,有待破解。

  昨天,卫生部部长高强明确表示,医改新方案一定会在今年出台。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航船将在今年大局初定。

  大医院涉及问题多多

  改革“手术刀”难动

  2006年,大医院改革进展缓慢,医院管理体制改革思路尚未清晰。

  “大医院管理机制改革,是整个医改新方案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和医保政策以及药品方案紧密相连,但目前大家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思路。”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前副部长朱庆生分析,关键的问题在于医院的筹资体制怎么改、政府管多少以及怎么管。1996年医疗卫生体制三项改革启动时,朱庆生任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医政司,参与了当时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一个细节是,在2005年的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到要进行医疗体制改革的试点,但在2006年的报告中就取消了。在200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细心的医卫组委员发现,在总理的报告中,涉及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只提了加强服务,改善提高质量,加强监管。关于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大医院如何改则未提及。

  “根本的问题没有触及。为什么没提呢,可能总理认为一下子解决不了。”朱庆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目前全国有16000家医院,95%是政府开办的,但政府又拿不出足够的钱对其进行投入,这一部分医院怎么改?是转出一部分到社会上去,还是政府大包大揽?如果一部分留下来,一部分转出去,怎么转,转出去多少?这都还需要研究。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困扰着卫生部的官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03年,卫生部就曾进行试点,但这个试点最终流产。

  医院管理体制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对医院实行属地的行业管理,改变目前多头管理的局面。仅以北京的人民医院为例,其人权在教育部(北京大学医学部归属教育部),财权在卫生部,行业质量监管又在地方。造成很多问题难于协调,互相扯皮。“医改的一个方向就是要在中央保留一部分的前提下,将大部分的医院交给地方。但哪些分出去,分出去多少,仍面临各方利益的协调。”朱庆生说。

  这些问题,在2006年都并未达成共识,主要原因就是其敏感性强,而且围绕这个问题,决策层意见并不统一。“但这个问题不能不解决,这一关不过,‘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朱庆生说。

  多部门参与制定方案

  相互之间沟通成难题

  多部门参与难于沟通,是制定医改新方案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操作层面的难题。2006年,医改协调小组的成立,使这一问题有了突破。

  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卫生部部长高强曾经细算过一笔账,“医改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我数了一下,至少十几个部门的工作,除了卫生部和中医药管理局以外,医疗保障涉及到劳动保障部,医疗基础设施的建设涉及到发改委,医疗价格等问题涉及到物价局,医院平常的开支补贴涉及到财政部,医疗救助涉及到民政部,医疗人才的培养和附属医院的管理涉及到教育部,医疗市场医疗广告涉及到工商局,药品的质量审批涉及到药监局,等等,很多很多。这里面有直接相关的部门,有配合工作的部门,涉及多方的利益调整”。

  为解决这一问题,2006年9月,医改协调小组成立,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卫生部,财政部等11部委组成,办公室设在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部长高强任双组长。

  参加了几次医改方案讨论后,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发现,即使在这个专门为了解决沟通问题而成立的医改协调小组内,目前的工作方式也存在问题。医改新方案的制定,仍面临着各方利益的权衡,各方沟通效率不高。

  “四个小组之间沟通非常差,劳动保障部的是一圈人,卫生部的是另一圈人,相互之间都不沟通,我们社保组在讨论时,一提到医疗服务,马上就说,这不是我们组的,这是另一个组的。如果连提问题的时候都是分割的,怎么可能出来好东西呢?”杨团说。

  杨团对目前的工作方式还存在另一个质疑,“这个小组仍然是以官员为主,虽然找了一些专家,但给专家的时间很少。尽管也提了一些意见,但缺乏对一些基本问题的撞击”。

  各部门间看法不统一

  新方案疑存利益之争

  在众多参与医改的政府部门中,卫生部、财政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是三个主要发出声音的部门,其中一个管医疗服务体系,一个管拨钱,一个管医保。

  2006年,这些部门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表达他们对医改方案的不同看法。

  “卫生部的方案,主要是关注基本医疗的提供,希望政府的投入用于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和治疗。而劳动保障部认为应该从大病着手,建立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通过解决大病来解决看病贵问题,政府将更多的钱投入到医疗保障。两者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比较大的分歧。”参与医改课题研究的一位研究人员分析。

  “我认为以目前中国的国情,建立全民医保并不现实,一是我们的就业率还没有那么高,而且农村和城市还存在较大差距,实行一个统一标准的医保并不现实。还是先从基本医疗做起比较实际。”朱庆生说。卫生部部长高强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目前建立全民医保的时机尚不成熟。

  卫生部和财政部同样存在分歧。据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介绍,就医改的投入问题,卫生部认为,医疗没什么难的,就是财政部多给钱,就什么事都解决了。但财政部认为,如果用现在这个体制,投多少钱也没用,财政部对加大投资这个问题持保留态度。

  有研究者尖锐地指出,方案之争实际上是权力之争、财力之争。

  “选择谁的方案,谁在管辖的空间上就更大,更直接一些。”朱庆生承认,医改方案制定过程中,协调是一个重要的工作,需要协调的内容很多,其中不乏各个部门之间利益关系的权衡。

  “医改很复杂,涉及多个部门、各方利益,要制定出一个各方都普遍认可的方案,确实比较难。最终可能要依靠最高层来协调。”朱庆生说。

  卫生部部长明确表示

  新方案即将浮出水面

  2006年过去了,无论是取得进步,还是面临纠缠,2007年都已经来到了。

  卫生部部长高强在总结2006年的工作时称,刚刚过去的2006年,是我国卫生工作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经过一年的酝酿、争论、博弈,2007年,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构架即将浮出水面。

  昨天,高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今年,新的医改方案一定会出台,这是一份涉及医改的政策、任务、目标和措施的具体方案,涉及基本医疗保健、基本药物制度、医疗保障、医院管理机制改革等方方面面的具体问题。“既有解决基本医疗的问题,也有解决大病保险的问题,要统筹考虑。”

  杨团则认为,想求得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医改方案,尚需要时间进行讨论和推敲,匆匆忙忙作出一个决定,是劳民伤财的。

  关于医改,高强曾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医疗卫生的问题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解决的,现在没有一个灵丹妙药,像安宫牛黄丸似的,吃下去中风就好了。我们医改的方子,应该像中医一样,好多味药配在一起,来解决问题”。

(责任编辑:石翔)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朱庆生 | 高强 | 杨团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