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健康-搜狐网站
健康频道 > 搜狐健康专题-新闻、视点类型 > 2009年两会医改报道 > 09提案议案

医院院长谈医改:陈静瑜呼吁夯实基层医疗服务

  这几位院长,他们首先是出色的临床工作者,然后才是院长、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

  当医生这么多年,他们知道医疗改革应该走向何处;和患者打交道这么多年,他们知道这场改革会结出怎样的果实。

  对于他们来说,“全国人大代表”只是个光荣的称谓,不是乌纱帽,也没有津贴,只有责任和义务,为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进言献策。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院长

  曹书杰:尽快理顺医疗服务价格

  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是黑龙江省西部地区规模最大的三甲医院,始建于清朝宣统三年,即公元1911年,历经了晚清、中华民国、伪满洲国等多个历史时期,迄今已走过了98年的漫漫长路。曹书杰许多服务上的创新,让这家老字号医院焕发出勃勃生机,其探索出的“三自一体”医院管理新模式也蜚声全国。

  “在我们医院,患者看病时医生要递上自己的名片,目的是方便医患沟通。”该院宣传科负责人王丽丽告诉记者,对于住院病人,护士要帮助新入院的患者介绍同病室的病友,让他们在住院期间能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

  “我们还设立服务热线,住院患者及来访者、院内职工遇到的问题通过热线都能得到妥善处理。”王丽丽说,曹书杰在医院大小会上都强调要将服务做到细微之处,为患者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如为了满足更多患者的需求,该院将空腹采血截止时间由原来的上午9时延长至11时30分;各种空腹检查,如各种胃肠钡透、腹部B超、CT、电子胃镜检查等提前到每天早上7时开始。

  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以后,曹书杰不再将目光紧盯在一家医院的管理上,而是着眼于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2008年,曹书杰在参加“两会”时就提出药品专卖的问题。

  “有数据显示,在现行体制下,公立医院维持运转主要依靠医疗收入、药品收入和财政补贴,目前政府每年投入约占公立医院经费的15%,而有些三甲医院政府对其补贴的部分仅有3%,剩下的支出全要靠医院自筹解决。”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曹书杰提出,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还应理顺医疗服务价格,目前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和市场价格极不对称,医院存在采购非公立化、服务收费公立化的矛盾。

  “医院在医用耗材、后勤物资、医疗设备的采购上完全是按照市场价格,而医院购入后,在为患者使用时又必须按低于成本的非赢利性医院定价。同时,政府定价该下调的执行得很快,该上调的由于得不到百姓认可又很难得到保证,由此形成了高成本的医疗运营与低廉收费的不均衡状况。”

  曹书杰说,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完全靠政府投入在目前还存在很大困难。“我认为另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政府宏观控制,出台合理的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标准,需要政府承担的部分由政府承担,在完善医院补偿机制的基础上对医疗服务价格结构进一步理顺,进行合理调整。”

  作为全国医院优秀院长,曹书杰不但将做好医院的“领头羊”作为己任,她还把无限的热情投入到整个医疗行业中。

  安徽省立医院院长

  许戈良:改善民众看病大环境

  今年53岁的许戈良,已经当了6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作为儿科领域的佼佼者,他的称号和头衔无数。

  身为一个老代表,在这些年的全国“两会”里,他拿出了不少议案或建议,几乎每年,他都将关切的目光落在老百姓看病难问题上。

  早在2003年,安徽省全年门诊人次是3000多万,当时大小医院共有681家,这当中达到一定规模、具有一定先进设备和技术的三级医院只有21家,而这21家三级医院又承担了780多万人次的门诊量,接近全省门诊量的1/5。

  “这个事实说明,我们的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许戈良告诉记者,安徽省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非常突出,这也是他一直关注民众看病问题的原因之一。

  在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许戈良就提出“发行彩票为大病医疗筹集资金”的议案。他认为,目前我国发行的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为改善残疾人生活工作条件和推动体育事业的发展,募集了可观的资金,并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一方面政府要逐步加大财政支出的力度,并将此款项列为单独基金,专款专用。另一方面动员社会公众广泛参与,建立社会医疗救助彩票制度,为贫困地区的医疗救助提供必要的资金。”他觉得这种形式可为大病医疗救助所借鉴。

  时至今日,许戈良所提倡的“发行彩票为大病筹集资金”的做法虽然没有推行,但是他依然觉得由政府设立医疗救助专项基金,用于为贫困病人提供无偿医疗救助势在必行,只有这样,救助基金才能有稳定而雄厚的资金支撑,才能保证对贫困病人的救助力度和覆盖面。

  “就拿我们医院来说,现有1200多张病床,每年医治病人129万人次,日门诊量4000多人次,门诊平均每平方米有5个病人,非常拥挤,所以病人常常抱怨看个病真难。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扩大医院规模,搞好环境。”许戈良说,解决民众看病难问题,一是要实行大病统筹的基本医疗保险,二是要建设高水平的专科医院,缓解大医院超负荷工作的压力。

  据悉,安徽省目前有4300万参合农民,已取消新农合家庭账户,代之以实行“门诊统筹”。相比之下,农村医疗网络的建设状况并不理想,在许戈良看来,农村医疗卫生状况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一些农村村级卫生室仍然是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老三件”,连基本的化验设备都没有;其次,基层医务人员待遇太低,多数乡村卫生院(室)不能维持正常的运转开支和基本生活保障;再次,基于以上两点,基层医疗人才缺乏,村卫生室几乎看不到有正规学历的医生,也很少有受过正规培训的医生。

  “卫生室在环境、流程、布局、设施、制度、人员资质等诸多方面达不到基本要求,环境十分简陋,群众在此看病缺乏安全感。”

  在今年的“两会”上,许戈良呼吁加强农村医疗卫生体系建设,呼吁政府加大对乡村卫生院的建设投入,为基层医疗人员建立基本生活保障,出台建立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培训基地的政策,给基层医疗人员提供培训服务,尽快提高基层卫生工作者的技能和水平。

  不止一次,许戈良表示,作为一家医院的负责人,还没有能力改善民众看病的大环境,但是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有责任将这样的现实再次提出来,不停地呼吁。

  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

  陈静瑜:夯实基层医疗服务

  陈静瑜长期从事普胸外科临床工作,近年来开始从事肺移植的基础及临床研究,2002年9月成功开展了国内第一例肺移植治疗肺气肿,至2008年12月已完成78例单、双肺移植,居国内领先,开创了我国肺移植工作的新局面。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很关注目前的基层医疗服务状况。

  陈静瑜说,人民群众就医的习惯还是认同大医院。“老百姓现在都涌到大医院来看病,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恨不得一张床住两个病人。而社区变得冷冷清清的,主要原因是老百姓害怕在社区没有医疗技术。”陈静瑜说,在大医院确诊并已经建立了治疗方案的患者,需要进一步进行慢性病的管理,或者进行一些疾病的康复,可以从大医院再转回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陈静瑜提出,在一个区域的卫生事业发展中,公立医院要承担支持、带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作用,要逐渐建立社区和乡镇的医疗卫生机构的首诊制,疑难重症就转到大医院。

  “在这样一个良性互动当中,大医院起一种技术支撑、辐射和指导作用。”要探索建立公立医院与社区医疗的联动机制,陈静瑜说今年将是医改全面推进的关键一年。“好多问题都应该是在社区解决,而大医院的康复病人、慢性病人也都应该转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里要有一个双向沟通,把社区和大医院相互联动起来。”

  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陈静瑜说,对于完善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得很准,也很细,按照要求,把这张医疗网尽快“修补”起来,已成为当务之急。

  作为一名肺移植领域的专家,陈静瑜对基层医疗卫生的关注令人由衷的感动。

无标题文档
(责任编辑:孙孟)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曹书杰 | 王丽丽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